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名人在网络上频频“被死亡”


近来中国一些名人在网络上频频“被死亡”。有中国社会学者认为,这是网络暴力的极端化。与此同时,有观察人士认为,网络暴力、网络黑社会等辞汇值得推敲,以实名制或立法来制止网络暴力的提议更是值得商榷。

6月6日,又一位中国名人--章子怡在一个网站上“被死亡”了。中国新华网报道,在过去一个月里,已经有数个名人在网络上传出死亡的消息,其中有金庸、余秋雨、任达华、杨丞琳和张国立的儿子张默等人,而这些人实际上活在人间。

网络暴力是网络上的谩骂、人身攻击,人肉搜索和被死亡等一类网民行为的概括说法。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被新华网引述说,名人“被死亡”是“网络暴力的极端化,有恶搞成分,也是社会矛盾尖锐的原因,而制造消息的人,可能是出于仇恨”。

去年10月发布的《网络人权宣言》起草者凌沧洲对近来名人在网络上频频“被死亡”的现象与夏学銮教授的观点有一致的地方。凌沧洲认为,这是一些网民在搞怪,意在吸引眼球,还有一些网民在网络的虚拟世界发泄对现实世界的不满;此外,也不排除一些推特网站为了回推率故意制造轰动效果的因素在内。

*凌沧洲:网络暴力与现实暴力的杀伤性无法相比*

不过,凌沧洲认为,“网络暴力”这个词值得推敲。他说,网络暴力与现实生活中的暴力相比显然是九牛一毛,小巫见大巫:“因为网络暴力比起真实暴力来讲毕竟是小巫见大巫,除非它形成一种非常恶性的谣言,对当事人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可以称之为网络暴力。”

凌沧洲说,去年中国的传统纸媒讨伐网络暴力,甚至造了“网络黑社会”这样的辞汇。他说:“网络的黑社会再怎么黑,也黑不过推土机把人家房子给推了,公然抢夺人民财产的黑社会。”

*网民发泄不满,名人要有雅量*

由于网络上“被死亡”的都是名人,因此,凌沧洲认为,作为公众人物,就要有胸怀,有雅量,有承受能力:“比如说金庸和章子怡听到网上说他挂了的消息,除非他特别迷信,特别禁忌这些东西,我想有博大胸怀的人可能一笑了之。”

中国网络上近来除了一些文艺、体育明星被死亡之外,还有一些网民避开敏感词,以隐蔽的方式在网络上传播某某政治人物死亡的消息。凌沧洲认为,一些网民津津乐道于某些名人的死亡,甚至传播某些政治人物过世的的消息,是一个值得关注与研究的问题。

他说:“网民可能不太满意这个名人的表现作为,比如说余秋雨的“被死亡”,说他在华山医院挂了,这明显可以看成有些读者对余秋雨非常不满,对余秋雨近两年来的作为非常不满。”

中国知名作家余秋雨在汶川大地震后曾经撰写“含泪劝告死难学生家长”一文,要求追究豆腐渣工程的死难学生的家长们停止请愿,以免被人利用。此文激起中国网民排山倒海的回击,一时,“含泪劝告”流为被网民以讽刺、搞笑的方式频繁使用的网络流行词。

近来中国不断有人呼吁实行网络实名制,或者立法来制止网络暴力。但凌沧洲认为,使用立法等措施制止网络暴力不妥。在中国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仍然很受限制的局势下,他担心立法等措施有可能给言论自由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