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湾活跃新立法院是蔡英文的肌肉还是软肋?


台湾立法院(资料照片,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台湾立法院(资料照片,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台湾新一届立法院刚刚开议就展现出活力。从提案废除国父像到高呼“我是台独”,立委们提案和言论在岛内引发政治争议。星期三(2月24日),总统当选人蔡英文出言约束,同时中国大陆国台办也不出意料以批评回应。岛内有台海问题学者担心,民进党全面执政前夕,新国会表现出的活跃,可能会刺激北京当局;而也有学者则认为,新国会或可成为秀给大陆看的“肌肉”。

民进党立委高志鹏推出废除国父孙中山遗像法案引起争议后,民进党总统当选人蔡英文周三在该党中常会上讲话,要求党团行动要有更多人一起讨论,显示整体战略思维。舆论认为,她此言是间接打脸高志鹏。

蔡英文在会上表示,近来民进党籍立法委员对于个别议题的问政展现新国会的活力,这些提案应该被重视,但民进党作为国会最大党,对于议题的设定应该要有战略思维,对政治敏感度高、重大政策议题、应透过党团会议、内部政策机制让更多人一起讨论,设立完整做法跟步调,让外界看到党团整体问政的节奏感。

同日上午,中国国务院台湾办公室在例行记者会上就高志鹏提案回应时,批评民进党此举是去中国化,“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国民党前总统府副秘罗智强批评蔡英文此前还在谈转型正义、面对历史,现在却要讨论。他在脸书上贴文说,“原来蔡主席的转型政治与面对历史真相,遇到国台办会转弯?”

罗智强在此前一篇文章中批评说,“虽然对内清算嘴脸强硬,但遇到中共,真正腰骨全无的就是民进党。”

在过去的大选中失去立法院多数党地位的国民党认为,民进党立委在新一届国会刚刚开议便抛出废除国父像的议案,是咄咄逼人地进行清算。

而绿营方面则认为,还原史实是转型正义的重要一环,基于事实使人们了解过去,才能促进社会和解。

而有两岸问题学者,则担心民进党此时提出这样的提案,可能令北京对蔡英文所做的维持现状的承诺生疑。

台湾两岸政策协会副理事长陈建仲对美国之音说:“我现在发现很多人有这种错误的想法,想说你大陆不要逼我太甚啊,不然我会这样会那样。所以他们现在就在立法院提出一些很奇怪的法案。就是会让北京很不高兴的,类似两岸分离的法条都搞出来。”

陈建仲说,也许民进党只是说我就吓吓你而已。这个动作对希望和解的蔡英文来说,则应该挡住。他说,这样没必要的事应当少做,达不到效果,反而有些蠢。

陈建仲认为,“民进党内部在这方面要思考,不能放任这种东西,该约束要约束,不然你讲了那么多好听的话,然后他一两个提案就把你弄散了,不聪明。”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中国大陆研究中心主任范世平教授则有截然不同的看法,认为立法院的活力在某种程度上反而是增加了蔡英文和北京的谈判筹码。

范世平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这两天的国父遗像,是她是在跟北京‘秀肌肉’吧。也就是说, 今天这些人能为我所用。我可以叫他闹事,也可以叫他停止。”

范世平说,蔡英文如今可以收放自如,现在讲两岸协议技术条例,说两岸不是国与国的关系,算是给北京的一个善意。他说,如果北京不理,蔡英文还可以将其搞成国与国关系。

两岸政策协会的台海问题学者陈建仲则认为民进党对北京存有报复思维是错误,甚至危险的想法。他担心北京有点没耐心了,民进党操作的空间或会因大陆鹰派抬头而被压缩。

陈建仲认为,习近平在内部的反腐以及所谓的整军后,已经告一段落了。

他说:“对习近平来说,他更多的是要在内部树立更多的个人 威望。在这种前提下,我认为两岸会变成本来不是在议程上,而会被提到议程上,这对现在的台湾来讲并不是太有利,因为现在台湾的各种情况都是在恢复中。”

台师大教授范世平认为,北京目前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台湾问题,似乎对台示好,对方不领情;表现强硬,台湾也不理。

范世平说:“大陆其实为什么不太可能对蔡英文采取强硬,我觉得有三个因素。第一个是它现状周边的问题、它内部的问题,它需要一个稳定的两岸关系。它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台海作为它处理其他问题的支撑。”

他说的第二点与习近平所讲的两个“一百年”有关。他说,中共建党一百年快到了,如果两岸关系还是很冷淡,那么习近平的“中国梦”将是一个缺乏两岸的残缺的梦。

范世平所谈的第三点是,目前在台湾能够叫得住那些民进党籍的立法委员,甚至时代力量的人,只有威望如日中天的蔡英文。

他说:“那今天这些人变成蔡英文的一个侧翼,蔡英文会说,你今天不睬我,你今天大陆对我态度不好,那我就放这些立法委员出来咬人。这些人就成了她的红卫兵。”

时代力量新科立委林昶佐周二首次在立法院质询时表明他是“台独”,并称行政院长张善政是“华独”。这位转而从政的摇滚歌手希望把中国大陆在国际活动中的名字改为“中华北京”,以示平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