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访巴拉提:维吾尔族在中国的困境


2014年5月1日,一位维吾尔妇女坐在乌鲁木齐街头,身后是铁笼保护下的中国武警。

2014年5月1日,一位维吾尔妇女坐在乌鲁木齐街头,身后是铁笼保护下的中国武警。

进入2015年之后,中国西北部多事的新疆地区传出更多的令人不安的消息。中国官方媒体不断发出警察在新疆“击毙”“袭击者”的消息。

与此同时,全世界最流行的网络百科全书维基百科中文版设立了一个新词条2015年新疆系列袭击案。该词条所列出的一系列袭击事件显然是基于中国官方的报道,而那些官方报道对那些袭击和袭击者的来龙去脉几乎没有任何交待。

此外,新疆维吾尔族问题也成为一个国际问题。泰国在7月初决定强行遣返逃到泰国的大约100名新疆维吾尔族人。泰国的决定受到联合国、人权团体以及土耳其等国的强烈批评。批评者担心,那些被遣返回中国的维吾尔族人会受到残酷迫害。但泰国先前也将大约170多名维吾尔族人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送到土耳其。

尽管向新疆大规模移民是北京政府几十年来的国策,但北京当局所采取的信息封锁措施使外界、尤其是使中国内地人难以了解新疆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维吾尔族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土耳其跟维吾尔族人有什么特殊关系,北京在新疆推行的汉化和汉语教育究竟有什么问题。

卡哈尔·巴拉提博士

卡哈尔·巴拉提博士

美国之音就此采访了来自新疆维吾尔族的卡哈尔·巴拉提(Kahar Barat)博士,请他谈了他对上述问题的看法。

1950年出生于新疆伊犁的卡哈尔·巴拉提先前以突厥学研究在中国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获得硕士学位,1993年再以《回鹘文唐僧玄奘传》的研究获得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他发表的学术论文还包括对7世纪基督教(景教)在唐代中国的传教士阿罗本的研究。他的研究领域涉及中古汉语、佛教及语音学。

从某种意义上说,巴拉提博士是典型的研究中西交通史的学者。但他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中西交通史学者。作为一个维吾尔族人,他在观察中国大陆内地与西域或西方交往时的立场显然基于维吾尔族和中亚新疆的视角,而不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中原的视角。

与此同时,由于传统中国文化以及中国官方的舆论导向等原因,中国内地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汉族人在观察和思考新疆和中国其他地区的少数民族问题的时候多是从汉族人的眼光和视角出发。

巴拉提博士基于自己的维吾尔族的视角观察历史上的中国汉族与西域、西方、外国的交往。他也基于维吾尔族的视角观察分析当今中国汉族以及北京政府与新疆与维吾尔族的交往,观察分析近来从新疆不断传来的坏消息。

巴拉提博士认为:新疆维吾尔族问题如今频频成为国际新闻,这是北京当局应当检讨的一个问题;当今新疆问题既是民族问题,更是政治经济学问题,是中国内地权贵财团攫取新疆的自然资源;新疆维吾尔族文化并非像很多汉人以为的那样落后,实际上新疆维吾尔族的现代化教育比中国内地开始得更早;北京当局试图将新疆维吾尔族人汉化,对维族人固然不利,对汉族人也不利。

维吾尔族问题国际化

在泰国-马来西亚边界被拘留的一个疑似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抱着孩子在临时收容所里(2014年3月14日)

在泰国-马来西亚边界被拘留的一个疑似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抱着孩子在临时收容所里(2014年3月14日)

问:早些时候,我们看到新闻报道说,泰国政府将遣返大约100名出逃到泰国的新疆维吾尔族人。你如何解读这种消息?

答:泰国面临要不要遣返(逃到泰国去的维吾尔族人的难题)全是因为中国政府的压力,否则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维吾尔族移民到泰国去,他们找到自己的出路,他们自己会走,他们可以去任何地方。他们是从中国逃出来的。目前的问题是,中国政府对泰国施加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泰国两头为难。

问:早些时候我们看到报道说,各方进行了数月的谈判,有170多名维吾尔族人上个星期获准从泰国前往土耳其。另外,土耳其政府批评泰国决定强行遣返图维吾尔族人回中国,并批评北京当局禁止维吾尔穆斯林在新疆过斋月。土耳其或土耳其人跟维吾尔族人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答:我们(土耳其人和维吾尔族人)都属于突厥民族。全世界有38个突厥民族分支,维吾尔族是其中的一个,土耳其也是其中的一个。

土耳其人是在突厥民族中建立了大国,是老大哥。另外,土耳其在(立国之初)凯末尔总统(Mustafa Kemal Atatürk,1881-1938)当政时也提出一种类似于国家法律的政策。凯末尔总统说,土耳其是世界其他突厥民族的第二个祖国。

他的意思是,其他突厥民族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有难,土耳其就应当向他们敞开大门,接纳他们,容纳他们,因为他们跟我们都是同族同胞。

一面之词令人困惑

问:无论是作为国际媒体的记者,还是作为中国媒体的记者,他们看新疆的消息总觉得奇怪--怎么那么多的暴徒都好像是一下子从地里冒出来一样,袭击警察,砍人。这些人好像很神秘,好像新疆维吾尔族人不是一般的人。你作为一个维族人,读到这样的消息有什么感觉?

