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沂南陈克贵“杀人案”,家属不接受当局指定律师


在山东沂南发生的陈克贵“杀人案”,其家属包括远在美国的著名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都要求政府能依法办事,允许陈克贵家里为其聘请的律师为其辩护。

今年4月下旬,山东某地当局发现被拘押在家的陈光诚逃走之后,派20多人闯入陈光福家里,不出示证件,殴打陈光福夫妇。陈克贵持刀自卫,砍伤镇长张健等人,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的罪名于拘捕。一直被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

星期二,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母亲任宗举、妻子刘芳通过法律人滕彪、李方平和刘卫国发表声明说,他们家已经委托了北京的斯伟江和丁锡奎律师为陈克贵辩护,而沂南当局指派宋奎远和王海军两位律师为陈克贵辩护,家属说:“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陈光福的弟弟陈光诚逃离山东后来到北京,后来来到美国学习法律。他也在星期二发表声明,要求政府指定律师退出。陈克贵家人说,政府指定律师到目前为止没有提供任何法律服务。陈克贵家人聘请的律师说,山东沂南当局仍然禁止他们跟陈克贵见面。

*陈光诚:政府指派律师便于黑箱操作*

陈光诚在声明中说,根据他自己的经历,当局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师在法庭上面对控方指控时只会说“没有异议”这四个字。因此他认为,政府指派援助律师而拒绝当事人家人委托的律师其实是为了地方当局便于黑箱操作。

*指派律师迄今无任何法律服务*

陈克贵被捕之后,他的家人为他聘请了多名律师,但沂南当局阻止他们跟陈克贵见面,声称已经为他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分别是沂南阳都律所王海军律师和沂南同力兴国律所宋奎元律师。陈光诚在声明中说,援助律师根本不为他的侄子提供任何法律服务。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援助律师声称见过克贵两次,但他们说的跟实际情况不符。

“他们说见过两次,但是没有提供任何信息。就是有关克贵的情况,包括他受伤的情况。我打听过,他出事以后,有十几个人见过他的伤,但是这两个律师否认他身上有伤。”

陈光福告诉记者,自从陈克贵4月30日离家之后,家人就没有见过他。陈光福提到,6月18日的时候跟援助律师宋奎元见过一面,宋答应再去看一次克贵,但是陈光福说,到现在宋律师也没有去。

*委托律师见当事人继续受阻*

丁锡奎和斯伟江两人目前是陈克贵家人为他聘请的律师,沂南当局一直阻止他们跟当事人见面。丁锡奎律师星期二对记者说,沂南当局仍然禁止他们跟陈克贵见面。

丁锡奎说: “现在情况没有进展,因为他们现在仍然不让我们会见(陈克贵),而且还拒绝我们的律师身份。根据法律规定,我们仍然还是陈克贵的律师,因为接受他亲属的委托嘛。他们没有权力和法律依据拒绝我们会见,所以他们是非法的。

丁锡奎在7月9日也就是陈克贵被捕满两个月的时候,试图电话跟沂南检察院联系,但当时没人接听。沂南检察院曾口头跟丁锡奎他们约定,一旦陈克贵的案子到了检察院,会通知陈克贵家人委托的律师。

丁锡奎说,现在最大的阻力是沂南当局不允许他们跟陈克贵见面,陈克贵就无法在律师委托书上签字,因此律师就没有办法向陈克贵了解案情。因为,现在仍然是陈克贵的亲属代他委托律师,必须要当事人签字委托书才正式生效。

*指派律师不回应*

记者拨通官方指派的宋奎元律师的电话,希望了解陈克贵案子的进展情况。宋律师得知是美国之音记者之后,便挂断电话。记者又拨打王海军律师电话,无人接听.

*陈光诚:王海军、宋奎元请退出*

陈光诚在声明中说,06年他也是被当局强行指派了来自阳都和同力兴国两个律所的律师,那两位律师在法庭上只会说“没有异议”。陈光诚表示,如今沂南当局为陈克贵指派律师纯属故伎重演,其目的是阻止他们自己的律师参与,便于黑箱操作。陈光诚进一步指出,在这种情况下,援助律师是不法官员达到加害当事人目的的拐杖,其实质是犯罪着的帮凶。

陈光诚声明最后说,“我们有丁锡奎和斯伟江等律师为陈克贵辩护,沂南县的王海军、宋奎元两位援助律师,我们不用你们,请自重赶快退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