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华盛顿政治空转的经济代价


美国参议院周末还在做最后努力,争取通过一个能够维持政府机构在10月1号开支权限到期后能够继续运作的紧急预算案。这个预算案还必须经过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批准。众议院上星期早些时候同意给政府预算,条件是预算中不能有经费被用来实施奥巴马总统标志性的医改法。不过,即便议员们成功地避免代价甚高的政府关闭,一些人说,美国经济已经在为华盛顿的政治空转付出代价。

华盛顿再次到最后一分钟还在为又一个财政限期绞尽脑汁。

不过即便议员们能够成功的化解这个最新的危机,但是危机造成的不确定性代价极高。

有一个研究说,自上一次2011年发生预算僵局后,市场波动、雇佣推迟和消费需求降低,已经导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缩减了1千5百亿美元。

美国国会大厦日出。政府预算案能否很快在国会突破僵局,迎来黎明?

美国国会大厦日出。政府预算案能否很快在国会突破僵局,迎来黎明?

在国会上星期的一个听证会上,经济学家穆迪分析师马克•赞迪说,那相当于超过1百万个工作岗位。

赞迪说:“如果政治不确定性没有上升到现在这种程度,今天的失业率仍然会很高,尽管它会是令人不安的高,但也只有百分之6.6。现在它是百分之7.3,但它会在6.6%,那将使我们的经济表现有意义的不同。”

华盛顿的政治空转显而易见,上星期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发表了21小时反对医改法的冗长发言以推迟一个程序表决。他的部分发言还包括从儿童书籍里念的一段。

克鲁兹说:“我不喜欢它们,山姆。我不喜欢绿色的蛋和火腿。”

财政改革活动人士比克斯比说,那不是共和党取胜的公式。

比克斯比说: “如果他们的立场是不提高举债上限,或的确是不通过任何拨款法案,除非奥巴马医改被推翻或不提供资金,那么我想民众会认为这是不合理的要求,他们也会要共和党承担责任。”

不过,可能引发更大争议的,是即将来临的关于举债上限的辩论。如果不能提高举债上限,联邦政府将在10月17号偿清债务后用尽预算。马克•赞迪说这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赞迪说:“那将是一个灾难。它代表贷款利率提高、企业借贷成本增加、股价下跌、房价下跌,一个全面爆发的经济衰退,而且没有一个合理的应对政策。”

不过另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艾伦•梅尔策说,这种断言过于夸张。梅尔策说,预算辩论是有需要的,它可能带来妥协。

梅尔策说: “到时会有后果,不过后果要视预算违约的时间拖多久。它不会拖到永远,而且它可能引起民众足够的反应来说,如果我们不能在事前取得协议的话那就事后再取得协议。”

美国国内的争论对美国贸易伙伴是极大的担忧。许多国家,尤其是那些新兴市场的出口,都必须依赖美国的消费需求。再一次的政治僵局可能腐蚀他们对美国经济的信心,而美国经济一直显示出适度但稳定的恢复迹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