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利用与管控:中国当局谨慎对待反日游行


抗议人士掀翻了数辆日本牌子的汽车

抗议人士掀翻了数辆日本牌子的汽车

一个星期前在中国各地发生的民众反日示威还在继续。周日又有数个省市继续发生反日游行。有媒体发表现场观察揭露出,中国当局对民众的反日情绪的矛盾心态,既要利用,又常会失控,正在小心翼翼地走钢丝。

*海口、东莞等城市发生反日游行*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天,反日游行示威又出现在好几个中国的城市。周日上午10点,海南省海口市上千人,包括来自周边农村的农民,聚集到海口市中心的明珠广场。民众们高呼“还我钓鱼岛”等口号,还不时地唱着爱国歌曲。海口警方调动大批警力戒备。多方报道说,游行队伍经过南亚广场,海南省政府,海口国贸商业中心等地,历时两个多小时。期间,警方只是给游行队伍开路,没有干涉抗议者。

广东的东莞市的游行规模不大,报道说,只有两百人左右。但警方对这两百人的集会显得非常紧张。游行从上午11点开始后就遇到上百名手持盾牌和警棍的警察的阻拦,发生了警民推撞。中国国内的媒体报道说,虽然有人说遭到殴打,他们的标语和国旗被抢走,但游行还是继续了下去。游行者在经过市政府附近时和警察发生对峙。警方甚至出动了水炮车。
浙江诸暨市在周日举行的游行规模也有一千多人。此外,据报道 安徽淮北市和山西阳泉市也发生了反日游行。

*官方开道,一反常态*

中国官方一向对自发的民众游行示威保持高度的警惕,认为这是有可能破坏“社会稳定”的一类民众活动。去年年初当中国出现茉莉花游行的传闻后,北京、上海等许多重要城市的警方都进入了高度的戒备状态,派出大量的警察在可能的集会地点以强制手段驱散聚集的人群。

外国媒体这次普遍都注意到,2010年和今年发生的两次全国性反日示威活动不仅没有遭到警方的阻拦,反而得到警察的“开道”和“护航”。

*官方的两难困境:利用与控制*

美国时事评论员陈破空近日在美国之音卫视焦点对话节目上指出,中国政府通常并不愿意炒作民族主义情绪,但这次对付民众的反日情绪的手法是既控制又煽动。陈破空说:“这就反映了它的两难心理。一方面,民族主义可以为它所用,就是爱国主义。毛泽东死后,爱国主义成为中共的唯一的意识形态。炒作民族主义的好处是,对内可以形成全民共识,对外可以换来外交筹码,对别国施压。但民族主义如果过头的话,民众的矛头可能会指向政府。”

*现场观察揭示奥秘*

亚洲周刊的两位记者戴绪杰和何怡蓓在8月27日发表文章描述了他们对深圳”8.19反日大游行”的现场观察,在相当程度上印证了陈破空的上述分析。

这篇文章说,8月19日上午10点,有一些人聚集在市中心的电子广场上。那些人看上去是有组织的。他们鼓动群众喊口号,并围起一个圈子,在中间焚烧日本国旗,引起观众欢呼。这时,有一个带头者向人群喊话:“每个方阵选出三个代表,在自愿的情况下,我们和分局的领导会在二号们旁边集合,接过自己神圣的使命。”然后,这个人告诉游行群众要遵守的规则,不允许发生违反法律的事情,禁止打砸抢等等。

这名男子说的“分局领导”是人群中一位穿黑衣的中年男子。他负责选定游行线路,安排各方阵秩序。

文章还说,警方一早就严阵以待,有十多辆警车停放在广场一侧。“警方显然不干预游行,甚至主动对深南大道实行交通管制,”为游行队伍提前清道。

后来,随着游行队伍的行进,不少群众加入了进来。文章说,在这个阶段,民众大体保持理性、温和。有示威者喊出“中国政府强硬点!”的口号时,马上被有组织背景的人士出来制止,声称不要牵扯政府,这是民族仇恨,跟政府无关。

亚洲周刊的记者记述,抗议者行走到深南东路时,警方因阻止队伍朝罗湖火车站行进而激怒了民众。有人合力推翻一辆日本生产的警车,并砸毁了车窗和车身。在这个过程中,警方没有正面干涉,只是在远处拍摄记录。后来在发生捣毁日本料理店的时候,警察很快把游行者和围观者隔离开来。

戴绪杰和何怡蓓两位记者在文章中说,“这场游行既有自发参与的民众也有一些部门暗中推动,试图控制游行口号、路线以及维持场面秩序,然而在游行人数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还是没能控制住少数人的打砸暴力行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