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陈庆霞事件启动国家赔偿 陈庆霞要公道不要钱


陈庆霞不得不“告饶”了(陈庆霞的后援团队)

陈庆霞不得不“告饶”了(陈庆霞的后援团队)

伊春市调查组做出决定,免去造成陈庆霞事件相关责任人的职务,并为陈庆霞启动国家赔偿。对此,代表陈庆霞的后援团队表示,这是当今在用金钱收买陈庆霞。他们希望调查组能解决和落实陈庆霞提出的5点要求。

*启动国家赔偿 立案调查责任人*


2013年2月8日中午前后,黑龙江伊春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到陈庆霞被看押3年之久的废弃的太平间,向陈庆霞宣布调查的初步结果和结论,决定为陈庆霞启动国家赔偿,免去有关责任人的职务,并对他们立案调查。

调查认定,陈庆霞2003年6月30日到伊春市信访办上访,以其丈夫宋立生有精神病为由,要求取消宋立生因破坏非典检查站栏杆被处以1年零9个月的劳教。伊春法院11月2日做出撤销宋立生劳教的判决,但是带岭区公安分局没有执行判决,仍对宋立生实行劳教所外执行。

调查指出,陈庆霞2007年4月带孩子在北京上访,由于带岭区的接访人员在把陈庆霞带回带岭区过程中处置不当,没有将孩子一起接回,导致孩子走失。

调查组的结论是,在陈庆霞的上访事件中,有关执法部门存在执法过错,因此带岭区将按照法律有关规定,为陈庆霞启动国家赔偿。

调查组也对相关责任人做出了处理决定,免去带岭区公安分局主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魏连祥的职务,免去市公安局法制办副主任杨久敏的职务,免去带领区信访办主任、现任带岭区工会主席杨海峰的职务,并对他们进行立案调查。对此事件负有责任的原带领公安分局局长杨华因另案已被双开和追究刑事责任。

*金钱不能收买陈庆霞 官方应承诺解决5点要求*

伊春市对告状10年的陈庆霞事件作出了调查处理决定后,代表陈庆霞的后援团队认为,伊春市启动国家赔偿程序,是掩人耳目,是在用钱收买陈庆霞。后援团队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女士说,陈庆霞向调查组提出的,向媒体公布的5个要求,却没有得到官方的承诺和解决。

“陈庆霞本人在谈到5点诉讼请求的时候,有一点说10年案件的起因是丈夫那张没有鉴定人签名的司法鉴定书,按照什么样的法律规定,都应该给予复鉴。而且当事人有这种权利,这种权利被扼杀了10年。但是至今复查组不提此事。这一事件前因后果都没有搞清楚,怎么样去启动国家赔偿?国家赔偿的前提是国家行政部门,执法机关,在行政过程当中,在执法过程当中存在错误,在这个前提下,才可以启动国家赔偿,事实都没有调查清楚,怎么能启动国家赔偿呢? 可见就是一个谎言。”

*陈庆霞不认可为赃官拿钱“擦屁股”*

在陈庆霞后援团队负责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带岭区副局长门广丰第四次来到陈庆霞居住的废弃的太平间,以恐吓的口吻对陈庆霞说,“人不能过分,得有个度,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对你不利”。这位后援团队负责人说,地方当局的目的就是让陈庆霞开个条件,让此事尽早结束,免得再给他们“找麻烦”。

“所以陈庆霞坚决表示,如果调查组不能够实事求是的调查,解决问题,她会继续上访,而且她不会向国家要一分钱。所谓的那种国家赔偿程序启动,就是一个谎言。有些人就想拿国家的钱为赃官,我们老百姓说话,叫做‘擦屁股’,但是陈庆霞,不认可。”

陈庆霞说,她10年来风餐露宿,备受摧残和折磨上访,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讨个说法,是为了争得这份权利,她不会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接受政府的一分一毛钱的救助。

*陈庆霞的5点诉求*

陈庆霞向当局提出解决她10年上访的诉求是:“一,要自由,自己不是犯人;二,请求查询孩子丢失的经过,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找回孩子;三,宋立生复鉴的问题一定要做;四,带岭公安局不按法律办事,造成我今天的结果,应该承担责任;五,在看守所内被打成瘫痪,谁给我治病?”

在媒体的曝光和压力下,带岭区除了对陈庆霞上访事件进行调查以外,也向陈庆霞提供住房,让她从废弃的太平间搬出来。不过,陈庆霞对于予以拒绝。带岭区还派专人到北京寻找陈庆霞走失儿子的下落。

*陈庆霞事件是靠政府 还是靠媒体*

据陈庆霞后援团队说,陈庆霞事件调查组也对陈庆霞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予以警告,不让她跟美国有关的记者来往。调查组的有关人员说,“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让我们像西方国家那样,是不合国情的。媒体记者,甚至一些特务帮助不了你解决问题,要解决问题,还得靠政府。”

对此,陈庆霞说,过去10年来她曾对政府能能解决她上访问题抱有期望,但上访之路的艰辛让她感到切肤之痛,她一直在相信政府能为她主持公道,但是在政府和法律都不能帮她维权的时候,是媒体的关注和压力,让她能讨到一个说法。

*新领导要和陈庆霞过年 陈庆霞“受宠若惊”怕迷失方向*

据陈庆霞后援团队介绍,带岭区委书记张跃文,区长夏景涛7日已经被调离。新任带岭区党政一把手关书记和刘局长表示,要同陈庆霞一起过农历新年。

对于领导的关怀,陈庆霞“受宠若惊”,不敢相信,也不愿意接受。她说,“我过惯了被人看管在太平间的日子里,身边突然间出现了两个太阳的时候,我的眼睛会睁不开,会迷失方向”。

目前,陈庆霞居住地外的监视车辆虽已被撤走,但监听和干扰手机通讯的设备仍在工作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