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陈光诚:奥巴马在人权问题上软弱退让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12年戏剧性逃离当局严密监控,进入北京美国大使馆,然后又携全家来到美国,这一事件一度成为美中关系危机。在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出书《艰难抉择》后,陈光诚本月出版英文书详述他在美国大使馆避险经历。星期二,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批评白宫在处理这一危机时对中共软弱退让。

为介绍他的新书《赤脚律师》,陈光诚星期二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他呼应了前国务卿希拉里独立作出了营救他的决定的说法,批评奥巴马总统在人权原则上软弱。

奥巴马不会批准他进大使馆避险

“如果她(希拉里•克林顿)当时去请示一下奥巴马,要不要让陈光诚进入大使馆,可能历史要有另一个写法。”

希拉里在《艰难抉择》中写道,是她拍板“去接他(陈光诚)进来”后,国务院副幕僚长沙利文才通知了白宫。希拉里写道:“我总认为美国价值是我们力量和安全的最大源泉,甚至超过我们的军事和经济力量。”

陈光诚赞扬希拉里的决定。“我觉得总体上我还是非常感谢希拉里的。毕竟在那个最最关键的时刻她决定让我到美国使馆紧急避险,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也是她坚持了美国人权原则的一点。”

陈光诚在纽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5年3月10日,美国之音拍摄)

陈光诚在纽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5年3月10日,美国之音拍摄)

白宫有人怕中国民主化?

但陈光诚认为,问题出在白宫。他进入美国使馆的第二天,“27日的晚上,就在奥巴马在白宫召集他的幕僚开了一个会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的时候,甚至有幕僚说,中国民主化不利于美国的利益……”。

陈光诚在书中说,奥巴马参加的国安会改变了对他的政策,认为不能让陈光诚事件有损美中关系。为了控制事件发展,不再允许使馆内任何人帮助他上互联网,并设法让他尽快离开使馆。

在希拉里的书中有这样的描述:沙利文向白宫简报时“解释了我(接陈进入使馆)的理由,并回答了疑问。一些总统助手担心我们在毁坏美国与中国的关系。”

“其实在这个事情上我并没有批评国务院,当然更不可能批评大使馆的人员,他们在那个时候不得不听从他们的老板的命令。”

陈光诚说,奥巴马政府的问题在于,在谈判桌上没有抗衡中共的能力。他说,5月1日,当他仍拒绝中方提出的让他走出使馆的条件时,中国外交部等不及了,

中方在谈判中留有很大空间

陈光诚和妻子袁伟静在美国之音纽约办公室(2015年3月10日,美国之音拍摄)

陈光诚和妻子袁伟静在美国之音纽约办公室(2015年3月10日,美国之音拍摄)

“他们在给我学这个过程的时候,那个中方的崔天凯(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几乎要跳起来了,说‘为什么啊?’那他们就说:‘很简单,陈先生不相信你们中央政府’,那他说,‘那我们马上把他们家人接来行不行啊?’你看连电话都没有放,也没有去请示一下戴秉国,请示一下胡锦涛,马上就说,我们去把他家人接来行不行,那就是说中共在背后留着很大很大的空间,我们并没有去挤他这个空间。”

陈光诚不认为美国的国家利益跟人权原则是有冲突的。

“我认为这是那些政客们他的眼光短浅所造成的,他只看到眼前这一点小小的利益,而没有看到为了这些小小的利益,可能会对长远的利益付出更大的代价。有了这样一个差距,就有了这样一个矛盾的存在。”

陈光诚表示他计划将他的故事改编成电影,而在纽约大学发生的事情将在他的下一本书中出现。他对自己的定位是要“用自己的方法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他通过采访感谢国内外朋友们对他的支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