答:我们都是第三者,都是持怀疑的态度来看这些所谓的报道。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这就是形势越来越恶化。这是我们可以相信的局势。

这显示了共产党的政策是错误的。他们想用高压政策来平息民愤。这是不可能的。因此,反抗的事例也月来也多。现在又变成了国际事端。

媒体宣传控制在中国政府手里。所以,我们总是看到一个方面,看到单方面,就是维吾尔族的反抗斗争。

为什么反抗?什么原因导致反抗?对所谓的‘三股势力’(注:即北京当局所谓的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的严打高压,上百万大军,民警,特警,武警,兵团,重重的军队镇压,这些事情我们都看不到。

一般来说,老百姓要反抗,至少是因为政府和军方做的事情让他们实在受不了了才会去反抗。但政府欺压百姓的一面我们不知道,看不到,都是保密的。他们什么时候抓人、打人、杀人我们都不知道。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老百姓奋起反抗。

所以说,我们看到的只是维吾尔族族人的反抗,根本没有看到中国政府、中国军队、警察、武警、特警是怎么欺压新疆维吾尔族的。

汉族维族交流受阻

问: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的学者,你现在如何了解你的故乡的消息?你觉得哪些消息来源相对可靠?

答:比较可靠的消息来源当然是国际媒体。

我们现在生活在这一个透明的世界里。媒体分两种。一种是中国官方媒体。我们通过网络可以看到中国内地媒体报道。

我们也可以通过网络看到国际媒体的报道。消息来源很多。这样,我们就有了充分的机会去比较,去找出比较接近事实的报道。我的消息来源大部分是网络。各家大报,网站什么的都有。

问:作为一个维吾尔人,你认为汉族人和维吾尔族人之间的交流沟通有什么问题?

答:说到交流沟通,从严打、打击‘三股势力’以来,(维族与汉族的)民族关系越来越恶化。维族汉族隔阂现在肯定很大很大,从来没有这么大过。

就(北京)政府来说,你要实行一种什么民族政策?是要保护和平、团结、和睦,还是要去挑起矛盾、激发汉人去打击维吾尔族?就在新疆的汉族居民来说,你是要一概站在政府方面、跟着政府的宣传去打击维吾尔族呢,还是要跟维吾尔族一起和睦相处?

现在我们清楚地看到民族隔阂、分裂甚至斗争越来越激化。

问:从你作为一个学者的角度来看,你认为怎样才能改进汉族人和维吾尔族人之间的交流、沟通、理解?

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中部分汉族人遭到袭击,后来,7月7日,手持棍棒的汉人冲破武警警戒线,试图攻击维吾尔人。

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中部分汉族人遭到袭击,后来,7月7日,手持棍棒的汉人冲破武警警戒线,试图攻击维吾尔人。

答:现在发生的民族分裂和斗争肯定是中国政府挑起的。这都快20年了。严打斗争就是这么起来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调整?(解铃还须系铃人)应当是谁惹起谁去解决调整。

维吾尔族人手无寸铁,你还能让维族人干什么?维吾尔族人能做什么?所以说,(北京政府在新疆推行的)这种严打、反恐斗争要停止。否则,维吾尔族的反抗斗争不会停止。

问:许多汉族人提起新疆维吾尔族人,都认为他们很彪悍,不好惹。作为一个精通汉语、研究佛教的维吾尔族学者,你如何看很多汉族人对维吾尔族人持有的这种看法?

答:维吾尔族还是维吾尔族,在中国最有名的能歌善舞、爱好和平的民族。维吾尔族居住在比较闭塞的中亚地区,与外部世界没有多少联系,是非常本土的、好客的、能歌善舞的、和平的民族。30年前、50年前维吾尔族是什么民族,现在也是什么民族。

怎么维吾尔族一下子变成了恐怖分子?维吾尔族的形象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可怕、彪悍了呢?这种形象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就是反维吾尔族、打击维吾尔族的斗争给汉族人造成的错觉。

北京少数民族政策问题

问:你认为北京政府对新疆的政策、对少数民族的政策最严重的问题是什么?

答:北京政府很清楚是在打击维吾尔族。这种事情我都不愿意再分析了。它无论怎么宣传,这次斗争的本质是打击维族,打击伊斯兰教。

但(北京的)宣传不是这样。宣传说什么分子,什么恐怖,但实质上向着整个维族来的。

问:你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显示北京政府打击维族、打击伊斯兰教吗?

答:截至目前,在过去的20年里,要说恐怖主义,反恐怖主义,怎么不说别的民族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是个社会现象,是社会犯罪的一种。怎么没有说别的民族恐怖主义?一提恐怖主义,就都是维吾尔族?

