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长期经济兴衰取决于哪些因素?


中国去年成功“保八”,今年经济增长预期更为乐观。政府及时且超大剂量的应急措施在保增长和挽救就业颓势方面甚为有效。不过,有学者担心这样的刺激政策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会有负面影响。

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的中国经济问题学者、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近日通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一个视频问答谈及了他对中国经济在近期和长期前景的看法。

佩蒂斯在谈到中国政府在应对全球衰退时而采取的应急刺激措施的成效时说,如果仅就在短期内应付失业激增的问题,那么政府的财政和信贷扩张措施是“极其成功的”。不过,他认为,这些办法对于经济摆脱对投资和净出口过度依赖,也就是经济再平衡而言,起不了什么作用。佩蒂斯说,

“不幸的是,短期政策目标和长期政策目标之间是有冲突的。政府或许恰当地应对了短期政策目标。但是那并不意味就解决了长期再平衡问题 -- 或许会让情况更糟。 中国必须要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重新平衡。”

再平衡的关键在于降低对出口的依赖,并刺激内需。佩蒂斯指出,中国消费在GDP中所占比例太低,而内需提不上去的关键在于居民收入增长远不及国家收入的增长。佩蒂斯认为,这里的问题在于政府补贴,补贴的方式包括低利率、低估的币值、缓慢的工资涨幅,以及社会保障和环境恶化等问题。

佩蒂斯说,除非逆转政府补贴的作法,极难指望居民收入增长加快。不过,他认为这种逆转难以即刻实现,因为严重依赖补贴的制造业部门会因此受损,进而会令失业率激增。因此,他建议用6到8年时间,循序渐进地做这件事。

佩蒂斯认为,中国近期经济高增长背后的另一个隐忧是政府债务问题。他说,巨额投资可以让政府实现希望的增长目标,如果美国想这么做,那它明年也会有6%的经济增幅。不过,佩蒂斯说,美国不可能这么做,因为那会令债务巨幅增长,而其增长本身也不会有效。

他担心,中国至今仍维持着极为宽松的信贷政策,而问题在于,这样的政策能够持续多久?佩蒂斯对政府的举债能力存疑。他说,

“不幸的是,我们并不清楚中国政府真实的负债水平。这也是我们大家一直在努力了解的问题。如果政府的债务水平足够低的话,就意味着它还能在今后几年继续这样做,并冀望全球经济最终复苏,中国能再度利用净出口来消化过剩的产能。”

但是,佩蒂斯说,这样的想法恐怕难以实现,因为我们对全球经济的复苏并不确定,尤其是无法确定美国的消费增速会超越美国的生产增长。

不过,华盛顿经济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认为佩蒂斯在这方面低估了中国。他说,中国政府的债务并不是个值得担忧的问题,因为中国的银行并不处于美国银行那样的困境,政府也不用对银行进行救助。因此,他认为中国银行有能力将经济拉扯到一个较为良好的境地。拉迪说,

“其实我们知道债务规模。我本人并不对此感到担忧。因为我认为形成这些债务的投资会有非常高的经济回报率。中国在地铁、给水、电网和房屋等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在中国持续城市化的进程中是绝对有必要的。这方面的真实回报将会是相当高的。”

拉迪相信,从长期增长目标看,这些支出会对中国经济的转型起到推动作用,因为那些大型项目的建设会带来工作机会,并会带动工资上涨。

不过,拉迪同意,中国虽然在刺激内需上做了相当多的工作,但还需做得更多,例如需要让人民币升值,这样就能使服务业不再是最不赚钱的行业。

拉迪认为,如果增长模式倾向于服务业,而非产能过剩的制造业,中国将能创造出更多的工作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