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看点:葛兰素史克在华行贿 背后是否有政治角力 好学生如何变坏小子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和涉税犯罪”被警方立案侦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这次调查是经过中国负责政法的政治局委员孟建柱批准后进行的。

中国官方 媒体说,北京公安部门已将公司多名高管带走调查。此前,《南方人物周刊》曾经在一篇书评中采访过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公共事务部总监,胡耀邦之女李恒(小名满妹)。美国之音北京分社打电话给葛兰素史克公司了解有关胡耀邦之女是否涉案等相关情况,得到的回答是根本没有这个人。

*外资跨国公司中招*

中国媒体表示,现有证据充分证明,作为大型跨国药企,近年来总部设在英国的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在华经营期间,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形式,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

目前,公安机关已对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和相关旅行社涉案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葛兰素史克(GSK)在英国的总部星期一(15日)发表声明称,“对公司某些个人以及第三方的欺诈活动和不检点行为,我们感到深切关注和失望。这种行为明显违反GSK的制度,管理程序,价值和标准。GSK对这种性质的行为采取是零容忍。”
声明说,“GSK与中国政府的想法是一样的,那就是杜绝腐败。这些指称非常令人羞愧,对于此事件的发生,我们感到遗憾。”

*灰色地带 鲜有净土*

新浪微博网友指出,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做法,是中国医药界普遍存在灰色地带。中国官媒报道说,“该案涉及人员多,持续时间长,涉案数额巨大,犯罪情节恶劣。”但是既然这家公司长期涉案,为何选择这个时间下手?提供旅游、回扣、好处费等打开药品销售渠道的手段,是中国医药界的普遍现象。有观察人士指出,如果调查,多家中国医药产业恐怕都难逃同样的行为,为何选择葛兰素史克开刀严打?

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评也承认:“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医药领域贿赂从国家及医疗机构一直到乡镇卫生院,几乎不存在太多的净土,以至于拒绝并揭秘潜规则的‘极个别’医生反倒成了另类而混不下去。”

**政治角力**

伦敦《每日电讯报》报道说,对葛兰素史克公司立案侦查的命令是主管政法的中共政法委书记,中共政治局委员孟建柱亲自下令进行的。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认为,打击葛兰素史克与竞争对手过去采用的手法颇为近似。分析师们指出,不管这些指控是否属实,在中国复杂的商业环境之下,这些指控背后可能有多个推动因素:比如一名心怀不满的前员工、中国本地竞争对手的操纵、政治角力、政府试图向跨国企业施加降价压力、甚至试图整顿整个药品行业。

谈到政治角力,不能不提到《南方人物周刊》曾经访问过的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公共事务部总监,胡耀邦之女李恒(满妹)。

胡耀邦的女儿满妹,在胡耀邦诞辰90周年之际,出版了她的处女作《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这本书目前仍然在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热卖。南方都市报记者在这本书出版后曾经前往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公共事务部,参访了这本书的作者,胡耀邦的女儿李恒。

胡耀邦至今仍然在中国政坛上有影响力。他主政时平反共产党前三十年造成的冤假错案,他在新疆和西藏实行的比较宽松的少数民族政策,他因为犯有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错误,被邓小平解除了共产党总书记的职务,至今仍然在中国政坛上有人鸣冤叫屈。

胡耀邦的两个儿子,胡德平和胡德华,最近先后在多个北京公知论坛上高调发言,批评两个三十年不容否定,被指“批习”。

胡耀邦的女儿为何姓李?《南方人物周刊》有介绍。胡耀邦的女儿满妹的名字是婆婆给取的,她出生时婆婆说,“孙儿、孙女都有了,满足了,也满意了,就起名叫满妹吧。”满妹的父母先前曾有戏言,为了体现男女平等,儿子跟父亲姓,女儿跟母亲姓,满妹便随了母亲,姓李,名李恒。

