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美国精英联盟为何败给了“乌合之众”?


川普打败希拉里入主白宫

川普打败希拉里入主白宫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这次美国大选,被中国网友戏称为“农村包围城市”。这形容十分形象,因为正是美国乡村社会的中产成为支持川普的主力,才打败了希拉里代表的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与知识媒体精英三者结合的强大联盟,不仅为川普铺设好了入主白宫之路, 成功守住参众两院多数党地位,还将全美三分之二的州长位置收入囊中。这与大选日之前,民主党阵营与主流媒体一致认定共和党将出局的预测完全相反。

媒体精英反思:以《纽约时报》为代表

因为失败是全方位的,直到几天之后,媒体与民主党精英们才从震惊中逐步恢复过来,开始了艰难的反思。

不可否认,这种反思的第一动力是出于失败感,并非对美国现实有了深刻的认识与反思。精英媒体《纽约时报》因为遭遇退订压力,才开始很不情愿的“反思”。近几天推出的文章,有《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及美国愿景岌岌可危?》、《民主党为何会一败涂地》等。后一篇主要反思民主党大选以来的竞选策略,作者弗兰克·布鲁尼算是民主党阵营的媒体精英,其中有些观点颇值一读。

作者认为,大多民主党将本次大选输掉的因素归咎于FBI局长科米在选前对邮件门的态度、阿桑奇持续释放的维基解密,以及厌女症(即希拉里败选致辞中所指“那道对女性的玻璃天花板”)在起作用。他认为“这是一种危险的认识”,并陈述了自己的见解:

第一、民主党出于“政治正确”的道德自信,侮辱打击一切持不同意见者。布鲁尼说,“从总统竞选一开始,民主党就采取了一种不包容的战略,将大量的美国人排除在外,把很多并不太可悲的人称为是‘一群可悲的人’。他们羞辱的人不仅仅是活该被羞辱的种族主义者和性别歧视者,还有所有持不同意见的人”——这段话的意思是:民主党认定的种族主义者和性别歧视者,应该受到羞辱;失策之处只不过是扩大了羞辱范围,打击了一些本可以不打击的人,制造了“敌人”。这种反思与中共承认政治迫害时的“肃反扩大化”、“反右扩大化”类似。

第二、民主党选错了候选人。作者认为,克林顿一家锁定了民主党的资源,新鲜力量几乎无法出头,“在选择候选人的同时,民主党忽视了整个国家的情绪,因此搞砸了一个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的极好机会。一个以关照小老百姓为傲的党,选择了名气最大的候选人”,作者点名批评了现任总统奥巴马,认为他在这方面负有责任。作者通过讲述了一个小故事来证明民主党内的不满情绪:“在选举日之后,民主党内部一个对克林顿感到腻味的人对我说:“我显然不高兴,……但我也有一点解放了的感觉。如果她赢了,我们现在就已经在讨论切尔西的第一次竞选了。现在我们可以去做真正需要做的事情,重新开始。”

这篇反思还漏掉了两点:1、民主党的宣传策略着重点放在川普当选将失去所有盟友,非法移民的权利等等。这恰好是美国中产与低收入人群不关心的问题,他们需要政府关心他们的就业、经济收入持续下降以及越来越明显的生存困境。民主党完全忽视了皮尤调查的一个重要数据:约70%的受调者认为美国走在错误的方向上;2、希拉里的捐款者主要来自华尔街及强大的经济精英,这让希拉里“为穷人服务”这一竞选口号的真诚度打了折扣。

桑德斯等政界精英及媒体的反思与评价

桑德斯关心美国的未来,他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民主党下一步怎么走》,直言“数千万美国人以投票的方式提出抗议,表达了他们对一个把财富和公司的利益置于他们之上的经济政治体制的强烈不满。……我坚信,民主党必须摆脱自己与企业权势集团的联系,再次成为以劳动人民、老年人和穷人为基础的政党。最重要的是,让我们终结让富有的竞选捐款者购买选举的能力吧。如果候任总统真要推行改善工薪家庭生活的政策的话,我将为他提供一些非常真实的机会来赢得我的支持”。

