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9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分析人士:柬埔寨将为支持中国付出代价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亚欧峰会期间与中国外长王毅交谈,李克强邻座为柬埔寨首相洪森。(2016年7月15日)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亚欧峰会期间与中国外长王毅交谈,李克强邻座为柬埔寨首相洪森。(2016年7月15日)

柬埔寨前不久似乎进行了成功的外交斡旋,让东盟一些成员国试图以东盟名义发布声明批评中国南中国海野心的努力落空。然而有分析人士表示,这一外交胜利有名无实,并且已经使东盟分裂。

这些分析人士称,柬埔寨拒绝支持通过多边途经解决南中国海争议的这一举动使得东南亚国家联盟失去了政治实力,分析人士认为是时候重新考虑这一问题了。

台湾学者、独立分析人士戴家珑(Billy Chia-Lung Tai)说:“实际上当你把东盟看作是一个单一单位时,它是有潜力成为全球或是地区政治格局中重要的影响者的”。

他还说: “然而现在有关南中国海的争论已经出现。在我看来,在东盟各成员国内部还有许多不满没有浮出水面,但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这些怨恨不满就将会显现”。

这种不满来自于本周在老挝召开的东盟年度会议。柬埔寨在会议期间无视其邻国的呼声,对中国表示支持,淡化了东盟成员国有关南中国海纠纷的传统声明。

东盟公报没有提及海牙国际仲裁庭7月12日就南中国海问题对中国作出的不利裁决。仲裁庭裁定:中国声称对“九段线”内海域中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益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

中国拒绝承认仲裁庭对此案具有司法管辖权,柬埔寨对此表示支持。中方也拒绝承认菲律宾实施的法律诉讼行动有效。

钱的力量?

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越南称东海,菲律宾称西菲律宾海。在这海域有数以千计被国际航行水道分隔开的小岛和礁石。这些岛礁基本无人居住。

这其中包括越南东海岸外的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被菲律宾怀抱着的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及南面由印尼控制的纳土纳群岛。越南、菲律宾和印尼都是东盟成员国,这三国加上马来西亚和文莱在南中国海地区的权利声索范围都与中国的声索范围有重叠。

东南亚的声索方,特别是越南和菲律宾,希望通过东盟与中国进行多边磋商。

北京拒绝进行多边会谈并且坚持只分别与各声索国进行双边对话,这一立场得到柬埔寨的支持。一位战略分析人士表示,一对一谈判会让中国在谈判桌上与比它小得多的邻国交锋时占据更为强大的优势。

柬埔寨这条政治和经济上的“小鱼”是否从中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尚存有争议。

在过去二十年,中国已经向柬埔寨支付了约150亿美元的资金援助以及优惠贷款。在近些年,中国向柬埔寨提供的外援与西方向柬埔寨提供的援助在美元数额上几乎已经持平。

几乎是在海牙仲裁庭刚作出裁决后,北京就宣布了一项对柬埔寨价值6亿美元的援助项目,并且对洪森政府的支持表示感谢。

在那之后一周,中国表示将对柬埔寨方面提出的大楼建设请求予以资金援助,资助其为柬埔寨国民议会建造一栋十二层的行政楼。

柬埔寨首相洪森坚称中国的慷慨援助没有附加条件,不像西方国家提供的援助通常都会与柬埔寨的人权问题挂钩。柬埔寨的人权问题长久以来遭到人权活动人士、反对派以及政府批评人士的指责。

一切照旧?

柬埔寨政府内阁办公厅发言人帕•西潘表示,柬埔寨仍然保持其在2002年对国家外交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之后所采取的立场。柬埔寨在当时中国一笔勾销了债务后,与中国增进了关系。

西潘表示,柬埔寨提倡维持现状并遵循《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这一不具有严格约束力的协议。他认为柬埔寨作出的这一姿态将有助于确保南中国海地区航道的安全。世界大约一半的船运要经过这里。

西潘说:“我很高兴看到东盟各国现在又聚到一起,回到他们所认同的《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这一共识上来。我希望能够尽快达成《行为准则》,因为它可能为南中国海地区带来和平、安全以及航行自由。我们不想在南中国海地区看到战事发生。”

《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DOC)是为建立《南中国海行为准则》(COC)打下铺垫。《行为准则》将有法律约束力,旨在防止冲突发生。然而,《宣言》通过了十四年后,东盟仍然未能达成南中国海纠纷的解决方案,《准则》遥遥无期,为此,各方评论人士把东盟形容为“没牙的老虎”。

其中很多批评都直指柬埔寨。

然而柬埔寨对这些批评人士逐渐感到厌烦。在本月洪森家族享受巨额财富曝光以及独立分析家及活动人士耿来(Kem Ley)被杀后,柬埔寨国内的反政府情绪日益上升,这使批评声浪更大也更复杂了。

帕•西潘还表示,柬埔寨是个贫穷的国家,完全有权利接受中国的慷慨相助。他近期在位于金边的歌德学院进行的一场辩论中说“没人跟钱有仇”。

作为一个仅有一千五百多万人口、国内生产总值仅为一百八十亿美元的国家,柬埔寨仍然饱受贫穷之苦,至今名列东盟最贫穷国家之列。东盟国家涵盖的人口达六亿三千三百万,国内生产总值之和为两点四万亿美元。

未来将向何处去?

来自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贝恩德•谢佛(Bernd Schaefer)认同戴家珑的观点。谢佛认为,让柬埔寨这样一个不是南中国海声索方而且是东盟成员国中唯一一个尚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国家在这一争议中承担如此重要的角色是“有违常理”的。

他说:“这个十国多边论坛如果非要处理这个议题,---这里面还有像柬埔寨这样一些的国家,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外来压力。我觉得这实际上对于东盟的未来有害。”

谢佛表示,柬埔寨必须要决定是否还要继续推动同样的解决方案,还是退一步,推行更为务实的纠纷解决方法。

他补充说,这就包括中国与菲律宾史无前例的双边对话。在海牙仲裁庭获胜后,马尼拉在谈判桌上的底气得到加强,谈判地位变得有利得多。

他也敦促中国采取更为务实的方式处理与东盟的关系。

他说:“我认为中国应该更加担忧其国际声誉,因为仲裁庭作出的这些裁决实际上真的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戴家珑并未就柬埔寨因支持中国而将面临何种后果发表看法。但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表示,东盟其它成员国可能更不想在东盟集团内部推动柬埔寨想做的事了。

柬埔寨与邻国有一系列尚未解决的问题,其中包括涵盖石油和天然气的边境条约、劳工流动、旅游、军事、铁路和大坝建设以及跨国犯罪。这些问题都需要达成区域共识。

戴家珑表示,柬埔寨已经“明确认定”与其东盟邻国以及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相比,中国是更具吸引力的资助方。美国和西方国家对柬埔寨实施援助时都要以要求柬埔寨改善人权为条件。他认为柬埔寨“并不一定想要付出”这种代价。

他说:“从中期到长期来看,柬埔寨将会为其与中国的结盟关系或者其所认为的这种结盟关系付出何种代价?这值得关注。柬埔寨与中国的这种关系将如何影响东盟本身的联盟关系?这也值得关注。我们过去几年来看到,东盟各国之间的结盟关系已经因南中国海争端而出现裂缝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