再说分裂主义。怎么不说香港、台湾?怎么不说别的民族?怎么一提分裂,自然而然就是维吾尔族?

说到宗教极端,中国有9个伊斯兰民族。怎么不提别的民族?

从这种简单的数学上说,(北京政府)它全部都是对着维吾尔族来的。

问:北京问什么要打击维族?

答:第一,北京完全抛弃了先前的少数民族政策。中国不是一个单一的汉民族组成的国家,而是由56个民族构成的国家。这个国家必须要有民族平等的法律和原则。

北京现在完全抛弃了这样的政策。它现在连毛泽东、朱德时代所建立的社会主义的民族政策都不放在眼里了,都抛在一边了。北京挑唆中国人滋长民族主义情绪,也让周围邻国感到恐慌,感到威胁。这绝对是个错误。

问:你怎么看在北京天安门、昆明和乌鲁木齐发生的袭击事件?

答:从基本的人性来说,谁都不愿意见血,谁都不愿意杀人,谁都不愿意爆炸,砍人。看到这些事情,我们当然都不高兴,都不愿意看到。这都是令人伤心的事情。而且,这种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

那么,发生这么多这类事件的原因是什么呢?中国政府首先要检讨这个问题。不能总是站在大汉族主义的立场上,用打压少数民族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觉得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只能是越弄越坏。

造成严重的民族隔阂,民族憎恨,民族歧视,民族矛盾,民族斗争,这些坏事都是从江泽民时代开始的。他向新疆派去了王乐泉(担任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最终使维吾尔族自治区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区域。

全面汉化未必好

问:北京现在在新疆和西藏的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大力推行所谓的“双语教育”。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县前视察新疆的时候要维吾尔族学生好好学汉语,以便找工作。你对习近平主席的这种说法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感觉?

答:对维吾尔族人来说,学会汉语,对他们将来找工作有方便。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一个人学的语言越多越好。比如说,你要是学会英语,你在全世界找工作都方便。学好汉语,在中国找工作方便。这都是大家明白的道理。

现在的问题是,现在中国实行双语教育实际上就是汉化教育。说是双语教育,实际上维吾尔语的课程基本上都变成了汉语。北京所推行的双语教育正在毁坏和埋没我们维吾尔族一百多年的现代化教育。

维吾尔族的现代化教育实际上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实早于汉人。在(中国清朝末年学者)康有为提出要开设学校时,新疆已经早就有了十几所西方式的学校,老师都是从莫斯科、喀山和伊斯坦布尔来的。

我们早就有了这么多的西式学校。我们开办西式学校跟上海、天津、北京、广州同时,甚至更早。我们有从1年级到大学毕业的完整的维吾尔语教材和教学系统。

在中国,维吾尔族用维吾尔语开办大学级的课程在50年代都有完整的一套。我们有50多年开大学的历史。有100多年开办现代教育的历史。

除此之外,新锐的西方科技书籍、哲学书籍,我们都有维吾尔族语的。我们在1950年代就有维吾尔语的《资本论》,这在中国56个少数民族当中是没有的。

所以说,维吾尔语的教育跟汉语教育本来完全是平起平坐的。把这么大的教育资源全部抹杀,把它全部变成汉化教育,就是把整个中国变成一个全汉化的社会。这对中国不好。

中国本来就是一个汉民族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很单一。这是一种危险的现象。中国需要多种文化,多种民族。中国人需要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共存共荣的心态。

中国本来就很单一了,现在再把仅有的小小的维族语教育抹杀掉,让它汉化,对中国也不好。当然,对维族人来说肯定不好。我们不愿意丢掉我们一百年来的传统教育。

新疆前途不容乐观

问:作为一个维吾尔族人,你认为北京的少数民族政策有什么可取之处?还是没有可取之处?

答:北京少数民族政策年年有变。毛泽东时代一种政策,后来邓小平时代一种政策。现在的政策则是破坏民族关系的政策。

毛泽东时代还讲保护民族关系。现在的情况则是,本来是好好的民族关系,北京去挑拨,去破坏。

问:北京内对对外一直宣传说,北京对新疆提供了很多很多经济支援。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答:既然北京说是有援疆政策,那么,它从新疆又拿走了多少东西?拿走的石油、天然气、地上地下那么多的资源,都是从哪里来的?不是新疆的吗?为什么不算这个帐?

再说,在1960年中国内地发生大饥荒的时候,今天的河南和甘肃70岁以上的老人都应该明白,他们是靠新疆的粮食救命的。新疆粮库的所有的粮食都被运到内地,尤其是河南和甘肃。

还有一个问题是,援疆的政策有多少是援到了维吾尔族那边去了呢?还不是援到在新疆的汉人那里了吗?北京、上海坐收新疆的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财富。其实最大的得利者是中国不到五十个太子党财团。

问:你现在对新疆的前途究竟是乐观还是悲观?

答:新疆的前途,从中国政府来说是悲观的。扁担的重头在中国政府一边。要是不停止对维吾尔族的高压政策,继续这么下去,维吾尔族的反抗会不断发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