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拥薄政党遭取缔 魏京生挺王铮组党权


王铮2013年3月在桂林(照片由她向路透社提供)

王铮2013年3月在桂林(照片由她向路透社提供)

由薄熙来支持者上个月宣布成立的中国至宪党被北京市民政局取缔后,该党发起人王铮表示,已经依据中国宪法有关政党的规定,就被取缔一事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时继续跟民政部门交涉要求取消取缔决定。海外民运领袖魏京生表示,不赞同至宪党拥护薄熙来的政治主张,但支持其组党的权利。他认为,至宪党的成立对中国政治发展有积极意义,或许能为突破党禁打开缺口。


12月2日,北京市民政局对宣布成立不到一个月的中国至宪党发出取缔决定书。北京市民政局将取缔决定书交给王铮,并收缴了至宪党的印章等物品。三天后,王铮和至宪党另外三名党员到北京市民政局送交该党的一份文件:《关于撤销北京市民政局取缔决定书的通知》。

至宪党负责人王铮17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已经向法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的诉状,同时还在跟民政部门继续沟通,希望当局撤销取缔决定。

她说:“我们一方面已经递诉状了,还有一个就是跟它尽量沟通吧。如果能撤销这个东西不是更好吗?”

这位大学教师指出,她所发起成立的至宪党不是民政局决定书所说的社会团体,而是跟中国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一样,都是政党,符合中国宪法对政党的相关规定,不需要向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她说:“所以,它在宪法里就把约束政党的东西规定了,不需要下面再有具体的东西。如果你这宪法很严密的话,完全不需要具体的什么其他的管理办法来约束政党。”

在北京的专栏作家高瑜发推说,“北京市民政局找到成立“至宪党”的高校教师王铮,劝说她解散“至宪党”,理由是“你要是不解散,自由化分子就该组党反党了。” 这份推文指出,王铮的党“声明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在民政局看来,不在反党之列,真是今年最出彩的政治八卦。”

王铮表示,以前没有介入政治,不了解1998年中国民主党在国内建党后立即遭到镇压的情况,但是她认为至宪党拥护宪法,不应该被取缔。


她说:“筹建的时候就有人打电话跟我说,包括公安机关的也跟我讲,以前有这样的,都被判了什么的。我说,我不是否定别人,但是我相信他们的做法首先违反了宪法。因为我知道,他们的主张首先是否定宪法的。然后确实有被判的人,当然他出于好意,本人亲自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自己成立了一个政党,然后曾经被判过刑。”

王铮不肯透露至宪党目前有多少人加入,只是说等到该党召开“一大”时将会公布党员人数。她还表示,各地国保已经找到参加至宪党的每个人谈话,因此掌握确切的党员数字。

王铮在互联网上宣布支持被免职查办的薄熙来一年多来,长期遭到国保监控。她表示,现有的党员已经受到很大压力,所以目前只考虑接纳愿意承受压力的党员,不鼓励未曾受过这种压力的新人入党。

王铮还表示,她目前担任支持共富实践反对违宪改革的至宪党负责人,根据党章,该党主席是今年早些时候被判无期徒刑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副主席将通过民主选举产生。

魏京生昔日参加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节目

魏京生昔日参加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节目

旅美政治活动人士魏京生表示,王铮以共产党等9个政党没有登记注册为由证明至宪党为合法政党是有道理的。

他说,从法律角度看,在中国成立政党没有问题,因为共产党也没有注册;但政治上来讲,对于既在民众当中有一定支持度、又在政治领导集团里有后台的至宪党,习近平和李克强的中共中央在处理时会有些投鼠忌器,虽然不会像过去对待民主党组党人士那样以反革命罪名或其他罪名抓起来,但是会用各种方法不准这个党成立,不准它组党成功。

魏京生指出,包括他在内的海外民运人士多不喜欢薄熙来唱红拥毛那一套,但他依然认为,薄熙来拥护者们有权在中国成立至宪党。这位老资格民主活动人士引用了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名言:“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他说:“人家有这个权利。有权利支持任何政治家,也有言论自由。但从中国具体的现实形势来看,如果他们能继续搞下去,那就等于给民间组党打开了一个大门。所以我说,正面意义还是很大的。”

曾获得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的魏京生表示,王铮女士如果组党成功,对于任何意识形态的团体和人士都是好事,因为可以为中国实行数十年的党禁打开一个缺口。

现年63岁的魏京生1970年代末曾在北京西单民主墙提出中国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化主张,后被当局以“反革命罪”和“阴谋颠覆政府罪”两次判刑共29年,实际坐牢18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