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何清涟:西边的太阳难阻东边的风雨


4月2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马尼拉对军队发表讲话

4月2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马尼拉对军队发表讲话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的东亚邻国藉美国总统奥巴马亚洲行,上演了一场以“远交近攻”为特点的春秋谋略现代版。此行被国际媒体称为“将中国排除在外的中国之旅”。这些东亚国家藉此向世界尤其是中国表明:它们宁可沐浴太平洋彼岸的美国阳光,也不肯接受近邻中国做“亚洲的太阳”。

*中国龙难圆“亚洲太阳梦”*

无论从国家规模、经济实力(以GDP为主要标识)、军事力量还是人口数量,中国都堪称亚洲之最,应该是区域盟主的不二之选。2005年以前,中国在“周边外交”策略中亦曾希望借助孔子学院等推广“文化软实力”,以王道感召东亚文化圈,成为亚洲的太阳。那段时期,日本、南韩民间曾发起要求美军撤销军事基地的抗议活动,亚洲货币一体化这一议题也煞有介事地频频出现在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报告当中,美国事实上亦退出了太平洋地区。何以不到十年,在亚洲国家的吁请下,美国又重返太平洋,被这些亚洲国家奉为“太阳”?

这得从亚洲近20年的变化谈起,这一变化可以概括为“从亚洲四小龙并起到中国龙独强之变”。亚洲四小龙崛起之时,亚洲国家经济增长速度之高、持续时间之长,在世界范围内绝无仅有。国际社会对亚洲前景刮目相看。但时移势异,20余年过去,“四小龙”已成昨日黄花,台湾、香港两地因产业基本转移至大陆,导致本地经济严重衰落,台湾几乎成了大陆经济的附庸。但两地均与中国大陆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无论是恩是怨,都只能成为中国这棵大树下的小草。其它东亚国家见势不妙,逐渐转变外交立场,由亲北京变成“经济利益依靠中国,国土安全凭仗美国”。

俄罗斯之声英文网站4月19日报道被中国官媒广为引用,因为标题是《奥巴马访东亚:中国崛起,美国不想“让贤”》,给人的印象是只要美国愿意“让贤”,亚洲国家就可能奉中国为东亚盟主。但事实并非这样,这只要看看奥巴马亚洲行与各国谈的内容是什么,就知道亚洲这些国家为什么不愿意拥戴“中国龙”成为“亚洲的太阳”。

*政治疑惧来自于领土纷争*

中国的政治体制对周边邻国并非直接威胁,因为中国不象当年毛时代那样向外输出价值观,扶植傀儡党。这些亚洲式民主国家从骨子里对专制并不那么痛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它曾有过的慷慨与仍然存在的市场机会,让实利主义的邻国都从对华经济来往中获益;但中国军力的迅速提升,以及咄咄逼人的强势姿态,却引起东亚邻国的严重不安。

奥巴马亚洲行访问的四个亚洲国家,都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其中有三个是美国的条约盟国。这些所谓领土争端大致是:中日之间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之争(日方称为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菲之间是黄岩岛(英文Scarborough Shoal,即斯卡伯勒浅滩);中韩之间则有所谓间岛问题、长白山之争及领海之争,北京方面对此有1885年“乙酉勘界”等为依据,韩国只能经常提提翻案意见,有时扣押中国越界捕鱼的渔船,眼下要应付的重要问题是北韩的军事挑衅;中马之间主要是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归属权之争。上述问题长期处于“搁置争议”状态,但自中国“和平崛起”之后,这些问题逐渐浮出水面。2009年4月16日,中国《瞭望新闻周刊》曾发表专题“中国海洋国土近半存在争议 周边大国欲浑水摸鱼”,细数中国领土那“一串串失落的明珠”。

这些国家的国土安全既然希望美国保护,它们与中国之间的领土主权与海洋安全问题,自然是奥巴马来访时的必议之题,对此中国当然“不高兴”。

*领土纷争日繁,经济一体渐成*

上述东亚四国,与中国领土争议最多的是日韩两国,与中国经济来往最热络的也是它们。2013年,中日贸易额虽然下降5.1%,中国对日贸易额仍然高达为3125.5亿美元。其中中国对日本出口下降仅0.9%,但自日本的进口降幅却高达8.7%。日本对华出口下降,对亟欲提振经济的日本政商两界来说,是个重要的牵制因素。中韩贸易增长迅速,2013年1~11月两国贸易额高达2500亿美元,共同目标是确保2015年达到3000亿美元,行内预测很快超过中日两国贸易额。

无论是日本还是南韩,绝对不会为了领土争端而在经济上与中国断绝往来。它们的办法很功利,在与中国经济合作日趋一体化之时,却希望美国提供无偿的军事保护。这种无偿要求达到什么地步?美国近年来希望与上述国家签订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些国家连一点微小的让利都推三阻四。这种政治上希望美国提供保护,经济上却吝于回报,还希望美国充当恶人,自己继续从与中国的来往中获利的实利态度,与中国古代那个“一女二嫁”的寓言故事类似。

*一女二嫁美梦缥渺难期*

且述“一女二嫁”故事之梗概。战国时期,齐国有户人家养了一个女儿,东西两位邻家都来求亲,东家有钱但儿子长相丑陋且不太聪明,西家贫穷但儿子聪明有才。父母问女儿意见,女儿答复是两家都嫁,白天在东家住,晚上在西家宿。父母听了大吃一惊,说“这种事如何使得?”这位姑娘聪明过了头,事事只想自己的利益,却未曾从东西两家男子的立场考虑问题。

作为一个由本国纳税人供养的政府,美国当然也有自己的国家利益。TPP协议是奥巴马总统加强同亚洲关系的支柱,美国希望这些亚洲国家向美国出口商和投资者进一步开放市场,以促进美国的经济增长并增加就业。具体而言,在TPP的谈判上,美国希望日本减少农产品进口关税,但双方意见分歧很大。南韩政府至今对TPP的表态是,将深度分析加入TPP对农、牧、水产业等敏感领域造成的影响,并积极听取利害关系各方和专家的意见。

尽管上述亚洲国家都要求美国提供军事保护,希望美国继续履行“世界警察”的义务,为它们无偿提供安全保障,但并未因此打算在TPP协议上有所让步。

美国自二战之后承担了世界第一大国的国际义务,为世界长期无偿提供国际秩序这一公共品,欧盟、中国等大国其实都是这一国际秩序的受益者。美国将此视为自身软实力的最佳展示,最后结果是让所有受益国认为,享用这份免费午餐理所当然。但自911以后,巨额的战争费用使得美国债台高筑,经济实力今非昔比,由于军费削减,美国可能大幅减少陆军人数、航空母舰和战机数量。五角大楼在《战略选择管理评估》报告中明确指出,如果按照国会要求削减大约5000亿美元军费,美军战力将受影响:要么削减部队人数,要么放弃更新装备。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人民也希望本国政府“少管国际社会的闲事”。在财政与民意的双重约束之下,奥巴马在处理国际关系方面,实际上只能说得多、做得少,形成了美国的国际承诺逐渐虚化的局面。

这些东亚国家“一女二嫁“的算盘固然如意,两位男家却未必就遂其心意,更何况还有一位远在太平洋彼岸。南中国海上空密集的乌云,并不能依靠美国的太阳来驱散。亚洲国家真正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自强自立,指望美国人民为了保护这几个国家的一些岛屿而支付军事费用,并将自己的子弟送上战场,无论如何都有点不切实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