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民运“三朝元老”陈子明的一生


陈子明抵达波士顿治疗癌症(2014年1月,美国之音黄耀毅拍摄)

陈子明抵达波士顿治疗癌症(2014年1月,美国之音黄耀毅拍摄)

中国著名政治学者、民运活动人士陈子明10月21日因胰腺癌在北京病逝,终年62岁。这位参加了中国历次民主运动的政治学者虽然多年遭到囚禁和软禁,但仍然不改初衷,坚持与集权暴力体制作斗争。

陈子明1952年1月生于上海,在北京长大,上山下乡期间被下放到蒙古插队,后来以工农兵学员的身份在北京化工学院就读,1980年毕业。1984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民运“三朝元老”*

目前旅居美国的著名民运人士、《北京之春》杂志的名誉主编胡平在1979年西单民主墙时期与陈子明相识。他们当时作为民间刊物的负责人一起参加了《中国青年》杂志社组织的一个座谈会。

胡平说:“陈子明的个人经历,简直就是中国当代民运一部缩写的历史。30多年来,每一次运动,他都积极参与而且都在其中发挥了相当主要的作用。”

北京独立学者陈子明 (资料照片 - 陈子明提供)

北京独立学者陈子明 (资料照片 - 陈子明提供)

陈子明早在1976年就参与了反对“四人帮”的“四五运动”,成为这场运动的英雄。在这场运动平反后的1978年底,在团中央组织的四五运动报告团在各地巡回演讲时,当时也被视为四五运动英雄的王军涛因为一场争论而与陈子明相识并相交。

王军涛说:“陈子明先生在四五运动中是六个谈判代表之一,也是几个有名的‘小平头’之一。但当时他在75年的时候因为通信中间反对江青而被打成反革命,刚刚解除审查,就是让他回家收拾行李准备去到劳改农场的时候赶上四五运动,他就参加。所以最后呢,四五运动另外的五个代表都抓了,就他漏网了,就是别人没想到去劳改农场去找他。”

1979年,陈子明参加了西单民主墙的活动,在80年代积极张罗、组织北京高校竞选运动。

王军涛说:“他的所有理解都是为了给中国的实际和实践找到一个方向,不是追求一种知识性的完美,或者一种美感。除了做到理性的清晰、逻辑的一致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想做到可以影响现实的,或者是在现实中提炼出来的一种知识。”

陈子明和王军涛当时一起创办了民间刊物“北京之春”和民间智库“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研究所旗下设有中国行政函授大学和北方财贸金融函授学院两所民办大学。在89年学运前夕,他们把这个研究所变成北京社会与经济研究基金会,同时筹备延安发展基金会,设有社会学部、经济学部、政治学部和心理学部,并在延安、山东兖州和蛇口设有三个实验基地,进行社会实践和培训。

王军涛说:“我开过玩笑。我说,我和子明做的事情,是全世界的反对运动,除了打游击和武装革命没干过之外,我们全干了。我们读了学位,我们办了学校,我们打了选战,我打的是北大的选战,他是中国科学院当选(代表)的。我们办了刊物,我们办了研究所,我们办了民间智库。就是你能想到的,我们全都做过。”

89年六四事件爆发后,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被当局关闭,陈子明被当局指控为“幕后黑手”。

胡平说:“因为当时他和王军涛他们主持的社会经济研究所被认为是给运动不仅提供了很多重要的领导人才,而且也提供了资金各方面的帮助。”

王军涛表示,他们被视为幕后黑手还与他们的个人经历和认罪态度有关。

他说:“我和子明76年就开始干这些事情,共产党当时要抓黑手对天下做交代嘛,就找到了我们。第二个原因就是,我们俩不认罪。在一审、二审都不认罪的就是我们俩。”

1991年,陈子明和王军涛以“反革命煽动、阴谋颠覆政府罪”被判13年徒刑,是当时被判刑的著名知识分子中刑期最长的,其间陈子明因为查出患有前列腺癌而两次获得保外就医,后来又被收监,直到2002年获释。

*传奇人生*

香港《开放》杂志的编辑蔡詠梅在“陈子明的传奇人生”一文中写道,“我们问陈子明(王之虹)夫妇,这十三年监禁和软禁的生活是如何过来的?在他们两娓娓叙述中,我们听到了一个矢志不移追求真理的理想主义者,在严酷的黑狱及与世隔离的孤绝中,排除万难,埋首苦读,研究国情,著述不辍的动人故事。”

陈子明1991年被判刑之前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在这五百天期间,陈子明撰写了20多万字的《反思十年改革》,并翻译了近30万字的英文《中国文明史》。

蔡詠梅说,在判刑后,陈子明对来探监的父亲说,可以将他的服刑视为出国读书深造,待他从监狱中出来后,一定会带着学习和研究的丰硕成果来见父母。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王军涛也认为,陈子明的一生就是一个传奇的故事。他禀赋很高,读书一目十行,而且过目不忘。

胡平说,陈子明不光是善于思考、研究与写作,而且长于组织和活动。

他说:“当时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很多事情就是他在那张罗,跑来跑去,骑个自行车。有时候晚了,路过我们家,那时候我在北京的时候,有什么逮着什么就几口扒下去,算吃个饭,然后匆匆忙忙又走了,总是忙忙碌碌的,总是关心这些大的问题。”

王军涛还通过一个例子来说明陈子明做事的专注。

他说:“子明打电话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必须要把他手里的东西拿开,因为他一打电话,你会发现他非常专注在电话上,他会把他身前的所有东西都撕坏,要是笔的话他会给弄断,纸和书他会给撕成碎片。他非常专注的在做这种争论和讨论。”

王军涛说,一般非常投入的人往往做人做事会很偏执,而难得可贵的是,陈子明却是非常宽容。

他说:“在思想上,他有很鲜明的原则性。另一方面,他又非常包容。他有穿透历史、看到历史发展脉络和方向的能力。另一方面,他能够非常冷静的、非常同情的去阐述跟他完全相反的意见。当你听起来的时候,就好象他为那个观点辩护似的。”

胡平也谈到,在生活中,陈子明也是这样一个人。

他说:“他待人非常谦和,而且永远是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但是有非常强的这种毅力、这种坚持和韧性。”

陈子明因为长期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而获得多项海外的奖项,包括“国际保护记者协会”颁发的“新闻自由奖”和美国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的终身成就奖等。北京之春在2012年也授予他“自由先锋奖”。

今年1月18号,陈子明在被诊断患为胰腺癌晚期后获准到美国就医。他在抵达波士顿的时候获得各界的欢迎,包括多年的老朋友王军涛和胡平。

陈子明当时表示:“我过去的几十年可以说是一直在坚持奋斗,今后我也会,只要生命不息,就战斗不止,要跟疾病作斗争,要跟世界上一切不公正的,这些极权暴力的体制作斗争。为中国的民主化,为世界的民主化,为中国的繁荣和发展,继续做出我唯一能够做的微薄贡献。”

王军涛说,中国一些顶级学者都认为,陈子明的去世是中国现代政治发展不可替代的一个损失。

陈子明的这两位朋友都感到遗憾的是,在他今年1月获准到美国就医后,由于身体状况的问题,他们未能就中国的政治发展等问题交换意见。

陈子明的遗体告别会10月25日上午在北京昌平殡仪馆举行。王军涛说,他们将在纽约同时给陈子明举行追思会。陈子明的很多好友也纷纷在网上发表悼词,缅怀这位知行合一的民主斗士。

20141月视频:陈子明抵美,将坚持奋斗战斗不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