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反右绝密文件》揭示运动全貌


《反右绝密文件》封面(明镜提供)

《反右绝密文件》封面(明镜提供)

中共建政以来历次政治运动史的研究在中国仍是国家控制的禁区。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国当代史研究者宋永毅教授及其团队历时20年,完成了《中国当代史数据库》。最近,总部在纽约的明镜出版集团计划以此研究为基础,出版500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并已首批出版了12本集的《反右绝密文件》电子书。

美国中文杂志《新史记》杂志总编、《反右绝密文件》责任编辑高伐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之所以叫绝密文件并非编者后加,而是这些文件本身就标着绝密级。他说,“毛泽东时代的治国法宝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而推动和指导这些运动的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文件,文件的密级越高越能体现最高执政者的真实意图,也更能揭开当局竭力掩盖和回避的历史真相。”

中共中央在上世纪80年代对1957年的反右运动定性为“完全正确和必要”,但“严重扩大化了”。有专家认为,虽然当年被打成的右派几乎全部都获得了改正,但由于这种定性,对这段历史的掩盖和回避甚至比被中共彻底否定的文革更为严重。

全景式大事记

高伐林说,发生在1957年的反右实际上是一场中共及其领袖毛泽东领导的针对知识分子、波及全社会各阶层的全国性政治迫害运动。“在这个运动中除了日常的中共中央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还出版了一套《情况简报(整风专辑)汇编》,起着上通下达的作用。《反右绝密文件》就是这些原始文件的汇编。”

这套360万字的《情况简报》是宋永毅教授在美国图书馆的特藏部门找到的,自1957年6月30日到1958年4月29日,一共发出了65辑。

宋永毅告诉美国之音:“这套文件就是当年邓小平主持搞的。这套中共中央办公厅搞的情况简报,每10天出一个报告,由省委书记向中共中央办公厅报告,反映他们的反右搞得怎么样,然后再把它搜集起来给中央政治局一级的领导去看,最后再发到下面市一级,作为指导性文件。”

高伐林说:“它在时间上构成了反右的编年史,在空间上覆盖了全国的全景式大事记,很大一部分内容是各省市各部委党组织呈交中央的报道,它不仅包括了相对真实的描述,还保存了很多珍贵的统计数字。”

不为人知的故事

宋永毅表示,这套材料揭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材料,“比如,中共一直说中国农村没有反右,但这套材料显示农村‘反右’搞死了好多人;中共说工厂没有反右,不对,照反。不光针对知识分子。”

1957年在农村与反右同时开展的叫“社会主义大辩论”,最主要针对1954年强制推行的“统购统销”政策优劣展开的辩论。名为辩论,实际上是必须服从。所谓“统购统销”其实就是国家强迫农民交出所有‘余粮’,而“后来发生的大饥荒就是‘统购统销’闯的祸,”

宋永毅说,为了说明‘统购统销’的优越性,就必须证明农民家里有余粮。于是干部就到抱怨的农民家“翻粮食”,如找出有余粮就当场予以没收。

1957年12月23日《情况简报(整风专辑)汇编》第30辑中报道了江苏省宝应县射阳区桥楼乡四个农业社“从九月四日夜里起、至七日下午,这三天四夜的时间里……翻查了九百九十五户,占四个社总户数的百分之八十九,占全乡总户数的百分之五十七点五……中农毛洪才家(八口人)翻出五百八十斤陈稻,一百九十四斤麦子,全部用印子盖起来,不准该户食用。中农葛锦老俩口子带一个孙子,从他家里翻出六百十七斤陈稻,一百九十五斤麦子,老奶奶哭着说:‘这个粮食是我出去帮寒工省下来。’葛庄社韩学周家夹板墙里翻出一千九百四十七斤陈稻,全部装上船要运走,当时周妻睡在船上,并说,‘你们把船撑走,我就跳河。’”

借一斑以窥全豹

宋永毅说,借一斑以窥全豹,农村“大辩论”的真相淋漓尽致地得以显示了。“你说‘统购统销’不好就斗你,直到斗死你。它都有统计数字的,斗死多少人,比城市里的反右更厉害。反右他要你死还要把你弄到夹边沟去劳教。”

同一《情况简报(整风专辑)汇编》第30辑中发表了题为“农村自杀情况统计”,这是中共中央办公厅整理了仅9月份在湖南、四川、山东、河南等8省农村大辩论中自杀身亡的农民后出的统计数字。统计显示湖南死400多人,四川217, 山东93,河南77,河北58,贵州181,广西276,青海11。

