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陈光诚纽约公开讲话 回答敏感提问


陈光诚在孔杰荣教授陪同下在纽约的外交关系协会与外界交谈/Chen Guangcheng and Prof. Kong

陈光诚在孔杰荣教授陪同下在纽约的外交关系协会与外界交谈/Chen Guangcheng and Prof. Kong

*首要关注点*

陈光诚在讲话一开始就表示,中国的法律状况是他目前最关注的一个紧迫问题。他表示,具体来说,地方当局在他逃走之后对他大哥和侄子等亲人实施疯狂报复。

他说:“他们半夜违法中国的宪法,夜入民宅,侵犯公民的住宅权,然后加以伤害,然后抢劫,抢走了我大哥家的通讯设备,包括手机电话等。他们这一系列的违法犯罪行为不被追究,而我侄子在再不反抗就要被打死的情况下采取的这种反抗行为,反而被指责为故意杀人。还有没有任何的天理?还有没有任何的王法?这简直就是践踏了中国的道德底线。这是任何一个稍微有点良知的人都无法接受的。而且这种迫害现在仍在继续。就我所知,最新的消息是,昨天律师再一次跟他们要求会见陈克贵,仍然没能去。”

*当局报复 继续打压*

他表示,他侄子仍然关在拘留所,不能见律师,这意味着他可能受到严刑逼供。

陈光诚接着提出质问:“而且帮我的朋友们仍然在受到打压。既然我是合法的,他们帮我离开山东,又有什么法律问题呢?既然没有法律问题,为什么要受到这种不法的对待呢?谁有这种权力可以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去非法地做这样的事情呢?”

*系统学习即将开始 *

以纽约大学特殊学生身份研习法律的陈光诚表示,他希望自己不只是钻研抽象的法律,而是要把学到的法律知识跟具体现实结合起来,要达到这个目的就要把英语学好,给未来的学习打好基础。他还表示,大概下周就可以开始系统的学习。

*人权无国界*

这次活动的主办单位是著名的美国智囊机构外交关系协会。

主持这次活动的纽约大学教授孔杰荣(科恩)提了几个问题,其中之一,中国认为陈光诚的事情是中国内政,外国不得干涉。他请陈光诚就这个问题发表评论。

陈光诚以家庭暴力为例指出,如果丈夫虐待妻子,或者妻子虐待丈夫,外人有权介入。他认为,一个政府如果对自己的公民采取不当措施,超过了一定界限,在这种情况下国际法就应该适用。

他说:“我们可以说,我们家里的事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外人干预。但是要看你家里的事情到达什么程度。如果你在家里,不管是男的一方,或是女的一方,如果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对对方实施虐待的话,或者说实施暴力的话,我想,这可能就超出了你家庭的范围,就需要有外人来干涉。国际关系当中的国际法也应该起到这样一个作用。如果你超出了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对公民,对普通的百姓所实施的一些不当措施超越了这个界限的话,我想,国际法应该有这样的约束力。”

*肯定北京正确决定 等待兑现彻查承诺*

在一位听众问到如果中国政府不准他回国将会如何应对时,着黑色西装、系红色领带的陈光诚表示,我们不要作假设。他说,我们看到,中国中央政府让我以合法公民身份来美国学习,这是没有先例的。不管他们以前怎么做,只要他们开始朝着正确方向前进,我们就该加以肯定。

陈光诚还指出,中央政府对他作出承诺,彻底调查地方当局的所作所为。他说,他在等待,因为中央政府说的和地方官员说的有很大的不同。

*6.4事件 执政者负责*

有人通过电邮就新近出版的关于天安门镇压学生民主运动的书中披露原北京市长陈希同试图推卸自己的责任一事问陈光诚的看法。陈光诚表示,谁掌握一个社会的最大资源,谁就应该对这个社会出现的所有问题负责。

*对中国未来仍感乐观*

对于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陈光诚认为台湾经验值得学习借鉴。他表示,他对中国未来仍然感到乐观。他说,中国将会很快改变,但是这需要每个人的参与。

一天前,这位几经周折来到美国的中国维权人士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共18大以后的下届政府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是官员的无法无天。陈光诚认为,中国不缺法律,所缺的是法治。这是这位一个多月前逃离非法禁锢、重获自由的维权法律工作者首次在西方主流媒体上发表文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