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哈佛大学研究解读中国网络审查制度


中国网络用户人数之多是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截止2012年,中国网民约有5.3亿人,仅仅各种微博的用户就超过3亿人。但同时,中国也有着全世界规模最庞大的网络审查系统,据估计,中国的正规网警多达2至5万,“五毛党”约有25至30万, 而专门负责网络监察的所谓“网络舆情分析师”人数则多达200万。

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肯尼迪政府学院 (Harvard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ance) 的加里·金 (Gary King) 教授对中国网络审查系统进行了深入的量化研究,试图解读中国网络审查制度的运行机制和背后逻辑。他的研究团队先从1382个中国网站收集了社交媒体用户发布的1100余万个帖子,然后在100个包括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和搜狐微博在内的社交媒体网站注册了200个帐户。金教授的研究对被审查删除的帖子和未被删除的帖子进行了量化的抽样分析和比较。

对于通过反向操作的办法来还原中国政府的审查过程而得出的结论跟人们原先的预想并不一样。金教授说:“大家原本以为,如果有人写批评政府的帖子,就会被删除。但这绝对不是真实的情况。网上有几百万各种反对政府的激烈言论,政府并没有删除那些帖子。事实上,他们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些试图动员群众的事情上,我们称之为‘群体行动 ’。”
四类帖子被审查删除的比例。(照片来源:哈佛大学)

四类帖子被审查删除的比例。(照片来源:哈佛大学)



哈佛大学的研究发现,审查制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阻止民众批评政府,而是为了防止一切由非政府发起的任何可能动员或导致人们聚集的行为,无论是支持或反对政府的。因为那些可以动员群众支持政府的人,有一天也可能动员群众参加反对政府的抗议活动。

金教授说:“如果你在网上说,让我们上街示威游行来反对政府做的某件事情,那会被审查删除。如果你说,让我们邀请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庆祝地方政府官员的伟大功绩,那也会被审查删除。如果你邀请几百个朋友参加一次即使和政府毫无关系的聚会,那也可能会被删除。”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谢淑丽 (Susan Shirk) 在克林顿政府期间,担任负责东亚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她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采访时说,这份研究的结果符合中国政府不希望再出现类似1989年学生运动和六四事件导火索的意愿。金教授也解释说,在一个专制国家,领导人往往无法真正了解民情,因为没有选举或民意调查。网上的各种言论,包括批评的声音,其实让政府了解到了人们的真实想法。

最受审查关注的关键词。(照片来源:哈佛大学)

最受审查关注的关键词。(照片来源:哈佛大学)

金教授说:“对于中央政府而言,能够看到网上对地方官员的批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中央政府可以借此对地方政府进行监督,对地方领导人的表现进行评估,他们可以根据这些批评来替换一些地方领导人。所以我认为,对政府批评性的帖子是对中央政府有帮助的,但群体行动却不是。当人们开始采取集体行动的时候,可能导致一个政权的崩溃,所以涉及到群体行动的帖子是会被审查的。”

审查对不同事件的关注度。(照片来源:哈佛大学)

审查对不同事件的关注度。(照片来源:哈佛大学)

中国虽然时有示威游行发生,但是网络审查制度有效地阻止了人们通过社交媒体来组织群体活动,因为如果人们没有渠道了解到在附近发生的游行,那就不会去参与。

金教授补充说:“另外两个基本上在所有情况下都会被审查删除的话题,分别是色情的内容以及对审查制度本身的任何批评 。”

2012年中共举行十八大后,新一届领导班子提出了更严格的网络审查和监控。在记者无国界组织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2013年公布的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年度报告中,中国的全球排名是倒数第七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