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媒体看世界:改革和锯末


中共中央18届三中全会 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中共中央18届三中全会 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中共18届3中全会开完了,中共如何改,国家如何变,机构结构制度怎样调整,中国向何处去,翘首以待多时的人们在读完会议公报、决定、说明之后还是心中无数、无底。全会画(规划)出了梅子和大饼,但能否止渴和充饥,党的领袖和观察人士给出不同答案。

3中全会在习近平主持下推出系列文件,而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是起草文件小组副组长。这位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党校校长11月26日在党校刊物(学习时报)发表长篇文章说,中共正在全面深化改革,正在“涉险滩啃硬骨头破瓶颈”。

*刘云山:3中全会有重大创新与突破*

刘云山对党校学员说:3中全会在理论上有“重大创新”,在政策上有“重大突破”,其力度、广度和深度都是“空前的” 。他说,全会既明确了改革“路线图”,又确定了“时间表”。

刘云山说,中共有“胆识和智慧”推动改革,正是因为有“自己拿起手术刀的自觉”。他说,改革是“我要改”,而不是谁推动我们改。

*栗战书:改革须加强党的领导*

栗战书是中央办公厅主任、政治局委员。这个职位被认为是习近平的“大管家”、政治“大秘”。他在11月26日的人民日报发表文章,主张坚持党对改革的领导。

他说:坚持改革正确方向,“最核心”的是在改革中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偏离这一条,方向就完全偏了。“有人把改革开放定义为朝西方‘普世价值’、西方政治制度的方向改,否则就说你‘不改革’。”

中办主任栗战书说,这是对改革的曲解。他说,改革已进行了35年,“总体上不存在哪些方面该改的而没有改。”他还说:“问题的实质是改什么、不改什么。那些不能改的,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基本要求等,不但现在不能改,今后仍然不能改。”

*张高丽:深化经济改革,引领其他改革*

张高丽也是政治局常委,这次3中全会被习近平选为文件起草小组副组长。他上周在人民日报(11月20日)发表文章谈“改革”。他说,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他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是引领其他领域改革的“客观要求”。

张高丽发表文章前一天,刘云山也在人民日报发表长篇文章题目还是:加强和改善党对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导。刘云山在这篇长文中再次提到:中共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他重复了习近平的讲话:中国是一个大国,不能出现颠覆性错误。

就在张高丽发表长文的同一天,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说:西方赢在先发优势,如今懒于应变。中国是后发国家,“但后发优势也不是用之不竭的,它需要不断续力并且升级,中国改革的确任重道远。”

*许知远:“改革”、锯末、皇帝的新衣*

还是同一天,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作家许知远的文章题目是:“改革”的新衣。文章援引西方作家西蒙.雷斯的话说,阅读中国共产党的报告就像是吞咽锯末,到处是陈词滥调的口号标语。分析者们必须在其中寻找微妙的差异,以判断它的真正意义。“在大多数时刻,它根本就是没什么特别意义,‘皇帝的新衣’常是一丝不挂。”

许知远说,阅读18届3中全会的公告与决定,仍像是品尝锯末。他说:“不错,此刻的中国与毛时代已大为改观,但在权力的封闭性与语言系统上,它却又保持着惊人的停滞。”

许知远说:你在决定中读到了那么多“改革”,却发现明白不了“改革”的意思。这个政党最爱强调“民主”与“人民”的价值,却是一个最反民主与反人民的政党。“改革”不过是最近一个被滥用的词汇。

许知远说:倘若一个决议需要被如此多的解释,它一定是可疑的。

新浪网友曾盛敏说:【改革的新衣】而在近代历史上,只有明治时代的日本、俾斯麦时代的德国、凯末尔时代的土耳其实现了自上而下的强力变革,但可悲的是,暂时的成功还最终让位于更大的失败。

网友“等待能够说话”说:慈禧太后也改革,结果怎样?不只是改革的问题,更不只是改下面的问题。国王总是要穿那副新衣,哪有臣子敢穿裤子上朝的?不能从慈禧太后的心态和头脑转变过来,改革就会治标不治本,而最终还是不治。问题在权力在什么类型的人,什么思想头脑的人,不在改革什么?找个盲人来说书,只能是盲人说书而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