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北京连线:文革话题成禁忌 当局左右开弓


5月16日是标志文革正式发动的中共中央文件(又称“5-16通知”)发布50周年。种种迹象显示,探讨反思文革的话题跟纪念六四事件活动一样,在中国大陆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禁忌。在这个敏感时刻,我们连线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叶兵,来关注这方面的情况。

主持人:在纪念文革50周年方面,北京那边今天或者最近有哪些发展和情况?

记者:对于这场所谓的“十年浩劫”,中国宣传部门三缄其口,无声无息,并且压制媒体和个人的相关言论。不过,4天前毛派网站乌有之乡发表了一部《红歌516首》重温文革歌声的歌曲集,作者说516通知标志着波澜壮阔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开始。还有人在网上发表博客说,516通知所说的文革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过这个作者说,516通知是一份反人类的法西斯文件。

在今天北京的报纸上,环球时报里面有个像豆腐干一样大的文章,说文革收藏有需要,也有赝品。就这么一点报道。但是《炎黄春秋》这个关于中国近代和当代历史的杂志有一篇推进文革史学研究这样一篇有三、四页的文章。除此之外,很少发现有纪念文革的文章。

主持人:看来官方在纪念文革上采取的方法非常低调。我们知道,文革已经在中共的十一届六中全会的会议当中被彻底否定,又被称为十年浩劫,可是为什么中国当局对纪念文革、反思文革的错误和影响这样紧张?

记者:我先讲一下我今天打电话到对毛泽东持批评态度的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家,接听电话的茅先生亲属表示,找茅于轼先生这几天已经被封口了,当局不让他说话。

(电话录音)

茅先生亲属:“不说啦,不要再说啦!他也答应他们不说了。让别人说吧。”

记者:“已经有人跟他讲不让他说了?”

茅先生亲属:“对啊。”

记者:“为什么不让他说呢?”

茅先生亲属:“可能就是平稳吧。不知道,反正就是现在不要说,大家都不要说。”

记者:“这是历史的教训,而且文革彻底否定了。”

茅先生亲属:否定了,是的,但现在情况我也弄不清楚。上头就说大家都不要说了吧。可能就是毛派闹事吧,为了茅老的安全吧。”

记者:官方对文革话题讨论的打压不仅仅限于批毛言论,尊崇毛泽东的评论人士的相关文章也不能幸免。 我们都知道知名政治评论人士司马南是支持毛派的。他对记者表示,他日前在网上发表的两篇长文都被删除,用他的话说就是“一眨眼功夫就死了,连尸首都不见了。”

主持人:能不能也来了解一下,为什么中国当局不管是对挺毛派还是反毛派都是如此敏感呢?

记者:关于这一点,我昨天电话采访了在济南的民主活动人士、原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 他本人在文革早期和后期曾被捕入狱,判刑7年,罪名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孙教授表示, 文革是毛泽东大搞个人崇拜、实行一党专政的产物。他认为,文革发动50年,北京当局依然对反思文革如此顾忌,是因为害怕触动统治集团的利益。

孙文广说:“中央的高层他们所推行的方针政策和毛泽东没有区别,和文革那套没有区别,所以现在深入反思文革必然就牵扯到文革这些反人类、反文明的行动。比如现在中国抓了300多个律师。律师是捍卫法律尊严的,你怎能把他关到监狱里去呢?这就是一党专政,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不允许你挑战,不允许你讲出和中共不一致的观点和意见。如果认真反思文革,必然引导出人们希望能够改变这个制度、这个体制、这个一党专政,所以他们(当局)就很害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