*葛兰素史克和胡耀邦女儿*

《南方人物周刊》发自北京的报道, “国贸,嘉里,北楼,8层。穿过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安静的开放办公区域,便来到一间门上标有‘公共事务部 李恒’的落地玻璃办公室 …… 办公室里最抢眼的,莫过于窗台上九个大小不一的像框,照片都是女主人与公司领导同事的合影。巧遇主人空闲之时,同事还可以分享一下放在办公桌抽屉里的属于她与家人的珍贵合影。办公桌后的窗台正中摆放着一件瓷器——大肚弥勒佛,紧挨着的是几大本《英汉大辞典》和《内科医学辞典》之类的工具书。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就是胡耀邦的小女儿,她叫满妹。”

满妹在北京并不像她的两个哥哥那样有名气。医药圈里的朋友或者公司里的同事,或多或少都知道李恒的家世,但因为她本人低调的处世风格,大家都不拿她的身世说事。

*查无此人 *

在葛兰素史克公司行贿案曝出之后,美国之音北京分社打电话给葛兰素史克公共关系部,询问李恒的下落,回答是没有李恒这个人。新浪微博上有关李恒曾经担任过葛兰素史克公司公关部主任的帖子被删帖和屏蔽。一些左派网站上有追究某外企医药公司公关部门主管李恒的责任的言论,这些言论没有被屏蔽。

《华尔街日报》就中国警方打击外资医药公司发表了一篇社评,呼吁中国在打击外资公司的同时,管好自己的千疮百孔的医药市场。

*攘外要先安内*

《华尔街日报》的社评说: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取缔此类做法并试图控制药品价格,近来还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跨国制药企业身上。中国国家发改委上周表示,正在对60家制药企业的药品定价方式展开调查,其中包括日本安斯泰来(Astellas)、美国默克(Merck)以及英国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等六家跨国集团的中国子公司。

一些在海外运作公司入乡随俗,和他们的竞争对手一样,采取给回扣,提供免费或者折扣旅游等贿赂手段,提高产品在中国的竞争力。《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指出,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这类行为,加大了打击力度。去年,礼来(Eli Lilly)和辉瑞(Pfizer)已就关于其在中国行为的类似指控,与美国监管当局达成了庭外和解。

北京观察家注意到,过去外资公司涉嫌在中国从事行贿等不当行为,是由外国司法部门发起调查,中方并没有直接涉及。这次中国警方出面抓人,官媒高调报道,和以前的做法截然不同。

美国《华尔街日报》指出:“没有任何理由能为向中国官员和医生行贿的做法开脱。不过,这些指控也让人注意到了中国医疗体制中的一个更深层次的弊端”。该报说:“中国当局自然更应该以更加强硬的态度整治自己的地盘。但与此同时,中国也需要建设一个既能满足民众需求、又能防范不当行为的医疗体制。”

*好学生变成坏小子*

财新杂志在评论为何其他国家的“好学生”进了中国就变成“坏小子”的现象时指出:“归根结底,这与中国‘以药养医’的特殊国情分不开。在法律法规层面,商业贿赂‘零容忍’,而在现实层面,不贿赂就无法争夺市场,赢得政府、医院和医生的支持。”

中国药品制造行业的腐败,已经严重到触目惊心的程度。药品生产商通过向医生提供好处的手段推销药品,已经成为大家见怪不怪的普遍现象。更严重的是,中国市场上假药盛行,受生产、销售假药暴利的诱惑,许多中国的犯罪分子视生产、销售假药为发财捷径。

中国在出现一系列食品污染和假药丑闻之后,2007年10月7日,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执行了死刑。但是,假药和毒食品的现象并没有因枪毙郑筱萸而消失,反而呈越演越烈的趋势。

《纽约时报》报道说,“在中国,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猖獗的假冒伪劣食品药品而病倒或丧命。例如,中国去年有人在注射了含有假冒化学品的针剂后死亡。还有留人在服用消毒剂不合格的抗生素后丧生。中国小型制药企业素有生产假冒或者不合格药品,并把他们推销到全国医院和药品公司的恶名。”

有新浪网友@青十二丸子指出,“虽然中外药企的灰色地带都是一样的,但是起码外企的药品的质量的确好很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