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首度宣判黑监狱案 被指为地方政府脱罪遮丑


北京王四营乡双合村102号,中间铁门内即“黑监狱”

北京王四营乡双合村102号,中间铁门内即“黑监狱”

北京朝阳区法院2月5日对一起涉及非法关押访民的所谓“黑监狱”的刑事加民事诉讼案件作出有利于受害访民的一审判决。但是这一具有突破性的司法判决由于没有触及开设经营黑监狱的幕后主使者而被质疑为试图掩饰政府罪责。与此同时,维权律师彭剑指出,在去年春季,北京另一家法院曾审理过一起类似案件,但是判决结果秘而不宣。
*非法拘访民案首宣判 涉少年犯*

据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正式对一起非法拘禁来京上访人员案作出一审判决,王高伟等10人因非法拘禁罪获刑2年至6个月不等,其中三名未成年被告适用缓刑。

据检察机关指控,王高伟于2012年2月出资承租了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的两个院落,用于非法拘禁河南籍上访人员。北京民警在受害人报案后抓捕了涉案被告人,同时解救了其他一些遭到非法拘禁的上访者。

新华社报道说,法院经审理认为,检察机关指控的10名被告人犯非法拘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指控罪名成立。10名被告人的行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

*“假消息”成真 幕后主脑成迷?*

去年12月,有关这个备受关注的涉及黑监狱案件审判的报道一度被官方媒体否认并被说成“假消息”,现在终于获得官方证实。

北京律师彭剑对美国之音表示,朝阳区法院作出的上述公开判决在非法拘禁访民这一类案件中是一大突破。

他说:“是的,可以这样说,在这一类案件中是一个很大突破了。”

我认为它肯定涉及到一些丑闻。因为这个肯定涉及到地方政府的一些非法拘禁、非法经营的这些犯罪分子的,他们之间有一些交易。

但是,朝阳区法院在中国司法史上首次公开宣布的这个涉及非法拘禁访民的判决没有指明这个针对上访人员的黑监狱的幕后主使者,对于这起案件背后可能牵涉的政府行为只字未提。

新华社的这篇报道最后似乎意有所指地指出,“记者注意到,10名被告人均为河南省禹州市农民。” 不过,此案中涉及的黑监狱背后牵涉的究竟是禹州市,还是河南省的有关部门,判决书和官方报道均未提及,尽管此前舆论纷纷把目标指向此案被告人的幕后主使。

据中国财新网报道,旁听了去年9月下旬相关案件审理的河南籍访民宋雪芳说,王高伟在法庭上供述,是禹州市信访局主任白仲兴指使他去久敬庄救济中心拉访民。报道指出,尽管检方起诉书的指控,仅针对王高伟等人,但访民们坚信,他们是受人指使,受雇佣或者受委托而非法拘禁访民的。报道说,就在去年4月28日晚,在久敬庄救济中心,金红娟看见,禹州市信访局官员白仲兴和抓他们的人是一起来的。

*犹抱琵琶半遮面 法院只判替罪羊?*

受害访民金红娟曾表示,10名嫌疑人都没有指认幕后主使,但他们跟她无怨无仇,不可能没有幕后主使。新华社则引用别家媒体报道有些语带玄机地指出,“一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母亲称儿子是被坏人利用。而禹州一位副市长近日已经赴京。”

芜湖市政协常委周蓬安在微博留言说,每个“黑监狱”的背后,都有几个城市的信访局给钱,甚至就是他们一手操办,然后找个“替死鬼”经营。他说,北京警方必须举一反三,挖出资助这个“黑监狱”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才是“黑监狱”的真正经营者。

*维权者:冰山一角,黑监狱源于制度*

这中间,人一交到地方官员的手里时,由他们自由操作的空间太大了,而且以后肯定还是会有的。中央就算想保留这个上访制度,想支持上访,认为上访合法什么的,但是很多它是做不到的。

有维权人士认为,在中国现行制度下,当局作出的这个处罚黑监狱的判决只能起到一些让暴力截访者收敛的作用,但是解决不了全国各地上访维权者长期遭受打压的根本问题。

河南人权活动人士刘沙沙对美国之音表示,针对上访人员设立的黑监狱是当前中国信访制度的副产品,2月5日朝阳区法院的判决只能缓解、但不能杜绝访民的痛苦。

她说:“这中间,人一交到地方官员的手里时,由他们自由操作的空间太大了,而且以后肯定还是会有的。中央就算想保留这个上访制度,想支持上访,认为上访合法什么的,但是很多它是做不到的。”

2009年8月,刘沙沙在北京聚源宾馆黑保安强奸访民李蕊蕊案发后,带领一群被关押的上访者冲出那里的黑监狱。北京结石宝宝之家创办人赵连海因从事毒奶受害者维权活动和帮助李蕊蕊向公安机关报案而被控以寻衅滋事罪遭遇牢狱之灾。

*律师:北京曾秘密审过黑监狱案,但未宣布判决*

在北京的维权律师彭剑对美国之音披露,他代理的一起访民被非法拘禁的案件去年4月在北京昌平区法院审理,但是法院拒绝被害人代理律师阅卷或参与诉讼,审判结果也未告知律师及其当事人,完全漠视律师的存在。彭剑指出,他代理的那起非法拘禁访民的案件牵涉地方政府和涉案嫌疑人之间的交易。

他说:“有地方政府进行交易的,地方政府来领人,给他们付钱,领走这些上访的人士。”

*访民频遭非法拘禁黑幕重重 - 谁之罪*

朝阳区法院的判决虽然对案犯作出了刑期两年以下的刑事处罚,但在民事赔偿方面距离原告提出的要求相差很远,也没有追究案件背后可能涉及的政府责任。彭剑律师认为,法院判决对政府在与截访有关的黑监狱案件中的作用和责任讳莫如深,是为了遮丑。

他说:“这个我认为它肯定涉及到一些丑闻。因为这个肯定涉及到地方政府的一些非法拘禁、非法经营的这些犯罪分子的,他们之间有一些交易。这肯定是一个丑闻。”

据云南信息报报道,早在2012年6月,北京市昌平区法院判决了一起参与截访的“黑监狱”经营者团伙,涉案的9人被以非法经营罪和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责任。报道说,2010年至今,大兴区检察院至少办理了六起因非法限制上访人员而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涉及犯罪嫌疑人至少13人。

该报道指出,自从2010年保安公司“安元鼎”私设黑监狱从事截访被曝光以来,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北京对一些非法截访事件采取了打击措施,办理了一批非法拘禁案,但涉案者也仅止于“黑监狱”经营者和“黑保安”,隐匿于幕后的官员——各地的维稳截访人员,包括驻京机构工作人员,均未有被追究责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