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面对藏人自焚,北京官方痛骂,民众戒声


在加德满都,一名藏族妇女在同情西藏的暴力受害者和自焚抗议者的活动中祈祷

在加德满都,一名藏族妇女在同情西藏的暴力受害者和自焚抗议者的活动中祈祷

近一段时期以来,藏人自焚问题作为一个棘手大问题,摆在北京面前。中国媒体狠批藏人自焚,当局更是将自焚和帮助自焚定性为暴力犯罪。中国境内的多数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对藏人自焚事件表现沉默。有观察人士指出,自焚不属暴力犯罪行为,当局压制言论自由吓阻了汉民族对藏人自焚表达观点。

*中国官媒:自焚藏人有罪*

截止今年12月9日的近四年时间里,在中国境内外,有100名藏人自焚。自焚藏人的普遍诉求是:达赖喇嘛回归西藏和藏人能拥有自由。

中国官方把藏人自焚归罪于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纵容和煽动,北京司法当局近日发文件,把藏人自焚和“帮助”自焚定性为暴力犯罪行为。中国《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最近集中发文,抨击藏人自焚是犯罪还发表了打击这类自焚的案例。

新华网12月9日说,“四川警方侦破由达赖集团组织策划的系列煽动教唆胁迫自焚杀人案,抓获两名罪嫌。”《人民日报》12月11日连发两文指出,“达赖集团已到黔驴技穷、铤而走险时刻。”并称“操弄自焚改变不了达赖集团失败命运。”

中国媒体的报道,没有提到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是如何煽动、教唆和胁迫的。海外流亡藏人行政中央说,北京对达赖喇嘛这类指控由来已久,但从没有给出任何证明和证据。

自焚做为自杀和抗议的一种形式,在当今中国已经不是新鲜事。从文革、到法轮功受压、到“强拆”,自焚时有所闻。中国当局对自焚者特别是西藏自焚者采取高压政策,对自焚藏人以及“帮助”自焚者更是敌视有加。

*胡平:中共敌视自焚藏人 因其摆脱控制*

民运理论刊物《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最近发表文章分析中共当局为何敌视自焚。胡平说:“中共当局的这份文件实在荒谬绝伦。自焚只是伤害自己,并没有伤害别人,怎么能算犯罪呢?当局还大搞株连,把帮助自焚,乃至于为自焚者送葬募捐都打成犯罪。这是对法的精神的肆意践踏。”

胡平在文章中以罗马暴君提比留听闻他的囚徒在狱中自杀的消息时说的一句话,说明了独裁者敌视自杀者的原因。提比留是这样说的“此人逃脱了我的手掌。”

胡平说:“这就是暴君对别人自杀十分痛恨的原因。因为暴君要的就是对受害者为所欲为,要的就是对受害者彻底控制,要的就是受害者任由摆布,完全屈服,而自杀却意味着摆脱控制,自杀却意味着说不;所以暴君感到恼火。出于无处发泄的恼怒,所以暴君甚至要对自杀者再加上更重的罪名。”

*长平:提议汉人主流媒体听自焚者诉求*

香港的华文媒体《阳光时务》周刊第35期刊发几位汉族学者的文章,谈藏人自焚问题,其中包括中国作家王力雄整理的27位自焚藏人的遗嘱。周刊主编长平说,汉人主导的主流舆论,要想改变民族冲突的危险,请先从倾听藏人自焚者的心声开始。
纽约时报在中共18大期间曾报道,“尽管藏人权倡导者长期以来已经对官员的冷漠习以为常,但中国知识分子和自由派网络人士的集体沉默,却越来越让他们感到不安。”“这些知识分子和评论人士组成的群体本来会不顾危险,反抗中国的威权控制,对社会不公予以公开批评的。”

报道说,在推特上,中国最积极的批评人士得以逃避政府的审查,畅所欲言。但“藏人权利这个话题常常会被异议人士遭到迫害、官员腐败、非法占地或关于当时其他丑闻的帖子淹没。自从去年自焚事件开始频繁出现以来,几乎没有中国学者尝试探讨这个话题。”

报道援引北京政治哲学家张博树的话说:“这种冷漠很恐怖。”中国发生新疆7.5事件,西藏3.14事件,都有很多汉人律师主动要求为嫌疑在押人士辩护的,但是,他们的要求往往得不到回应和理睬。

*唯色:中国禁舆论空间涉藏人自焚话题*

藏人作家唯色日前对美国之音说,西藏问题的话题在中国的公共舆论里都是禁区,没人敢触碰。“西藏的话题在公共话语空间里都是禁区呀,没人谈。在网络上你谈一点,马上就被删掉。有的人会谈得多一点,就被喝茶。所以,各种因素吧,有的人即便是想关注,想了解,他也会出于恐惧(而不敢涉及这个话题)。”
唯色认为,中国当局这样打压对西藏问题发表观点的言论,至少对民族关系非常不利。

另外,在中国长期教育和这种思维方式、氛围下,妄谈国事特别是少数民族问题往往下场可悲,恐惧会带来寒蝉效应。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博树说,“谁都不想被指责为分裂分子。”

*纽时:政府制造汉藏隔阂*

纽时文章还认为,中国境内的汉民族对藏人诉求漠不关心,跟政府舆论长期把藏族人描绘成“反叛、没文化以及说藏人对政府改善他们生活水平举措毫无领情”有关。有接受纽时采访的北京高校学者指出,“官方蓄意在(汉藏)两种文化之间创造隔阂。”

*西藏流亡政府吁汉人支持藏人理想*

流亡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12月10日在达赖喇嘛获颁诺贝尔和平奖23周年集会上发表讲话中提到,“我们珍惜许多汉人朋友和中国境外汉人非政府组织给我们的支持”,但是洛桑森格说,“对于绝大多数汉人,尤其是汉人知识分子和公共思想家对藏人磨难表现出的沉默和漠然,我们深深感到不安和伤心。”他说,“藏人抗争既非反华,亦非针对汉人。”

洛桑森格呼吁“汉人兄弟姐妹,请加入我们,支持西藏人民的理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