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9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拜登谈奥巴马主义和习近平


美国副总统拜登

美国副总统拜登

美国副总统拜登星期三在华盛顿表示,即使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得不到国会批准,美国把其军事部署的重心转向亚太仍然是至关重要的。他还表示,美国正处于历史的拐点,而他对美国的前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乐观。这位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有过深入接触的副总统说,习近平看起来像是要接管一个他知道不会有好结果的工作的人。

拜登副总统9月21日晚上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与该会会长哈斯 (Richard Haass) 进行一场有关美国外交政策的对话并回答了问题。

哈斯首先表示,在谈论奥巴马主义或是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时,他一般会谈到两点:一是减少在中东的卷入;二是向亚太再平衡。

什么是奥巴马主义?

不过拜登不太同意哈斯对奥巴马主义的理解。他说,当初在筹建班子的时候,他们考虑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如何重建或是加强美国外交政策的根基,或是美国在这个世界上的作用。他将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归纳为这几个方面:一是重建美国在世界上的经济领导地位;二是如何继续加强美国的军事能力,把焦点更多的放在反恐以及特种部队的能力上; 第三是重建不仅显示我们力量的榜样,而且是重建我们榜样的力量,即进一步加强美国的盟友关系,使他们承担更多的责任,从而减少美国的一些负担。第四就是向亚太再平衡。

为奥巴马的中东政策辩护

这位深得奥巴马信任的副总统否认奥巴马的中东政策是要从那里抽身。

他说:“但这不是退出或是减少对中东地区的参与,而是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处理中东问题的手法,因为我们做出的结论是,通过部署庞大的常驻军队来使用武力的代价极为高昂,而且只是我们驻在那的时候才起作用。我认为这一结论是正确的。我们部分的外交政策是,只有在使用武力有效时才动用武力而且会有长期的结果,或者至少出现允许我们获得我们以前没有的东西的结果。我想,这是我们每一个人从入侵伊拉克那里学到的经验教训。”

没有TPP是否还能转向亚太?

在奥巴马的亚太策略中,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是这一策略一个重要的经济支柱。但是在奥巴马总统卸任前这一协议能否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存有很大的疑问,而民主与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反对签署这个协议。

针对哈斯提出的在没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情况下美国是否还能向亚太再平衡的问题,拜登回答说,没有TPP还是可以再平衡,只是远不如有这个协议那么好。他认为,TPP仍然有机会获得通过。而且,即使这个具有地缘战略意义和经济重要性的协议得不到通过的话,在安全上,美国仍然有必要向亚太再平衡,尽管更为困难。

他说:“有一个日益增加和明确的认识,即从纯粹的安全角度出发,从澳大利亚到印度到韩国到整个地区,我们有必要处于一个核心的位置。”

拜登:向亚太再平衡有助于美国维持现有国际秩序

拜登说,中国这个庞然大物的实际存在给该地区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因此他暗示,为了维护现有的国际秩序,美国有必要保持在该地区的军事实力,以阻止中国运用其实力来破坏现有规则。

他说:“在我看来,没有TPP将不会那么有帮助,也会更难维持在海洋、空中以及贸易上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但是,即使我们没有TPP,我们还是会认为,把我们的力量向那个地区再平衡对于加强我们在那个地区一些朋友的决心是至关重要的。”

这位被认为非常了解美国普通老百姓心声的副总统说,要想重建美国人民对国际秩序的共识,就必须对他们对全球化的合理关注做出反应。

拜登:美国处于拐点,对前景充满乐观

尽管美国现在在内政和外交上都面临诸多挑战,但是29岁就当选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的拜登说,他现在对美国的前景比任何时候都更为乐观。他说,美国目前正处于一个拐点,而美国人正掌握着方向盘。

他列举了美国所具备的优势,包括拥有世界上最有生产力的劳动力、充分的能源资源、最优秀的研究机构与大学、创造能力、移民以及法律系统等等。

他说:“当每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问我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们,你们也听我说过,与能够做出不平凡事情的美国人民对赌,从来、从来、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赌注。”

对习近平的评价

曾经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长达12年之久的拜登说,美国不会与任何国家交换位置,并提到中国连水都缺的事实。

拜登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之间进行了深入的接触,包括在习近平担任国家副主席时以副总统的身份接待他访美。拜登说,在他与习近平进行了这些接触后,奥巴马问他,习近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拜登说,他是一个聪明人,他看起来像是要接管一个他知道不会有好结果的工作的人。他的工作有好的结果符合我们的利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