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雾霾导致北京咳大流行 知名度直逼烤鸭和京剧


北京烤鸭和京剧,是北京吸引外国游客的两块最亮丽的招牌。如今,这两块招牌的知名度,正受到大名鼎鼎的“北京咳”的冲击。据报道,“北京咳”已经完成了从调侃到严肃的转型,目前被收入正规出版的外籍游客旅游指南。美国之音VOA卫视记者东方发自北京的报道。

2013年一月的北京,连续数天被浓雾毒霾笼罩。北京的天空, 在外国媒体笔下,被形容为机场吸烟室,森林大火,火山灰爆发,一团肮脏的棉花糖,空气污染末日等等。北京2013年的一月,将以“雾霾一月”名垂青史。

--从玩笑到认真—

大名鼎鼎的“北京咳”,就发源在这里。北京咳,不是一个医学名词,也不是一个学术概念,而是在北京的外国人圈子里流传的调侃。

不过,北京咳缠上了身,可一点都不是开玩笑。一月以来,衡量北京空气污染指数的PM2.5数值,连创历史新高,实时测量甚至达到900和1000的高浓度,超过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年平均门槛值的90倍。

雾是天灾,霾是人祸。北京严重的雾霾空气污染,对居住在这里的外国人和到北京来旅游的外国游客,形成极大的健康威胁。

一些外国人到了北京之后,就开始咳嗽。离开北京,咳嗽就霍然而愈。这种通常每十秒钟一次,每次一长串的北京咳似乎是一种外国人专患的水土不服症候群。

刚到北京的意大利工程师法比奥对美国之音讲述了他患北京咳的症状:

法比奥说: 去年2月分我来北京工作。到北京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我感觉鼻子和喉咙出现一些症状。一个半月之后我感觉更加糟糕,不得不去看医生。医生说我是由于空气污染引起的“北京咳”。

在北京的一家专门给外国人看病的医院,美国医生细田聂子分析了北京咳形成的原因和危害。

细田聂子医生说:“ 通过长期观察,我们认为这也许是细微颗粒造成的问题,我们称之为心肺低血压。这些细微颗粒会使你的肺部血压增高,从而意味着这些细微颗粒物会影响肺部呼吸,并给心脏供血动力带来困难。大家问的一个问题是,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们认为如果你在北京生活五到十年了,你也许已经患有这些症状了。

随着海归的倒回流,北京咳也逐渐在海归中国人中找到共鸣。他们一般在北美,欧洲生活了若干年或者十几年,肺部早已经被那里的新鲜空气娇惯,回到北京,感到最不习惯的就是北京空气中汽油废气和化工产品,再加上建筑工地粉尘混杂在一起的刺鼻味道。

北京绿色和平组织成员周嵘说,北京的严重空气污染不会单单针对外国人,对北京的出租司机,环卫工人等在室外工作的群体,危害更加严重。

周嵘:首先要看你在室外暴露多久。PM2.5最严重的时候,室内还是比室外要低。如果长期在外面,如果是交警,如果是出租车司机,如果是环卫工人,这类人群应该是暴露最多的,也是吸入最多的。同时要看是不是敏感的人群。如果是老人,小孩子,因为身体防御能力比较弱,就可能更容易因为PM2.5致病。甚至有老人因为心脑血管更脆弱一点,导致的死亡风险更大一点

周嵘介绍说,绿色和平组织在北京进行了非常有意思的测试。他们给参加北京马拉松的志愿者背上一种仪器,通过滤膜吸进等量呼吸的空气,然后称这个滤膜的重量,看看你吸入多少有毒的微粒。

亲眼看到肮脏的滤膜上积聚了一层进入人体肺部的有毒物质,不免令人感到惊怵和恐惧。绿色和平组织的实验在中国微博上引发了热议。

北京著名歌手郝云也参加了这个实验。

郝云: 大家现在听我说话还是感冒的声音。我今天早上起来扁桃体发炎很严重。我对每天呼吸的空气是特别的不满意。

中国一些官方媒体最近对外国人圈子中的北京咳发起攻击,称这一称呼是对北京的“极度侮辱”。

美丽的千年古都被贴上北京咳的标签,固然令人感到不爽。然而, 牺牲了林语堂笔下北平“蔚蓝色的天空和美丽的月色,干燥清朗的冬日”,换来爆炸般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五百多万辆各色汽车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下龟行,刺耳的喇叭声和一串串北京咳此起彼伏中交响,难道不是在提醒有识之士,是对过分强调GDP高速增长的中国模式进行反思的时候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