福布斯(Forbes)于11月14日发表了《川普的胜利证明了捐款并不总是能购买选举》(Trump's win proves that donors can't always buy elections),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与桑德斯同样的意思。

精英们承认选举结果,在与川普握手言时,都说了一些友善与肯定的话,但只有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的话表明他真被触动了。他表示,川普以他个人独特的方式接近了美国民众,他能倾听到一些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他与人们接触的方式是我们其他人没有的。他将美国政治转向了他的方向。” 整个大选期间,这是最让我感动的一番话。彭博社发表文章,承认《川普信息收集团队看到了一个不同的美国——他们是对的》(Donald Trump's data team saw a different America - and they were right),正是基于这些信息制订了合适的竞选策略,川普才赢得了这场大选。

不在美国左、右翼政治清单上的2000万贫困者

对美国社会现状的反思还只是开始。政治左翼号称国际派,关心盟友利益、非法移民、性小众群体,以及穆斯林信仰被尊重(但并不关心极端伊斯兰主义排斥消灭其他宗教信仰的问题),在大选中强调国际社会对川普的排斥、非法移民的利益、女性权益,完全忽视了中产阶级日渐瘪下去的钱袋、本国低薪阶层的忧虑与合法移民的不满,以及伊斯兰主义扩张引发的社会紧张。川普过渡团队宣布,今后的施政重点是减税惠及中小企业;开放资源,引进外资以创造就业。但本文想讨论一个从来不在左右两翼政治问题清单上的一个贫困阶层,其总数高达2000万,他们是川普在大选中的重要支持者。

早在今年4月2日,在美国主流媒体恣意污名化川普并羞辱川普支持者的时候,一位叫做卞中佩的作者曾写过一篇《别再污名化川普支持者》,用非常翔实的资料,向读者展示了拖车房(移动式房屋)居住者群体的生存窘境——我在读这篇文章之前,得到的印象是:这些人选择居住在移动式房屋里,一半是为了自由,一半是出于经济原因。美国媒体虽然早就发现许多失业、从事低薪工作、没有大学学历、居住在移动式房屋园区的美国人,特别是美国白人,是川普的主要支持者。但他们宁可将同情赠与非法移民,将这些人归于“失败者”,采取肆意羞辱的方式对待之,连希拉里都在演讲中将他们称之为“可悲的人”。

作者阐述了移动式房屋的历史与现实成因,并给出具体数据:1970年移动式房屋居住者为200多万,1980年达400多万,到了2000年,数目将近900万,目前居住在移动式房屋的美国民众已高达2000多万人,全美移动式房屋园区的数目逾3.8万个。作者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些人被污名化,共和党及民主党是制造歧视标签的共犯。在政治上,共和党长期打造一套结合反堕胎、反同、小政府、反社会福利等从文化到经济面都相当保守的意识形态。中西部及东部的贫穷白人虽然在经济利益上倾向于主张政府提供社会福利补助的民主党,但是其传统价值及宗教信仰却主张自立,为了维系自立更生的传统精神并传给下一代作为榜样,只好自我说服领取政府补助是不值得一提的暂时性举措。出于自尊,他们在公共场合上会表达出对于依赖政府福利的黑人、少数族群的不满,成了在文化及经济上都认同共和党诉求的选民。民主党则因为打不进这些社区,也难以理解为何这么多贫穷白人违反自己的经济利益投票给共和党,只好大搞认同政治的文化战争,将他们称之为“露营拖车园区共和党”(trailer park Republican)、“红脖垃圾白人”,社会给他们贴上保守、顽固、反同性恋、种族主义等标签。因此,两党都不需要解决他们的经济难题。

川普团队听到了这群人的声音,但如何将他们列入新政府的问题清单上予以解决,才是一个需要面对的真问题。

我曾在《2016美国大选:庶民的胜利》一文中说,“本届美国人民不含糊,在与政治、经济、媒体三大权力对垒之时,……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全球化的历史转折关头,为美国的未来成功地扳了一次道岔”。如果要说还有什么未尽之言,那就是希望美国的精英放下大选中的恩怨纠葛,认清美国的现实,共同致力于美国的兴旺繁荣。只有在普遍繁荣的基础上,美国的软实力才会有强大的外扩力量,才能更好地尽世界领导者的责任。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