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一个妇女的故事:发现乳癌


关于乳腺癌的许多新闻都集中在新的治疗方法上,或是是否接受排查的争议之上。但是,下面的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患有乳腺癌的女士。她就是美国之音前记者祖利玛•帕拉西奥。

祖利玛•帕拉西奥正确地做了每件事。她一直锻炼——每天和她的丈夫或朋友一起散步来保持身体健康,并且定期接受乳房X光检查。

祖利玛•帕拉西奥说:“在癌症确诊前一个月,我做声像图诊断的时候,他们还告诉我说:‘你没事儿,回家吧。’”

她并没有乳腺癌家族病史,但是她知道自己身体有问题。

祖利玛•帕拉西奥: “我的乳头,平时都是那样的,跑到里面去了,我想:‘这不正常’。”

医生:“怎么样了?”

祖利玛•帕拉西奥 :“不好,不好。”

看癌症专科医生成了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祖利玛•帕拉西奥:“疼痛很严重。”

活检证实她并非只有一个肿瘤,而是三个。

祖利玛•帕拉西奥说:“可能是他们做乳房X光检查时漏掉了吗?还是当时做检查的时候肿瘤还不在那儿?”

她的乳腺癌已发展到了第三期。

医生:“癌细胞分裂的速度因人而异。”

这是说肿瘤已经扩散到她的淋巴结了。

祖利玛•帕拉西奥说:“这个打击,这个打击是巨大的。一开始,我惊呆了。”

乳腺外科医生内加尔•戈尔斯基回答了帕拉西奥有关她的肿瘤未被检查出来的原因。

内加尔•戈尔斯基医生说:“当我们做乳房X光检查,在密集的乳房组织中寻找肿瘤时,我们就像在一场暴风雪中寻找一只北极熊一样,非常难找到。所以不幸的,百分之十到十五的接受正常阴性乳房X光检查的女性都携带肿瘤,但是我们就是不知道。”

戈尔斯基医生说,帕拉西奥的肿瘤在出现症状之前已经生长了5到10年。乳腺癌的症状从无任何明显特征到一个肿块,肿胀到皮肤或者乳头发生变化。收到诊断结果的那天,帕拉西奥像其他人一样,她哭了。

帕拉西奥说:“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我说,‘好吧,我不打算在我剩下的生命中都一直哭泣,或者把我自己变成一个受害者,或者把我的生活变得痛苦不堪。不。如果我要走的话,我要走出去打和叫,让我们和它斗争。然后我坐下来和自己说,这将是一场战斗,让我们打回来。’但是,这非常难,非常难。”

这场斗争包括六期化疗,和之后的手术,还有,放疗。这个过程将持续差不多一年。

英文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