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我,美国人:盲人活动家施罗德博士


今年美国失业率是百分之七点九,而作为一名盲人,进入职场更加不易。最近我们走访了美国国家盲人联合会第一副主席弗雷德·施罗德博士,他说最大的阻碍是没有信心。他和妻子都是盲人,但两人教育程度都很高,并且有着自己喜爱的工作,最重要的是他们养育了一双视力正常的儿女。采访时,弗雷德留我们一同晚餐。曾经一度以为自己要一辈子依赖家人照顾的弗雷德是如何做的呢?

三月28日,我们来到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美国国家盲人联合会。联合会第一副主席弗雷德·施罗德博士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七岁时他由于严重过敏反应视力骤减,到16岁时完全失明。

从联合会的休息室到会议室的路程有点像迷宫,但是弗雷德的脚步却非常轻快。

弗雷德:这都是老楼,右手边是办公室,马上就到了我们的大礼堂了。你好!我们的大礼堂可以坐下几百人。现在就从旧楼的部分出来了,你从这可以看到原始的砖墙。我们到了!我大部分工作都是用电子邮件和电话完成的。

电脑朗读邮件的速度飞快,我们请求弗雷德放慢读信速度。他说:对我和大部分盲人来说,如果你习惯更快的速度了,这个速度会逼疯你。

1940年成立以来,美国国家盲人联合会致力于维护盲人权益,提高盲人教育水平和就业机会。

弗雷德:我(通过联合会)见到了过着正常生活的盲人,我结识了盲人老师,几个盲人律师,盲人保险业高管。他们在做自己原本想做的事。

马克:我们要回到刚才的大楼到记录中心去,请这边走。

当天联合会总部正在召开管理艺术研讨会,执行董事马克·利科波诺带领着来自十三个州的25名盲人活动家参观总部大楼。

马克:刚才詹姆斯问为什么要用镶板作内装修,大家觉得为什么呢?对,它可以永远保持下去,容易替换,我们不用油漆它,你能想象如果我们总是要维护它,定期粉刷?我们知道这些墙总会被划破,因为我们有很多盲人在这里走来走去。

联合会有25%的员工是盲人,是美国历史最悠久,影响力最大的视力障碍人士权益保护组织。

马克:我们起诉了“迪堡”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自动柜员机生产厂家。迪堡的总裁打电话来问我们为什么要起诉他们?后来我们建立了合作关系,迪堡对无障碍设施非常重视,实际上,迪堡还为我们建设新大楼出资一百万美元。

除了盲人可用的ATM机,联合会的技术中心陈列着许多其它视障协助设备。盲文专家史蒂文·布斯说:我们从盲文设备,到语音音频设备应有尽有,还有一些大字本打印设备,而且这些产品都是联合会自行购买的,所以我们可以提供中肯的建议。

并不是所有的协助设备都对盲人有帮助。

弗雷德:有个人的发明是让你能在你家的洗手间门上装一个警示铃,当你要去洗手间时,你只要按一个按钮,就知道洗手间在哪儿了。可是,我不认识任何一个盲人是不知道自家洗手间在何处的。

到底什么才是有用的发明呢?

弗雷德:我的手表盖子可以打开,我能触摸表针。现在差四分一点。

弗雷德的iPhone也可以报时。

弗雷德:大部分人不知道,但是它有内置的语音功能。

Siri: 12:56

史蒂文也是iPhone用户。

史蒂文:我的屏幕保护膜上有这些点,帮我了解所在位置,当然你也不必须用这个。

史蒂文对iPhone评价很高。

史蒂文:我们希望今后能有更多这样的产品,不需要付额外的费用,我不用因为是盲人而受罚。

而真正做到这一点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马克:这是一个布莱叶盲文显示器,通过蓝牙和我的iPhone相连,在我向下滑动时盲文会变,现在我正在看我iPhone主菜单的不同图标,相机,照片。你可以用这个读一整本书,但没有书那么大。

而这台设备的市价是1700美元,中心还有很多盲文读写设备。

史蒂文:当你阅读时,你学习拼写、写作和语法。我们鼓励所有盲人学习盲文,而不只是依赖于语音或大字本。

史蒂文:你就这样有了读写的能力。有工作的盲人中有九成会用盲文。

如今全美仍有70%的盲人处于失业状态。1978年弗雷德硕士毕业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就业困境。

弗雷德:我申请了35个教师职位,没有一个愿意录用我。

最后通过美国国家盲人联合会,他找到第一份教盲人使用盲杖的工作。在那里遇到了他现在的妻子凯茜。

弗雷德:她想做计算机编程,她的本科专业方向是企业电脑系统。她现在是非常资深的电脑工程师。

凯茜在位于北弗吉尼亚的美国航空运价出版公司工作已经有20年了。

汤姆·莱弗龙:她是我们当中最好的工程师之一,比视力正常的人做的事还要多。

史蒂夫·罗杰斯当年挑选凯茜进入公司。

史蒂夫:天啊,她是个很棒的员工,让我们保持清醒。

除了需要通过辅助设备听读电脑上的信息,凯茜工作起来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凯茜:所谓“触摸式”打字,你本来就不应该看。

凯茜还在上班,弗雷德已经开始在家准备晚餐了。今晚他们的一双儿女会回家吃饭,弗雷德是家里的大厨。

弗雷德:称不上大厨,那太夸张了,但大部分时间是我做饭。

那么今天晚餐的主要食材有哪些呢?

弗雷德:意大利面里我会放一些肉沫,蔬菜,洋葱,蘑菇和柿子椒;沙拉里面是各种绿叶菜,我还会放一些洋葱和西红柿,非常简单。

弗雷德:人们认为盲人在灶台前一定总会被烫伤。在这边我感觉不到热度,而在这边我能感到,所以我就要往这边挪一点,然后再稍稍挪回来一点。如果你轻轻碰,你就可以弄清楚怎么找灶眼或是其他别的东西。

弗雷德:拿做饭这件简单的事情来说,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你永远都不会尝试。但如果你相信你可以做饭,你就会尝试,就会想怎么才能做到。

虽然有《美国残障人士法案》保护,视障人士在美国就业还是会面临很大困难。而对于失业的视障人士,美国政府的公共协助项目将为他们提供每月710美元的补助。

儿女都下班回家了,弗雷德做沙拉的时候,女儿提议去地铁站迎接妈妈。三月底的傍晚还是有些冷,家狗保罗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嘉莉:妈妈,我在这里。你来带路吧。

凯茜:我不知道我要上电视了。

嘉莉:对不起,我以为你知道呢。

凯茜:我完全忘记了。

嘉莉:你要出名了。

凯茜:是呀。

平日里,单程一小时15分钟的通勤凯茜都是独自完成的。她的脚步也非常轻快。

嘉莉:我们回家啦。

蒜香面包刚刚出炉。全家一起动手准备。姐弟俩都是80后,姐姐嘉莉目前在普华永道的人力资源部工作,弟弟马特从事电脑平面设计。

马特:比视力正常的父母,我想我宁愿要我现在的家人。因为在你成长过程中它是这样好的经历,你明白残障并不意味着生活的完结。在我的脑海里,如果有人失明了,这只是他们必须要去克服的挑战,但除此以外,你完全可以有一个非常成功的正常生活。

晚饭后凯茜织起了毛衣。

凯茜:我上周开始的,基本完成主要的部分了,还有两周就能完成了。

嘉莉给我们展出了她妈妈之前的作品。

嘉莉:她织的这个毯子。

弗雷德:就像拼花棉被,每一个方格的图案都不一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