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十部委出动向产能过剩开战


康敦, 荷兰银行(新加坡)研究部主任

康敦, 荷兰银行(新加坡)研究部主任

*阵容庞大,多年罕见*

产能过剩一直是中国经济问题中的一个相当顽固的问题。中国政府刚刚推出的这个抑制计划显示了北京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

加入遏制产能过剩行动的包括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业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检查部、环保部、人民银行、质检总局、银监会、证监会等10个部门。分析人士指出,北京以如此庞大的阵容来发布有关信息实属近年来所罕见。

*康敦期待治理收效,加快经济增长*

荷兰银行(ING BANK)驻新加坡的研究部负责人康敦(Tim Condon)表示,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走出困境,复苏势头正逐步加强。北京在这个时候出台抑制产能过剩的措施,推动经济结构调整是具有前瞻意义的行动。

康敦对美国之音说: “在某些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已经存在已久。有关方面已经在推动这些行业的调整,并有了一些效果。现在还有一些行业已经有苗头显示,过剩的问题可能正在出现。但是,就整体经济来说,过剩还不是主要的担忧。”

康敦认为,中国政府在这次衰退过程中表现了对经济的良好的调节能力。现在又采取全面措施治理产能过剩,加快结构调整,这将为今明两年恢复正常的经济增长速度起到重要的作用。

*对六大行业实行围、追、堵、截*

这次产能调控的主要目标是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多晶硅和风电设备等六大产业。具体措施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围、追、堵、截。

“围”是提高这些行业的环保门槛,从严控制土地使用;“追”是实行问责制,提高对地方政府的要求;“堵”是原则上不再批准六大行业的扩大产能的项目;“截”是不符合相关政策的项目,金融机构不得发放贷款。

*分析师泰格黄怀疑治理效果*

不过,并不是所有经济分析师们都对中国政府的这一计划充满信心。北京经济咨询公司Hatch集团的高级分析师泰格黄(Tiger Huang)认为,诸多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在金融危机前就已经非常明显,危机期间采取的刺激措施使这个问题进一步恶化。

泰格黄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对中央治理产能过剩的能力表示怀疑。他认为,过剩是一个周期性问题,应该通过市场机制进行调节,行政手段越严厉,效果就越糟。

泰格黄说:“我感觉到,一控就死,一放开就乱。我不否认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是很强的。但真的下决心,像政府说的那样,实行问责制等等,就会立刻导致地方经济萎缩。”

*新措施没有抓住问题症结*

泰格黄对政府这次的调控能力感到怀疑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没有抓住造成产能过剩的根本原因。他认为,根本原因是中央对地方官员政迹的考察方法。在数字出官的心态下,地方重复建设的动力很难遏制。

拿钢铁为例,现在中国的钢铁产量高达7亿吨,几乎占全球产能的一半。由于钢铁需求下滑,中国生产出的钢材大约有1/4找不到出路。尽管如此,泰格黄说,宝钢和武钢原来还计划要在广东和广西组件新的大型钢铁企业,产能都在千万吨以上。这些项目已经得到中央的批准。现在由于钢铁市场太不景气,这两大钢铁企业暂时停止了两个项目的运作。

*分析:国进民退令人担忧*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中经网首席经济师粱优彩也认为,产能过剩形势相当严峻。他对媒体表示,许多行业的过剩早在2002年以来就已经暴露,但是由于当时国际经济环境较好,而并不显得非常突出。但是,2008年国际经济危机发生之后,中国的问题日益突出。现在再不抓紧治理,后果将非常严重。

北京的经济咨询专家泰格黄认为,产能过剩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民营企业将会深受其害。原因是,产能过剩的大都是大型国企, 它们为了寻找出路只好降低产品价格,兼并同行业的民营企业。这个势头发展下去也就是现在人们非常担心的“国进民退”了。

关键词:十大部委,康敦,泰格黄,产能过剩,国进民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