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共清算政治对民主化进程的影响


张伦新着《巨变时代》

张伦新着《巨变时代》

旅居法国的中国问题学者张伦11月1日在香港出版名为《巨变时代》的新书,探寻中国的变革之路,其中触及了中国目前一个热议的话题--转型中国如何清算历史。

*中国身处巨变时代*

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之际,中国政坛波诡云谲,社会矛盾日益深化。张伦副教授的一本论政新书此时在香港面世。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新书的出版恰逢中国一个巨变时代的到来。

他说:“中国在我看来已经身在一个巨变时代之中,今后这些年可能在一些具体的表象上,这种巨变会更加加速,原因就是萧规曹随,江胡基本上都是遵循邓立下的改革开放的路线,这个路线由于相对比较畸形与不平衡的地方,造成的问题现在也越来越严重。”

旅法学者、资深政治评论员张伦教授

旅法学者、资深政治评论员张伦教授

中国问题专家张伦曾经是北京大学学生,在六四期间当过学运领袖,任保卫天安门广场指挥部联合纠察总长。现在张伦是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的副教授,也是该校文明与文化认同比较研究所研究员。多年来他一直从事中国现代化、转型、知识分子与东亚地缘政治方面的研究。

*清算是专制主义体现*

张伦的新书涵括其学术论述和时事政评,其中包括《民主化的陷阱》一文。张伦在此文中探讨了转型中国如何面对“清算的历史和历史的清算”。而清算历史问题正是现在人们在谈论中国民主化进程时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张伦认为,极权主义政治是一种清算政治,既是极权政治的表现,也是极权政治生存的手段,常常是要消灭所谓的制度和自己的敌人,与民主政治的取向根本相悖,因此张伦认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需要对“清算政治”进行清算。

但怎样清算呢?张伦表示要进一步思考和探讨,比如,是对个人还是对集团进行清算?如何合理确定某些人的历史角色和地位?怎样分割依附统治阶层的中国精英人士以及他们的责任?张伦认为,如果处理不好,会阻碍民主化进程。

*清算是中共党文化*

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历史学家章立凡认为,清算实际上是一种党文化。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历史上历次改朝换代,都要进行权力、利益和财富的再分配,但一般来说,只要不激烈反抗,就不会有过度的清算,各朝各代都会把前朝官员留下为我所用。但是人们注意到,中共在夺取政权后,把凡是不属自己政党的族群,与自己政见不一样的人、凡是曾为敌对势力服务过的人都放在清算范围。

张伦在其文章中说,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是再熟悉不过了。不必去重列那些从延安“抢救运动”到文革的一个接一个的惊心动魄的政治运动,仅仅看看从1950年代以来便渗透在全社会的战斗语言,诸如“打响批判某人的战役”,“将某某彻底消灭光”,“理论战线”,“意识形态阵地”等,便可清楚看出,中国人是在这种不断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战斗”中生活的。

*清算?妥协?和解?那条路可以快速走向民主?*

历史学家章立凡说,共产党的清算给中国的老百姓造成了很多伤害:“从土改运动开始:土改、镇反、肃反、对资改造、反右、文革,等等等等,剥夺了很多人的生命权,也剥夺了很多人的财产权,这一点实际上就是历史的罪恶。从历史的角度把真相告诉大家,这种清算是非常必要的。”

因此章立凡认为,政权交替不宜采取这种这种清算。同时,他指出,未来的改革也不宜采取这种清算。

在中国的改革大幕徐徐拉开之际,要不要清算?如何清算?为减少改革成本,加速改革进程能否采取和解的方式?

章立凡的观点是,和解一定要以真相为前提:“虽然我们未必清算个人的罪恶,但是对于集体的罪恶,对历史的欠债还是要追诉的。比如说,台湾的2.28事件,隔了那么多年,但是大家还是不能忘记,那么就需要对历史有一个交代。这个交代可能是用赔偿的方式,赔礼道歉的方式,给以往对老百姓和公民造成的伤害做出国家赔偿。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清算。”

*利益集团怕遭清算,也怕破财*

中国的改革一旦触及清算,除了政治层面,还有经济层面。权贵集团侵吞的改革成果和公共财产是否要他们吐出来呢?章立凡认为,这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有人主张追究到底,有人主张在某个期限内财产公开,追回一定数额的财产,但不追究刑责。章立凡说,历史已有先例,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在转型过程中,以一种赦免的方式避免了清算。

他说:“一个政权想要改弦更张,或者一个国家要除旧布新,各方面都要有所妥协。无休止的、过于严苛的清算有可能确实会对国家的转型造成不利。”

即便在政治上不予清算,章立凡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也会遭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顽强抵抗。因此他说,正如中国未来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所言,中共需要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章立凡说,如果中国的新领导人能够说服利益集团主要成员放弃利益,中国就完成了相对成功的转型。

中国问题专家张伦相信,人都有理性的一面。他说,中国的利益集团如果能够理性思维,就会认识到,不改革同样也会丧失掉他们的全部利益,而中国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等待,他希望中国新的领导人开启政治改革。

张伦说: “如果中国的最高领导人缺乏远见,缺乏决断,缺乏为民族未来的承担的话,我对中国的未来就比较悲观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