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正副市长辞职 换届既定程序?灾后引咎?


7月23日工人们在房山区一个公路收费站外堆沙包

7月23日工人们在房山区一个公路收费站外堆沙包

香港 – 在暴雨成灾肆虐北京之后,在民怨声中,北京市市长和一位副市长辞职,但他们不久前接任了新的党内职务,升了官,本来就是要辞去行政职务的。官方媒体的简短报道给人留下了联想的空间。有网民认为他们是引咎辞职,也有网民指出这不过是官场换届的常规。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星期三开会,决定接受郭金龙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的请求,接受吉林辞去副市长职务的请求。会议还表决任命王安顺、李士祥为北京市副市长,王安顺为代市长。

本来,在很多人看来,北京市长郭金龙在接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职务之后辞去市长一职是顺理成章的。分析人士谈论过王安顺和吉林两位副书记谁会接任市长。

但是这个看似官场常规手续的举动发生在北京暴雨成灾、多人死伤、民怨四起之际,所以有些网民怀疑或者认为这是引咎辞职。

有人说,他们辞职“不知是不是为这次大水所造成的损失负责”,也有人说,一场大雨把市长浇下了台。

北京学者章立凡在转发这个消息时加上的评语是:“燃鞭炮!”“据说那个书记位子,有人盯了很久了,看他辞不辞。”

*引咎辞职先例*

北京市长等中国高官引咎辞职曾有先例。1988年,在一列火车翻车,88人死亡之后,铁道部部长丁关根辞职。几年前,孟学农两次辞职。用香港明报的话来说,他“曾在2003年4月出任北京市长,但3个月后就因瞒报SARS疫情被免职,后复出任三峡工程办公室副主任职务。2007年9月东山再起,任山西省长,但一年后就因铁矿溃坝造成277人死亡的重大事故‘引咎’辞职。”

*为何不提党职?*

人民日报的人民网发表的消息很短,只说“北京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今天上午举行。会议决定接受郭金龙辞去北京市市长职务的请求,决定接受吉林辞去北京市副市长职务的请求,并报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备案。”

这一官方报道没说辞职原因,也没提到辞职者的党内职务,没说“中共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而按照惯例,在多数场合,中国官方媒体会先说高官的党内职务。例如星期二的新京报提到郭金龙为救灾捐款的时候称他“市委书记、市长”。又如,人民网转载的7月20日消息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来到河北,就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开展调研。”

*疏导民怨?误导公众?*

笔名为“Mister7走天涯”的一位北京居民在新浪微博写道:“正常的人事调动,加上‘辞职’二字,选在水灾后公布,以平息一部分民众的怒气,让大家以为北京处理了两个大领导。这就是政治智慧。”

宁波理工学院教授何镇飚写道:“如果是升迁或者另有重用,且不加以注明,这个时间点放出辞职新闻,那就是误导公众(使受众以为是因北京大雨救灾不力辞职)愚弄民意。如果是引咎辞职,应该注明原因,使引咎辞职成为中国政坛规则。”

重创北京房山等地的这场大雨是否会重创北京政坛高层?不少人认为不会。有人指出,市政建设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历任政府都有责任。

*死难人数将大增?*

北京市政府新闻办曾经通报,截至7月22日17时,共发现因暴雨死亡37人。

但是后来陆续发现新的死难者尸体,而官方的这个数字至今没有更新。星期二,北京新闻办称,政府在死伤数字上绝不会隐瞒;之所以有数据更新滞后的问题,是因为有些尸体还需要辨认。
重灾区房山区区长祁红表示,房山有6.5万人安全转移,1.6万游客得到解救,但人员伤亡方面损失重大,正在进一步统计。 这位区长说:“我刚才说过6.5万人转移到了高地,但是还有那些路过的、盲目的、不在状态的、没有来得及反应的人,被洪水无情地吞没了。”

组图:北京洪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