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陈克贵狱中病情加重 监狱拒收保外就医申请


陈克贵资料照片

陈克贵资料照片

中国山东省临沂司法当局拒绝接收陈克贵家人代他提出的保外就医申请,称家属没资格提出此申请。陈克贵是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目前正在临沂监狱服刑。临沂监狱说,有的犯人装病,目的是保外就医。律师说,保外就医可由犯人家属提出,也可由监狱方提出。

*克贵母亲:儿子手捂肚子脸上冒汗*

陈克贵的母亲任宗举12月30日由女儿陪着去临沂监狱看望正在那里服刑的儿子陈克贵。她隔着玻璃看到儿子手捂着肚子,脸上冒着汗珠。

任宗举1月3日通过电话向美国之音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况。“他就一直用手捂着胃和肚子,我就看见他脸上也出汗。我问他身体,他说我胃疼。我说,胃疼你不看吗?不反映反映,去找找当官儿的,不得看吗。他说是监狱里的医生给看的,没查出病来。那里头没有什么仪器。他就说还疼,我说没吃药啊。他说,没给药吃。他说,我那个阑尾炎一天还疼个一次、两次的。”

陈克贵在狱中患上急性阑尾炎,当时监狱方拒绝他保外就医,现在留下病根。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13年11月曾对美国之音说,儿子在狱中仍要每天干活至少10个小时。

2012年4月26日,当时的临沂县双堠镇镇长张健带领几十人趁夜色闯入陈光诚大哥陈光福家中,陈光福的儿子陈克贵在遭到攻击时持刀将闯入者砍伤。陈克贵后来被警方抓捕,当年12月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刑3年零3个月。此前,陈克贵的叔叔陈光诚于2012年4月22日夜里逃离家乡东师古村,陈光诚被软禁在那里近两年。

*头部被打 头疼头晕时常有*

克贵母亲任宗举说,她的儿子当时被张健手下的人乱棍殴打,身上多处受伤。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的伤痛已经缓解。

任宗举告诉记者,这次到监狱探望儿子,克贵透露张健一伙当时殴打他时,头部也受到重击。到现在头疼、头晕一直存在。

任宗举说,因为克贵受到当局的威胁,一直没敢说出头部被打的实情。“张健带人去打我们的那天晚上,打的时候,打倒了爬起来,再打倒,再爬起来。他身上的伤慢慢好了。他说,我头上那一棍子,到这还头疼。张健那伙走了以后,他说,妈,再来人我就得被打死了。他就自己朝外走,我家前边有地,他说,在地里就晕了。他这才说,早了没说。他还是怕那些人,在沂南的时候都吓唬他。”

克贵的母亲任宗举说,儿子才34岁,正是身强体壮的时期,而且入狱前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上述症状。她相信儿子不会说谎。

*递交保外就医申请被拒收*

2014年元月2日下午,任宗举在临沂维权人士卢秋梅的陪同下,向临沂监狱方面递交为陈克贵保外就医申请书。监狱方面拒绝接收她们的申请,理由是她们不具备提出此申请的资格。

*律师:家属和个人完全有资格提申请*

美国之音就此请教了维权律师李方平。他说,尽管能否保外就医的决定权在监狱方面,但是家属完全有资格提出申请。

李律师说:“应该来讲的话,家属可以根据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向狱方提出申请,希望他们做保外就医(处理)。最终的批准权在监狱方面。本人也可以提出。”

*临沂监狱人员:常有犯人装病*

美国之音拨打临沂监狱的电话,希望了解相关情况。

下面是记者跟狱方接听电话人员的对话:“保外就医得符合条件,你要是不符合条件,轻易不能保外就医。(记者:什么条件呢?)保外就医你起码得有医院的证明,不过这个我也不了解。(记者:他的母亲看他的时候,手捂着肚子,头上冒着汗。但是这种情况咱们监狱说他没有病。)你可能不了解情况,有很多犯人都会装病。(记者:脸上的汗我不知道能不能把它装出来。)有很多犯人装病,就不想干活,装残废。这个我也不了解,你问问别人吧。”

*再试,邮寄申请给狱方*

陪同陈克贵母亲递交保外就医申请的卢秋梅告诉记者,她已代任宗举于元月3日下午以邮递方式将保外就医申请寄给临沂监狱的监狱长,现正等待狱方的回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