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对抗中央的人不能做香港特首


梁振英在小圈子选举中当选香港行政长官时的(资料照片)

梁振英在小圈子选举中当选香港行政长官时的(资料照片)

中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委乔晓阳表示,香港特首必须由爱港爱国人士担任,不能接受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对此,香港真普选联盟指出,如果候选人与中央对抗,中央应该对此进行反思。
*香港特首普选的底线*

乔晓阳星期天在深圳的一次座谈会上对与会的37名亲中央的建制派议员表明了中央政府对香港特首普选的底线。

乔晓阳说,香港行政长官要维护好中央与特区的关系,不仅要对特区负责,也要对中央负责,特首必须由爱国爱港的人担任,坚决不能接受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是条底线。

乔晓阳说,判断谁是与中央对抗的人,首先由提名委员会作出判断,其次由香港选民作出判断,最后由中央政府作出,决定是否予以任命。

*叶国谦:对抗中央的人怎能做特首呢?*

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国谦说,中央决定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时,邓小平就曾说过,由爱国爱港的人来“港人治港”。

“如果不是爱国爱港的人士,而是对抗中央,那这个人,他怎么能在中国香港特区作最高的行政首长呢?所以我觉得这重申了中央对香港的看法。”

*郑宇硕:中央控制普选提名 不幸言中了*

香港“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认为,乔晓阳对香港2017年特首普选做出的政策性宣示,特首候选人必须从中央政府挑选的候选人中产生,同泛民主派心中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香港人一直都很担心,中央干预所谓普选,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他们要控制普选提名的程序。现在果然不幸被言中了。这种情况香港人很清楚,不能接受。”

2017年,香港将举行行政长官的普选。但谁能成为特首的候选人,是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争议的关键。建制派认为,要先进行所谓的“预选”来筛选候选人,而泛民主派则要求实行真正意义的一人一票的普选。

*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协商产生*

乔晓阳说,香港《基本法》第45条规定,特首普选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特首候选人,然后普选产生。2007年12月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进一步规定,提名委员会可参照《基本法》附件一有关选举委员会现行规定组成,提名委员会须按照民主程序提名若干特首候选人,由香港选民普选产生。他说,按照基本法的有关规定,特首普选的提名问题已经解决。目前尚未解决和尚待讨论的是提名特首的民主程序和提名候选人的人数。

*港人将非暴力抗争表达真普选诉求*

郑宇硕说,香港人要求的特首普选,是符合国际规定的民主选举,即联合国《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所规定的公民选举的基本原则。他说,为了推动真正的特首普选,有27名立法会议员组成的“真普选联盟”正谋求香港市民的支持,以民调或公民投票的方式,让市民表达他们的意愿。他说,如果中央不倾听香港的民意,他们就会以其他方式表达他们的诉求。

“当然,如果中央仍要坚持己见的话,那香港人就要采取公民抗争的手段,但即使是公民抗争的手段,大家也都很清楚,我们的抗争手段是非常和平的、非暴力的抗争手段。”

*叶国谦说泛民在偷梁换柱*

叶国谦议员说,什么真普选,假普选,完全是泛民给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按上去”的名称,而《基本法》第45条规定的非常清楚,就是提名委员会提出候选人,由香港选民选出特首。

“如果是由提名委员会提名,这当然要经过一个民主程序,来给香港人选举,就说是香港的选举是假普选,我觉得这是偷换概念的一种看法。”

*乔晓阳的警告和打开大门*

乔晓阳警告说,如果选出一个与中国对抗的人当特首,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必然剑拔弩张,香港和内地关系严重损害,香港社会内部严重撕裂。他还补充说,中央和特区政府以最大政治包容对待香港反对派,但任何政治包容都有一条底线,只要他坚持与中央对抗,就不能当选为特首。但哪一天他们放弃逢中央政府必反的立场,不做损害国家和香港利益的事情,当选特首的大门还是打开的。

*中央应该反思为何香港选民要对抗中央*

对此,郑宇硕指出,如果香港选民选择一个与中央对抗的特首,中央应该进行反思。

“中央应该反思一下,你让人家选,为什么人家要选跟你对抗的了?为什么人家不选跟你充分合作的了?要是出现这种情况,实际上是中央应该充分反省的时机嘛!香港人很明智的,你目前的意思就是,因为有这个可能,所以我们就不让你挑了。爱国爱港让香港人决定嘛,不是你中央决定嘛。中央决定就是政治审查,香港人当然明白的嘛!”

*余若薇用坐监来换取真普选*

香港资深大律师、泛民主派的公民党主席余若薇说,争取真普选不需要大家有一样的方法,一样的行动,有些人觉得一定要用暴力,有些人觉得要非暴力。她说,如果她能用坐监来换取香港有真普选,她宁愿去坐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