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频:薄瓜瓜不可能是“猎狐”目标


香港媒体报道薄瓜瓜更换脸谱网账号图片

香港媒体报道薄瓜瓜更换脸谱网账号图片

最近有不少海外媒体纷纷转载或改写一则在国内流传的报道,指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成了2015新一轮中国公安部“猎狐行动”的主要对象之一。资深媒体人何频指出,这不过是海外少数媒体的炒作,“薄瓜瓜根本不可能成为猎狐的四大目标。”他指出,“薄熙来案已经了结,这是中共高层的共识”,他认为,指责薄瓜瓜生活依然奢侈并不公平;他呼吁:“放过瓜瓜吧!”

中共官媒宣布中国公安部从4月1日开始第二波“猎狐行动”。数家海外中英文媒体在3月30日到3月31日报道了中纪委将薄瓜瓜等四人定为“猎狐行动”的目标。

中国官方及其媒体对这一颇为广泛的报道既未肯定也未否定,使最近本已因郭文贵、胡舒立对掐中被传得虚虚实实、真假难辨的信息流更形混乱。

有炒冷饭之嫌

这是一个放料容易求证难的时代。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薄瓜瓜成为猎狐对象的最新报道其实并不新鲜,去年12月17日,海外一家中文媒体在香港的记者就发出了这样的报道。

那则报道列举薄瓜瓜被中纪委盯上的依据为:薄熙来在法国嘎纳的别墅仍未被北京收回;2012年11月下旬,大连正源房地产董事长富彦斌及其公司在香港被起诉追讨巨债,涉金额43亿港元,据称该笔资金被怀疑为薄熙来的洗钱活动,为薄瓜瓜所掌握;以及2012年4月21日,日本媒体报导,中共当局调查结果确认,薄熙来夫妻向海外转移的非法收入从80亿人民币增长为60亿美元(约合380亿人民币)。

最近新的有关报道在那篇报道的基础上增添的新料十分勉强,无非是薄瓜瓜“自父母被判刑后生活依然奢华,曾被发现在纽约高档百货公司购物”等旧料。但与去年报道不同的是,有海外中文媒体干脆说,中纪委要将薄瓜瓜引渡回去。

纽约执业律师叶宁指出,第一,美中之间没有引渡条约;第二,即便有,在美国引渡受限制很多,政治犯和可能受酷刑的嫌疑犯不能被引渡;第三,美中间虽没有引渡条约,不等于当事人没有风险。中国可以利用美国的移民法来遣返。他指出,引渡和遣返属不同法律概念,前者为国际法,后者是国内法。

引渡或遣返程序复杂

叶宁说,美中两国政府基于利益分享进行一些交易无可厚非,“但美国在进行这类交易时会有公共道德层面的考量”。其次,美中政治制度不同,美国的行政机关在很多案子上说了不算。“引渡和遣返作业展开的层面需要通过一系列法律程序来解决,这里面牵涉到证据和事实的认定。它虽是简单的行政程序,但是美国联邦司法机关随时可以干预。引渡是一审终审制,但是裁定后你马上提出人身保护令申请,就变成联邦法院的案件,而且联邦上诉法院可以对这样的案子进行司法审查。”

最早报道薄熙来案的海外媒体之一的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就此告诉美国之音,有关薄瓜瓜成为猎狐行动的报道是媒体的炒作,“薄瓜瓜根本不可能成为‘猎狐行动’四大目标!中纪委真正的目标是令完成和郭文贵,他们掌握了当今中共高层的最敏感材料。”

再玩下去对中共一点好处都没有

何频是梳理薄熙来案和揭示中共高层权斗的《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一书的作者之一。他说,薄熙来案已经了结,这是中共高层的共识:“那个事情已经划成一个句号了,不能再玩了,玩下去对中共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中共这个政权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能追究细节。如果把细节追究下去,它什么都不能自圆其说,所以他只有把这个事情糊里糊涂弄完就弄完了。”

何频说,给薄熙来贪污受贿定罪的主要依据之一是那栋法国别墅,“用这么一个东西来定薄熙来的罪本来就是非常荒谬的,所以定薄熙来罪名的证据根本就是不确定的。”

何频指出,这栋别墅中国仍拿不回去原因就是其属性不清:“假如你说这个别墅是薄熙来和谷开来行贿受贿的罪证,那么这个财产就应该属于国家所有,或者是某个法人所有,那么现在这个法人在哪里?为什么不把这个别墅拿回去?如果这个别墅不能拿回去的话,反过来讲,给薄熙来定罪的证据就变成一个问题了。”

有关薄瓜瓜成为猎狐目标报道中引用的香港追讨巨债42亿港元,以及薄熙来海外洗钱380亿元人民币,均发生在薄熙来被起诉和定罪(2013年)的前一年,2012年。经过胡锦涛和习近平两任政府的调查、起诉、定罪的薄熙来案,为什么没有把这些更严重的问题作为其定罪的证据,而要由现在的“猎狐行动”去追查呢?何频说,“这从逻辑上讲不通。”

“现在可以看到,涉及几十亿、几百亿的资产只有与上市公司,或者巨大项目有牵连才有可能。而薄案并未显示有这方面的牵连。”

何频进一步对“猎狐行动”加以评论,认为其“最大障碍就是中国司法定罪的随意性,和西方司法非常复杂的过程,两者完全不能接轨。” 他说,“所以中国的‘猎狐行动’大部分都在一些法律制度很糟糕、很混乱的国家,或者是中共的猎狐人员用欺骗、诱骗的手段把他们骗回去,否则的话,从严格意义上讲,要从西方国家把一个中共司法认定的犯罪嫌疑人遣返回中国去的难度是非常之大的。”

海外有些媒体对薄瓜瓜的炒作可能反映了对薄熙来案缺乏深入了解。何频强调:“对薄案审判的罪名明显是强加之罪,却回避了弄掉他的根本问题。为什么回避?因为薄的问题牵涉到一半以上上届政治局常委,也牵涉到现任领导人。真摊开,全部都跑不掉。”

薄瓜瓜不是个混文凭的学生

美国之音记者通过电子邮件联络薄瓜瓜,希望对他进行采访,至截稿未获回应。消息来源告诉美国之音,薄瓜瓜是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2016班学生,学年从2013至2016年。去年夏天,他跟班里其他300多学生参加实习,他的实习地点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家律师事务所。

薄瓜瓜在其父薄熙来于2012年接受中纪委调查一年多后进入哥大法学院的。消息来源说,他在学校和国内来的学生接触不多,和美国本土的华裔学生有些接触,“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普通的学生,功课也不错,不是混文凭的人。平时也看不出他很有钱。”不过消息来源说,最近一段时间,未见薄瓜瓜来上课。

“让人家安心读书吧”

何频对有媒体还在报道薄瓜瓜生活挥霍不以为然,“有什么挥霍的?他到曼哈顿一个什么店里买个名牌衣服他就挥霍了?有几个大陆留学生不到名牌店去买个东西,何况又是过节。这不公平嘛,是媒体乱炒。”

何频表示,从哥大当时招生办公室了解到,薄瓜瓜进哥伦比亚大学,校方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哥大独立的招生系统根本就不知道薄瓜瓜这个学生的背景,完全根据他的成绩和专业来进行判断的。”

他说,“让人家安心读书吧。有几个80后90后的孩子不是这样的。人家已经比一个孤儿的生活还悲惨了,生活在纽约这样一个城市,而且在哥大这样的学校读书也是很艰难的。”他呼吁:“放过瓜瓜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