有一份山东省委在1957年9月4日的通报,“截止九月三日的统计,共已发生自杀事件五十七起(内未遂者九起)”《情况简报》第43辑指出,湖北宜昌地区全区已死五十二人,其中多数是中、贫农。

《反右数据库》 封面(宋永毅提供)

《反右数据库》 封面(宋永毅提供)

高伐林说,这套《反右绝密文件》“内容上是对宋教授搞的数据库的系统扩充。《反右数据库》中有些是这套《简报》中的內容,但只是节选,这套《反右绝密文件》,就是全部简报的文件原本,很多内容是那套数据所无法涵盖的,因此更系统、更全面了。”

易保存易传播的电子书

此外,高伐林说,明镜所属的国史出版社出版的不是传统的印刷版,而是电子书,“主要针对读者普遍使用iPad、iPhone等移动媒体。”

宋永毅教授告诉美国之音,他之前编的《中国当代史数据库》出了网络版和光碟版两种,前者只接受机构订购,已为美国许多大学图书馆以及部分中国大学图书馆收藏。因为它基本上还是一个供学术研究的数据库,而且,“由于研究制作费用昂贵,售价也较高,一般年轻人不会也没有办法付钱去看我们的数据库,明镜集团的设想是把其中最精彩的内容拿出来,加以扩充,出500本电子书,而《反右绝密文件》就是这一计划的第一步。”

《反右绝密文件》共12集,可以从谷歌、苹果图书网站和诸多电子书店购买,每本定价美元9.99。

高伐林说,“任何人,既希望全面了解前代和自己这一代所走过的真实历史,也期盼将自己所亲历的遭遇记录下来、留传下去。但过去这两者都很难实现。文献档案和回忆录手稿都可能被查抄、被封存,或者毁坏、遗失。将之制作成电子书发行,每个读者都能看到,这就极大地简化了保存手段,传播手段,极大地扩展了传播范围,真正能够做到无远弗届、传之恒久。”

中国民间寻求历史真相的努力一直在进行,可以由于历史资料基本被当局垄断,民间的这种努力阻力巨大。高伐林表示,这一出版计划的实现在很大程度上能有助于普通民众了解被掩盖的历史真相。

全面揭示历史真相

高伐林指出,国史出版社出版的史料有一个总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我们的计划规模浩瀚、包罗万象,来源也极其广泛:美国和西方,中国官方和民间,不仅有来自宋永毅的团队提供的大量资料,也将从其它方面获得资料。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看,至少要出到500种,今年就可达上百种。除了中共各级机构的文件、内参简报、总结报告,还将出版各种证词、回忆录、各种个人史料,涵盖的时间段是从1949年一直到现在,不管反右,还有各种政治运动。我们的意图,就是要突破官方对于史料的垄断。中共官方也对档案资料和图书进行了电子化。但是普通民众仍很难接触。我们就是要突破这种限制,同时也超越各种政治、经济、物质手段种种限制,全面地揭示揭示中共建政迄今的历史真相。”

宋永毅教授1999年为在中国国内搜集红卫兵小报而被国安当局以泄漏国家机密罪逮捕,判刑5年。后经美国国会代表团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交涉,得以无罪释放。从此,他研究文革和中共政治运动史便出了名。

与政府的检查制度作斗争

从那以来,宋永毅及其团队完成了112卷红卫兵小报,取名《新编红卫兵资料》,由华盛顿一个出版社发行,仅在全世界发行了35套印刷版。

然后,他与团队历经20年完成了《中国当代史数据库》,其中包括《文化大革命数据库》、《反右运动数据库》、《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建国初期数据库》。宋永毅表示,美国几乎所有大学,以及中国大约30所大学,都订购了这套数据库。

宋永毅说,他在美国大学读图书馆系让他受益匪浅,首先了解到如何整理材料的一套标准。“我们的数据库很受学者欢迎,因为我们有主题词、地点和日期的检索功能。”

其次,宋永毅表示,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美国图书馆的职业道德标准,就是“你要跟政府的检查制度作斗争。”因此,“我做这个事情学校图书馆就必须支持,因为中国政府封锁信息,而我要为学校和学生提供信息的自由流动。”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在该书的序言中写道:“再有一个五千年,当我们的后代中有人打开这段历史,也会知道这位名叫宋永毅的学者和他的同伴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