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姐妹圈”为攻读博士的非裔美国女性提供支持


今年夏天,将有八名非裔美国女性从印第安纳大学获得她们的教育学博士学位。不论男女,非裔美国人获得博士学位的比例只有不到8%,因此这场毕业典礼是一场小型的胜利,几名女学生把这归功于支持她们的组织。

她们攻读博士学位的理由是不一样的,从受到鼓舞要追随她们母亲上大学的脚步,到想要应对她们在教课时从课堂上看到的不平等。不论她们的动力来自哪里,她们都很感激“姐妹圈”(Sister Circle)这个支持有色族群女性的组织。

博士研究生杰达·菲尔普斯-穆特里说: “我会说这很提振精神,有其他看起来跟你一样的人,特别是当我在本科和硕士项目里时,只有我一个人(是非裔)。”

这个组织诞生于一则脸书(Facebook)帖子,征询有没有少数族裔女性学生在印第安纳大学与普渡大学印第安纳波利斯联合分校攻读高等学位。尽管这八名女性曾在各处碰过面,这个组织巩固了她们的友谊,并帮助她们朝着目标努力。这是一个发泄失意、提供帮助并且互相鼓励的好地方。

博士研究生贾思明·海伍德说:“不论你是谁,攻读博士学位都可能是一段孤独的过程。再加上有色族裔女性、母亲、妻子等这些标签,那可能变得更加孤立。”

与通常教育学博士生中只有两、三个有色族裔不同,今年有10个,其中有“姐妹圈子”的几名女生还有两位男性。大学官员将这归功于比往常更大型的课堂、灵活的录取政策以及对招收少数族裔学生的特别强调。

罗宾·休斯教授是“姐妹圈”多名女学生的顾问。他说:“我希望,这不仅是这家教育机构的趋势,而是所有的学校,有色族裔学生从我们这毕业不再是什么稀奇事,而将会成为正常。”

休斯教授说,关键在于确保学校不是仅仅声称要拥抱多元化,而是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例如招聘多元化的教职员来吸引有色族裔学生。

蒂凡尼·凯泽计划用她的学位去帮助学校处理系统内部的种族不平等问题。她说那些主动措施应该提早开始,从学前教育开始,并关注确保课堂上的身体、情绪、文化以及智识方面的安全。

她说:“所有的学生都应该感到自由地去冒智识方面的风险,他们应该在获得支持,通过一个安全和包容的框架学习和成长。”

这些女学生们希望在各自踏上征途后,“姐妹圈”仍能继续下去。她们计划在这个夏天把她们的组织交接给新一代的学生。如果要她们给新生一条建议,那就是要让来自家人朋友的强大支持网到位,那会让一切变得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