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陈克贵狱中罹病 保外就医再遭拒


陈克贵资料照片

陈克贵资料照片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期间突发急性阑尾炎,其父陈光福再度前往监狱递交保外就医申请,但是遭到狱方以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为由又一次拒绝。与此同时,陈光福表示,反对陈光诚访问台湾并对陈光诚及其亲属进行谩骂恐吓的小字报已经扩大了张贴范围,出现在东师古村以外方圆数公里的其他村庄,这种他所说的政府流氓行为让家属感到无奈。


*狱方:阑尾炎小毛病*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5月2日对打电话了解情况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当天上午到儿子陈克贵服刑的临沂监狱递交保外就医申请,直到中午狱方才由一位姓刘的狱政科长和一位姓刘的监区负责人出面收下了申请材料,但是明确告诉他,陈克贵的情况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如果病情需要转到其他 医院,狱方会作出安排,将不再答复有关申请。

他说:“说阑尾炎是小毛病。(记者:情况到底怎么样呢?)还是在那边输液、消炎。具体情况不清楚。29号的时候,明确地说,化脓形成脓肿。”

陈光福表示,他25日在每月一次的例行探视时看到刚刚打完吊瓶的陈克贵,当时陈克贵显得很痛苦。陈光福说,家属很担心,因为他们了解到阑尾炎化脓后一旦穿孔会危及生命,因此提出保外就医或转到其他医院进行治疗。陈光福指出,家属也很无奈,因为能决定如何处置陈克贵的,不是监狱方面,而是他们的上级和更高级别的当权者。

*律师代为申诉*

陈光福告诉美国之音,他和陈克贵的妻子刘芳聘请了北京的丁锡奎律师和上海的斯伟江律师,来代理陈克贵申诉他的案子,当天中午他见到临沂监狱官员的时候请他们把代理协议书转交陈克贵签字,但是也遭到拒绝。他说,上一次探视陈克贵时,请狱警代为转交,狱警也不肯帮忙。

他说:“25号我们会见的时候曾经提出过这个问题,克贵也同意签,但是他没法签呀,他隔着很严密的那种玻璃,让在场的警察给转 一下,他们有不给转。那就没办法。”

*案情复杂多变*

去年4月27日凌晨,陈光诚奇迹般逃出东师古村之后,陈克贵在其生命受到地方政府官员和所谓联防人员的棍棒威胁情况下,用菜刀自卫,砍伤入室行凶者后离家报警投案。陈克贵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名抓捕后,他母亲任宗举和三叔陈光军分别以“涉嫌窝藏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后以取保候审放回。上周,地方检察院再次以涉嫌窝藏罪分别传唤两人,但当局在维权律师介入后宣布放弃起诉他们。

去年6月,县治安大队协警赵伟臣被行政拘留5天,治安大队领导就赵伟臣用木棍砸坏陈家电视机向陈光福道歉,并赔偿350元人民币。当局后来将陈克贵的罪名改为故意伤害。同年11月30日,沂南县法院在被告家属为陈克贵聘请的代理律师未获准介入的情况下匆匆将陈克贵判刑36个月。陈克贵当庭表示认罪不上诉,但其家属和陈光诚认为陈克贵在狱中受到当局胁迫。

*政府流氓行为?*

两周以来,陈光福家不断遭到不明身份者用夜间投掷死鸡鸭、碎石块和整瓶啤酒等手段进行恶意骚扰和威胁。他表示,这几天,骂陈光诚汉奸、卖国贼、分裂国家并对其亲属进行人身攻击的小字报有增无减,扩大了张贴范围。

他说:“今天早晨没有发现石头。昨天发现了新的小字报,是骂光诚,并警告光诚不要去台湾,他如果执意要去的话,家里人要付出,就是恐吓的 语言吧。说家里人不得好死,他们说到做到。应该是政府的意志的一个体现,他们安排人来做的。不过我们村有,邻近村都有。我现在掌握的就是方圆十几里内,都有这样类似的。一个普通村民面对一个政府耍流氓的话,应该说我们是非常无奈的。”

​两天前,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在狱中得不到恰当医疗的报道深感关注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骚扰陈家人。 “人权观察”等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立即为陈克贵提供有效医疗照顾。美国人权组织“现在就自由”向联合国反酷刑及非人道待遇部门发出紧急求助信,并呼吁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施压,让陈克贵尽快妥当就医。美国宗教团体对华援助协会也发表声明,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