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陈子明追思会纽约举行


悼念中国民主运动思想家陈子明的追思会在纽约举行。与会者高度评价陈子明的学识、思想、人格和作为反对派领袖人物的素质。多位陈子明生前好友追忆了他的事迹,不少海外异议人士或团体出席发言或发来书面悼词。

星期二下午,多个海外民运团体的代表、陈子明生前好友,出席了在纽约法拉盛举行的这一追思会。会场正中挂着一幅陈子明神情坦然的画像。追思会会场的墙上挂满了海内外陈子明好友和各民运组织的挽联、挽词。追思会在全体默哀中开始。

陈子明因晚期胰腺癌于10月21日凌晨在北京去世,享年62岁。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主持追思会。陈子明生前好友王军涛致悼词。

*变革时代的领军人物*

王军涛说:“在这一变革过程中 ,子明是准确把握国家发展机遇,并竭尽全力探索和推动国家向着宪政民主中国进步的大师,在思想上、知识上和行动上都走在前沿的领军人物。”

包括港支联、中文笔会、刘宾雁良知奖评委会、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民主党全委会、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中国等组织的代表在会上致了悼词。

*时代未赋予政治大舞台*

陈子明以被当局指六四黑手而著名。八十年代倡导改革的电视连续剧《河殇》作者之一的苏晓康在书面发言中说,1988年公安部给最高当局的一份报告中列出了的所谓“长胡子”的7大不安定因素,他的名字与陈子明并列其中。苏晓康虽与陈子明接触不多,但他的回忆说明了陈子明一代政治意识的成熟与时代未赋予他政治大舞台的矛盾。

苏晓康说,1988年在一次会议上听以陈子明为核心的年轻“民间改革派”谈执政党面临的严重危机,他们手中居然已备好几套应急方案。“我当时都听呆了,”他说,“民间有心的‘政治人’已经应运而生,他们的“胡子”长得很像样了。”但可惜的是,当“天安门运动”爆发时,整个知识界对学生抗命“完全陌生、疑虑重重”,名流只愿意做学生与政府之间的调停角色。他说,“这说明中国还没有一个民间社会。”

*燃烧最后的生命火焰*

北京三辰影像出版社总编萧远介绍了陈子明在他生命最后两年里编纂《中国宪政运动史读本》的努力。他说,今年6月他前去波士顿看望来美治病的陈子明,陈子明把最后清样校定给他看。现在这套囊括中国170多年宪政运动史的读本已经正式出版了。

他说:“我觉得这个是子明燃烧自己生命的火焰给我们举起的最后一支旗帜和火炬。”

老友张柏树说,陈子明在当今中国民间反对运动中是难得的具有全面政治领袖素质的人。

会上发言的还有李伟东、张钢、陈破空、项小吉、曾大军、陈闯创、古川等。

*有幸遇到宽松时代*

曾经在80年代与陈子明是同事和朋友的陈小平说,子明一生有很多不幸,他需要一个很大的政治舞台展示自己做政治家的才华,但他没有遇到。不过陈小平说,子明也是有幸之人,他遇到了一个相对宽松的时代“如果没有这个宽松的时代子明办不了研究所、出不了丛书、成不了亿万富翁。他做的所有这些事情放在今天的背景之下,没有一件可能。”

包括王军涛在内,多位与会者提到了陈子明的妻子王之虹,是陈子明事业的主要因素、其成为思想家不可或缺的条件。

*没有王之虹就没有陈子明*

王军涛说:“如果没有之虹,子明很可能像这个世界上许多天才一样被埋没、被忽略、被浪费。”

陈小平说:“他这个思想家是在哪里学成的呢?我想是他在坐监狱的时候。坐监狱的期间,陈子明他怎么学的呢?那些书就是王之虹一个人拿着大书包,40本、50本、100本地从家里背到监狱去的。”

鲍彤、严家其、陈奎德、王丹、张伦、陈维健、王康、孙立勇等在追思会上作了书面发言。

YouTube视频:陈子明追思会纽约举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