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薄熙来和“双规”


4月10日香港及中国大陆报纸报道薄熙来事件

4月10日香港及中国大陆报纸报道薄熙来事件

中共最高层仍然称呼被免职的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同志”。这就是说,薄熙来仍然还是党员,仍处于“双规”阶段,该案暂时还没有进入刑事司法程序。

*薄熙来还是“同志”,是“同志”需要双规*

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仍然叫他的前任薄熙来“同志”,但对副市长王立军则不称呼“同志”。从北京下到重庆接替薄熙来的张德江是星期一在重庆党代会上讲这番话的。

政治局委员张德江对另外一个政治局委员定性,显然不是自己的决定。华尔街日报星期一报道,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星期一在党代会上的讲话,的确有些分量,因他是政治局委员,而且,有望在今年晚些时候召开的中共18大上成为政治局常委。

海外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一声“同志”说明薄熙来正继续接受中纪委的调查。在中纪委调查阶段,被调查者一般仍处于“双规”阶段。调查得到“满意”结果后,被调查者若“犯规情节严重”则被送交司法机关处理。

*何谓“双规”,为何“双规”*

“双规”是中共对涉案干部的一种调查方式:让被调查者在规定时间和地点交代问题。(中共纪检机关案件调查工作条例28条3款)。双规也称“双指”。中国纪检学院副院长李永忠说,双规的来源是八届人大常委会25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有权责令有违反行政纪律的人员在指定时间、地点对调查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

中国百度百科解释说,在司法程序中,中国可以长时间拘留审查疑犯。“但后来扣留不能超过24小时。但是对于一些政府官员来说,如果24小时一到就放人,他们可以销毁证据,串联同谋。这个漏洞是通过双规来弥补。”


*“双规”之下,必有“懦夫”*

这种“特殊和有效”的手段,让许多涉嫌贪污腐败的高官“坦白从宽”。纽约时报援引北京律师丁锡奎的话说:“双规这词就能让许多官员谈虎色变”。在双规期间,“自我解脱”的自杀者包括原黑龙江检察院检察长徐发(2011年跳楼);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2007年6月3日);广东茂名市检察长刘先进(2010年2月5日)。纽约时报上周末(6.15)报道,按照中国媒体说法,过去10年中,有数百名官员自杀,或在长达数月的秘密监禁中神秘死亡。

纽约时报报道援引中国媒体报道说,从2003年到2008年,有88万党员受到处理。报道援引新华社消息说,有2万5千多党员被追究刑事责任。

*反腐专家李永忠:“双规”很人道*

被称为中国“反腐专家”的李永忠说(中国新闻周刊2003.10.19),所谓双规和“非典”隔离查不多,“被调查对象与调查组人员同吃同住”,不同的是“双规人员和外界的联系受到一定程度限制”。不过,李永忠认为,双规不仅是调查措施,也是“保护措施”。他举例说,原海关总署副署长王乐毅被双规,情绪紧张,引起心脏病高血压。当局让他住院治疗,安装“最好的心脏起搏器”,并安排其和老父母通话,过生日给其买蛋糕,尽量安排好生活。结果,王乐毅“交代了收受赖昌星等人所送的巨额钱款”等问题。

上周末,中国媒体报道,福州原副市长杨爱金被双规。纪检部门在其办公室和住处搜查出3千万元和17套房产证。

*大官难过“双规”关*

在中国,中共有七千万到八千万党员。由于是一党执政,从中央到地方基层几乎所有关键部门负责人都是党员。上世纪90年代北京市长陈希同被双规,2006年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双规,都是政治局委员被双规的大案。这次薄熙来出事,也是几十年来,中共打住的“最大的老虎”之一。

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2010.1.7)曾说,2009年,当局立案11万多(115420),处分10万多(106626)党员。干以胜说,当局查处的“大案”包括王益(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米凤君(吉林人大党组副书记)、陈少勇(福建省委常委、秘书长)、朱志刚(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皮黔生(天津市委常委)、黄松有(最高法副院长)、陈绍基(广东政协主席)、王华元(浙江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郑少东(公安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当时)正在处理的还有许宗衡(深圳市长)、李堂堂(宁夏政府副主席)、黄瑶(贵州政协主席)、宋勇(辽宁人大副主任)、康日新(中国核工业集团党组书记)、张春江等(中移动通信集团党组书记)。

在中国当官有很多好处,当也有“倒霉的地方”,那就是被“处理”。有时,也许仅仅是得罪了领导,就有可能被送进苏联式的纪律惩罚机器---接受“双规”。在这里,除了刑讯逼供还有非常厉害的不让人睡觉的疲劳式轰炸审讯。

纽约时报说,看起来,这些事情的确都发生在了薄熙来身上。薄熙来以前也有希望成为常委,但是,今年2月出了王立军事件之后,薄熙来又在3月被撤销了党内职务,并在4月接受违纪调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