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律师遭举报被重庆抓捕案惹争议


北京一个很有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李庄到重庆市为一名在“打黑”过程中被抓的人士进行辩护,但是律师本人后来却遭到被辩护人的举报,之后被重庆市公安部门逮捕。

几天前,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的独家报导首次将北京律师李庄赴重庆为“打黑”落网人士龚刚模辩护、后被指控“造假”一案,公诸于众。随后,中央电视台也针对这一案件,进行了报导。一时间,网络上传言纷纷,有的甚至说这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与李庄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人之间的太子党之争。由杨学林和李方平等多名维权律师日前也上书给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及公安部,给出了他们的建议。

*重庆公安局法律上应当回避*

杨学林等律师在建议书中强调说,重庆市公安局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应该回避,建议公安部指定重庆市以外的警方异地管辖,查明事实之后,正确运用法律来处理本案。

李庄是总部设在北京的康达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合伙人,公司网站上介绍他“多年来,曾为十余名职务犯罪和暴力犯罪的犯罪嫌疑人作了无罪辩护,并使他们得到了无罪释放,使近百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得到了从轻和减轻处罚。”

李庄这次接手的案子是重庆市打黑过程中抓到的一位亿万富翁之一、重庆市银钢集团销售公司主管龚刚模。龚刚模今年早些时候被缉拿。

中国青年报在一篇题为“重庆打黑,惊报律师造假门”的报导说,龚刚模在看守所内主动检举他的辩护律师李庄,说李庄唆使他编造曾经被警方刑讯逼供等等谎言。

*辩护律师被关押在重庆看守所*

根据龚刚模的这些指控,重庆警方于本月12号到北京以涉嫌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将李庄押解回重庆,在看守所内刑事拘留。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就此案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对中国青年报在事实尚未弄清之前,就在标题上锁定律师“造假”、以及报导中所含的一些内容,提出了质疑。

中国青年报下属的冰点杂志前主编李大同今天在北京的家中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

中国青年报下属冰点杂志前主编李大同

中国青年报下属冰点杂志前主编李大同

李大同认为,“这中间肯定是有问题的;首先它不是媒体自由采访得出的报导,而是由重庆公安方面指定中国青年报独家发表的。”

李大同说:“说句老实话,哪有被告举报自己的辩护律师的?这个事儿本身就很奇怪,没听说过。一个案子的当事人举报维护自己利益的法律工作者,这什么意思呢?真是不明白。”

网络上有一些议论说,李庄律师是见钱眼开的那种律师,他所在的事务所也没听说过接过维权的案子,他这回为之辩护的是黑社会人士;意思恐怕是说,让这种律师坐牢或许也无不可。

对此,前冰点杂志主编李大同说,一个律师有选择接哪些案件的权力;选择为谁辩护,并且因此而索取报酬,这些都不应该是受到谴责的前提。

*各界人士呼吁尊重法制程序*

就李庄一案联名给人大常委会写信的维权律师李方平和张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律师界对重庆市警方逮捕李庄的程序表示质疑。

两位维权律师说,之前并不认识李庄,写信的目的,是要呼吁整个社会,即便是在打黑的过程中,也要尊重法律程序。

代理过很多维权案件的李方平律师说:“不管他代表谁,我们最注重的,就是整个打黑过程中,法制削弱的问题。”

张凯律师说,公检法三方面组成联合调查小组,这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因为其中每一方按理说扮演的角色都是不同的。

李大同先生也认为,假如没有程序上的正义,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很难见天日。

他说:“法律规定,律师见辩护人是不允许第三方监听的,因为他们之间当然是有自己的秘密的;但是你看报导,四、五人警察扛着摄像机在旁边监视你;这本身已经违法。”

中国网民此前有的曾经表示,重庆的“打黑”如果不是以法治精神推进而是以“红色风暴”的方式进行,是可悲的也是可怕的。

冰点杂志的前主编李大同说,打黑是好事,但是由于它多少带有“运动”的架势,所以整个过程中可能就会出现单方面“压倒性”的问题。他说:“打黑没有错,但是要符合法律程序,才站得住。”

李大同说:“我看重庆官方很不喜欢北京的这些律师去为这些人做辩护,因为北京这些律师也是很厉害的,基本上不受重庆那边控制的,这就让那边比较恼火;重庆当地的律师他们可以控制,而且现在很多人都不敢接这些案子。”

*公安部对涉黑案件有特殊规定*

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承认在打黑案件的处理过程中,律师会见当事人,公安部有特殊的规定。他同时表示,律师拥有正常的辩护权利,如果这些权力受到阻碍的话,可以通过律师协会反映,而重庆方面也会重视。

在很多法律界人士看来,打黑案件审理过程中的这些“特殊规定”让律师们为当事人进行辩护,几乎成为不可能。

中国南方周末报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的话说,“非常时期的非常规定”让律师们的处境有些尴尬,甚至可以说是无所适从;面对巨大的压力和限制,这位律师退掉了所有能退掉的涉黑案件。而另外一位资深刑事辩护律师说,当他带着辩护词去见当事人时,警方硬是要他把辩护词复印一份递交,完全忽视了律师和当事人在办案过程中的权力。

*打黑保一时平安 法制才能长久*

南方周末报的一位评论员上个月发表的一篇评论说,重庆打黑大舞台上出现的中国法制的一大困境,就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难以充分保障。这位评论员说,事实上,如果一定要将打黑与法治做一个难易度的区分,那应该是打黑不易,法治更难;打黑成就可保一时平安,而法治成就能保一世公义,乃更长远更永恒的价值。

康达律师事务所的李庄律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办案过程中完全没有违犯任何法规法纪,“我的一切行为都在《律师法》赋予律师的职责、权限和义务框架内”。他还说:“打黑我举双手赞成,但打黑不能毁在程序正义上。我愿意用我的自由换取中国法治建设进步一小步。”

北京律师协会日前已经派出一个五人小组前往重庆去调查此案。

冰点杂志前主编李大同说,在没有经过法庭的辩论以及客观的、充分的事实披露过程之前,对李庄律师这一案件下任何结论都为时过早。

*太子党内讧传闻恐不实*

另一方面,很多报导中说李庄律师所在的康达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傅洋是中共前领导人彭真的儿子,而李庄的案子是薄熙来与付洋之间太子党争斗的附加结果。对此,李大同先生说,他不认为李庄事件与太子党之争有任何关系。

他说,傅洋本身并没有从政,和薄熙来之间看不出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一个是在办律师事务所,一个在重庆做官,不好就此做这个案子实属太子党之间争斗的推断。

关键词:重庆打黑,李庄,龚刚模,李大同,薄熙来,太子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