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陈克贵妻刘芳接受VOA专访 谈逃亡代夫伸冤


陈克贵之妻刘芳在北京近照 图片由刘芳提供

陈克贵之妻刘芳在北京近照 图片由刘芳提供

山东临沂陈克贵的妻子刘芳表示,她打算在本月底前结束逃亡,返回临沂到丈夫服刑的牢狱探监。她是1月11日在北京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披露这一想法的。这是刘芳在陈克贵案发后逃离家乡近9个月以来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刘芳表示,这些日子她一直在为丈夫的案子奔走讨公道。她指责当局干预、阻止原订9日在北京举行的以陈克贵案作为主要讨论案例的研讨会。刘芳说,不少约定出席的律师、学者因遭到当局禁止出门无法到会,租用的会场也临时毁约,不准使用,致使会议未能按计划举行。

我们家发生这件事情以后,有很多网友对我们家特别关心。我也是在他们的鼓励支持下才能走到现在,为我丈夫争取权益。我非常感谢这些网友,真的很想谢谢他们。

被以故意伤害罪名判刑三年三个月的陈克贵已于去年12月18日从沂南县看守所送入他叔叔、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曾服刑四年的临沂监狱。

刘芳对美国之音表示,去年四月27日陈克贵与深夜翻墙闯入家中的乡镇干部张健等殴打他的一伙人搏斗,打电话报案后被抓,至今没有见到家人。刘芳表示,狱方通知说本月31日家属可以探监,到时候她将前往探视。

刘芳在接受采访时感冒尚未痊愈,声音有些沙哑。她说已经和律师商谈了为被以故意伤害罪名判刑三年三个月的陈克贵申诉的问题,申诉理由主要是审判不公和程序有问题。


刘芳说(原声):“我们委托的律师被当局一直阻挡介入,当局很刁难他们。他们有会见(陈克贵)的权利,但是每次去沂南的时候都被以各种理由阻挡了。我们就是要求用克贵自己的律师嘛,自己为他辩护,但他们(当局)强行指定了法律援助,这个我们肯定是不认可的嘛。”

我们委托的律师被当局一直阻挡介入,当局很刁难他们。他们有会见(陈克贵)的权利,但是每次去沂南的时候都被以各种理由阻挡了......他们(当局)强行指定了法律援助,这个我们肯定是不认可的嘛。

刘芳表示,虽然律师告诉她,申诉比当庭辩护和上诉更难,但是再难家属也要走下去,因为判决明显不公平,而且判决书上有张健是在后来回去要手机时被砍伤这样明显捏造的事实。她还表示,沂南县法院宣称对陈克贵案进行了公开审判,但直到开庭前几个小时才通知直系亲属,而她的公公婆婆开庭前赶到法院都被拒之门外,不准旁听。

刘芳表示,她在北京八个月期间一直藏身在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地方,不敢对外公开身份,时刻担心临沂那边抓她回去,强迫她同意按当局的意志配合陈克贵案的审判程序。

对于为什么要逃离家乡躲在北京,刘芳表示,她在4月27日从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中获悉陈克贵在东师古村家中出事后将手机关机,当天稍后开机时发现一条八个字的短信:“给我找律师陈克贵。” 她是根据这条短信才毅然把当时生病的5岁儿子托付给朋友,到北京去请律师。

刘芳回忆说,当时她公公婆婆都被抓走了,只剩下她和一个生病的幼儿。她别无选择,只能到外地委托律师,因为不可能在当地请到肯帮她打官司的律师。

这位孩子的母亲说,她离家以后非常想念在老家的儿子,孩子在爷爷奶奶家也想妈妈爸爸。她表示,与孩子分别这样久,都是被逼无奈,明知不人道,可为了这场官司,她不得不忍痛割爱,8个多月来时常打零工养活自己。

刘芳希望通过美国之音向家中出事以来帮助和支持她和陈克贵的众多网友表示感谢。


她说(原声):“我感觉我们家发生这件事情以后,有很多网友对我们家特别关心。我也是在他们的鼓励支持下才能走到现在,一直为我丈夫争取权益。我非常感谢这些网友,真的很想谢谢他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