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缅甸民主之路


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在瑞士伯尔尼的玫瑰园(2012年6月15日)

缅甸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在瑞士伯尔尼的玫瑰园(2012年6月15日)

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9月16日启程访问美国,这是1988年缅甸军政府镇压民主示威并将她软禁后,这位诺贝尔奖和平奖得主第一次来美国。同时,在美国政府放松签证限制后,有军人背景的缅甸总统登盛定于9月24日启程赴美,参加联合国大会。就在不久以前,这样的访问还是难以想象的。缅甸政治变革的步伐如此飞快,是否真的从此踏上民主的不归路?

2010年11月,孤立于国际社会的缅甸军政府主持了一次议会选举,随后解除了对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的软禁;2011年3月,脱去军装的登盛宣誓就任总统,缅甸有了名义上的文官政府。当时,外界普遍认为,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骗局,然而,这个夹在中国和印度两个巨邻之间东南亚国家的政治面貌随后发生的变化令人目不暇接,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

2011年后半年,缅甸政府陆续释放政治犯,并允许昂山素季离开仰光参加政治活动。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作为合法政党重返政治进程。坚冰开始消融,政治春天降临了。

国际社会也投桃报李,鼓励缅甸改革。2011年11月,东南亚国家联盟同意第二年让缅甸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11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抵达缅甸。这是几十年来访问缅甸的美国最高官员。克林顿在访问期间分别会晤了总统登盛和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她说,美国将以行动回应行动,如果缅甸继续民主改革,美国将改善两国关系。

从2012年开始,欧洲联盟、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先后放松制裁,西方公司和风险投资人也紧锣密鼓地作起了重返缅甸的准备。之前,西方因缅甸军政府1988年镇压民主而实施制裁,中国乘虚而入。1989年镇压了本国民主示威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和缅甸军人政权结盟,中国成为缅甸的重要外资来源、贸易伙伴和武器供应国。

缅甸国门松动的同时,监狱的大门也打开了。政治犯出身的全国民主联盟成员走上街头竞选,昂山素季受到英雄般欢迎。在4月1日举行的议会补选中,全民联大获全胜,在开放选举的45个席位中拿下了43席,昂山素季本人也当选为议员。

被软禁或监禁了20余年的昂山素季获得了出入境自由。她6月1日在泰国首都曼谷发表演说,同月出访欧洲,终于拿到了1991年因软禁在家而无法领取的诺贝尔和平奖。

开放党禁之后,缅甸当局又解除了报禁。8月,实行了几十年新闻控制的缅甸政府宣布当局不再对新闻媒体实行审查。独立新闻工作者欢迎这一措施,但呼吁进一步改革,包括修订1962年制定的新闻法。

1962年是缅甸历史的分水岭。这一年,奈温将军推翻了民选的文官政府,缅甸议会民主制结束,进入长期的军人专制。从1962年到2012年这50年的时间里,缅甸人从来也没有停止要求民主的抗争,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国际声援。1988年,缅甸爆发大规模民主示威运动,被军政府血腥镇压。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联在1990年的议会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被军队宣布作废。2007年9月,缅甸又爆发举世瞩目的“番红花革命”。身穿番红花色袈裟的佛教僧侣带领百万民众走上街头,要求民主,军队再次开枪镇压。

当前的政治春天会不会乍暖还寒,再次回到严冬?虽然缅甸正在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但如果将军们对改革后果和方向不满了,仍然有力量收紧控制。民主派虽然赢得了4月的议会补选,但议会多数席位目前仍由军队安插的人控制。

还有一个棘手问题是民族冲突。在中缅边境地区的克钦邦,克钦族武装和缅甸政府军之间仍看不到和平迹象,大批躲避战火的克钦难民至今无法平安地返回家园。

虽然缅甸国内外都有人对民主究竟能不能在缅甸扎根结果提出疑问,但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目前对缅甸执政者采取的是接触和鼓励的政策。另一方面,也有人从另外的角度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既然缅甸当局可以在一夜之间拥抱民主并迅速开始和平过渡,那么,别的一些国家是不是也可以做到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