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不丹难民在美国开始新生活


不丹难民拉吉

不丹难民拉吉

美国每年允许大约7万名难民进入境,是世界上收容难民最多的国家。曾经在尼泊尔难民营住了几十年的许多不丹难民,正被安顿在美国定居。这些人过去被长期拘禁在难民营里,享受不到基本人权。

不丹是喜马拉雅山麓的一个宁静小国,它的发展以国民幸福指数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为计算标准。不丹努力保存着自己独有的文化特色。

但是这种文化认同并不包括10万名尼泊尔族裔的不丹人。他们在1990年代被逐出不丹,如今在尼泊尔的难民营里艰难度日。

国际救援委员会移民安置办公室副主任鲍伯·凯里说:“这些不丹人是典型的仓库式收容所人口。”

凯里说,尼泊尔的不丹难民被安置在美国,是因为他们的族裔背景使他们没有希望回到不丹安居乐业:“虽然不丹的幸福指数很高,但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高。”

都尼·拉吉和家人在枪口下被迫离开不丹之后,已经在尼泊尔难民营中度过了17个年头。

拉吉说,难民营就像监狱一样:“从一个难民营去另外一个难民营都不可以。他们完全禁止难民走出难民营。”

可是,拉吉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们却被告知可以到美国定居。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幸运的。每年全世界只有占总数不到百分之0.5的难民会得到安置。

但这仍然是一个令人伤感的事情,因为他们永远不能回到故土了。拉吉说:“那时,我们的内心在哭泣,因为我们离开了故乡,在难民营里生活了17年。但那也是我们的梦想。”

他们的梦想是来到美国。

但是,适应在美国的新生活是一个挑战。国际救援委员会发给他们头几个月的生活费和房屋租金,然后就全靠他们自己了。

都市地区的生活费用很高。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务院最近将难民的安置费从每人900美元调高到1,800 美元。专家们说,这项措施固然受欢迎,可是经济衰退和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严重影响着难民。

国际救援委员会的凯里说,难民安置制度是几十年前设立的,现在这些钱已经不够用了:“大部分钱付了房租押金。第一个月的租金和最起码的居家用品,像床垫、椅子、刀叉汤匙等等。这种补助非常有限。人们期待的是难民们很快开始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很多难民都这样做了。”

都尼·拉吉也是如此。现在,他晚上在华盛顿一家餐馆工作。每天来回路上要花5个小时。他说,日子很苦。他每月赚大约1,600美元,房租水电就要花去1,000美元。

但是,他还是很高兴能来到美国。

政府退给拉吉5,000美元税款,他觉得很高兴。拉吉说:“这里每一个制度都非常好。人们只要有良好的信用,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做任何想要做的事。”

拉吉的儿子和女儿都免费在美国最好的公立学校里念书。他在尼泊尔难民营里曾经当过教师。现在他每天教儿子做算术题,他梦想着儿女未来能过上幸福生活。

拉吉说:“我们期待着孩子们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我们在这里为儿女而工作。”

这是世界各地仓库式收容所的难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有的未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