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陈毅之子陈小鲁为文革恶行公开鞠躬道歉


陈小鲁(第二排中)等校友与当年八中老师合影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网站图片/黄坚提供)

陈小鲁(第二排中)等校友与当年八中老师合影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网站图片/黄坚提供)

中共十大开国元帅之一、前副总理陈毅之子陈小鲁近日与北京八中的部分老三届校友,举行文革道歉会,为文革期间批斗老师的恶行,向当年八中的老师公开道歉,请求获得原谅。

*红二代公开道歉第一人*

今年67岁的八中老三届同学会会长陈小鲁与其他14位60岁左右年龄的校友,10月7号在八中对面一间茶社,向8位80岁左右高龄的八中当年的老师正式鞠躬道歉,为他们文革期间批斗和残害校领导和老师的行为谢罪。

此前,也是中共开国大将粟裕女婿的陈小鲁,8月18日曾在八中老三届同学会博客上发表文革致歉信,为在文革时担任高干子弟云集的北京八中的红卫兵领袖、校革委会主任期间,参与造反,组织批斗校领导、老师和一些同学,表达“真诚的道歉”。陈小鲁成为今年以来借网络就文革公开进行反思、道歉人士中最知名的一位,引发外界极大反响。

从1986年10起曾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社会改革局局长的陈小鲁在致歉信中说,文革“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而对于文革,“为了灵魂的净化,为了社会的进步,为了民族的未来,必须做这样道歉,没有反思,谈何进步”!

陈小鲁在道歉会上首先发言,检讨文革初期带头造反、批判校领导、组织批判北京教育系统领导大会的恶行。
陈小鲁(右一)在道歉会上发言检讨文革期间个人行为(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网站图片/黄坚提供)

陈小鲁(右一)在道歉会上发言检讨文革期间个人行为(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网站图片/黄坚提供)



*文革违宪不能重演*

陈小鲁说,“文革的根本问题是违宪”,而“文革释放出的暴戾恣睢之气延续至今,流弊政府,祸害社会。前年国内抗议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游行,出了不少拿同胞撒气的事,证明消弭文革戾气,树立宪法权威刻不容缓”!。

陈小鲁表示,他希望年轻人了解文革历史,哪怕知道八中曾有过这样一段黑暗的时期也行,不要再去重演这段历史。他说,期待他们的真诚道歉有抛砖引玉,启迪思索的功效。

本网8月和6月关于红卫兵道歉的两次问卷投票结果

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和其他一些当年红卫兵为文革恶行道歉,广受好评。你想说:

文革无罪,造反有理,没啥可道歉的 4%
文革应否定,道歉也可以,但别做过头,别否定党和毛主席 1.9%

所有当年侵犯人权和财产权的人都应道歉,可惜悔过者太少,理屈气壮者太多,新文革幽灵在徘徊 70.4%
毛泽东及其文革干将的后人应代其长辈道歉 20.7%

另有答案,或不了解文革,或对此议题不感兴趣 3%

刘伯勤在《炎黄春秋》登广告带头向自己当文革红卫兵时批斗、抄家的人道歉,你想说:


赞!这有利于民族和解,其他红卫兵应仿效 8.9%
没必要,红卫兵当初紧跟毛主席干革命,没错 1%
红卫兵固然有错,但那是时代之错,学生无责 2.8%
否定文革须清算毛,侵犯人权产权的红卫兵应悔过,国家应以宪政杜绝红祸 87.3%
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秘书长黄坚是最早在8月18日毛泽东1966年首次天安门接见红卫兵、掀起文革狂潮的这一天,在博客上发表博文,为文革期间行为反思和道歉的校友。黄坚同时将博文和一组当年批斗校领导和老师的照片发给了同学会会长的陈小鲁。

黄坚在博文中说,“中国历史上需要道歉的人很多,但是我们今天,一个历史上特殊的日子,可否从我做起,勇敢的向老师们说一声:对不起您了,我们真诚的道歉” !随后,陈小鲁作为回应,也发表了正式反思文革的道歉信。

黄坚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本来是他们同学会内部的事情,却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陈小鲁的博文发表短短几天,就有近4万的阅读和评论以及大量的转载。

黄坚说:“我们的认识也是限于一些八中老同学做出这样的道歉举动。如果说能够得到社会上一种良好的反应,就是说大家能认识到文化大革命带来人们在方方面面的一些过激行为,是违法的行为、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觉得就应该是达到目的了。”

*反思文革现实意义大*

黄坚表示,令他不解的是,他们对文革反思、为文革期间的批斗行为道歉也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甚至谩骂。他说,这恰恰说明全社会更应该反思文革、去除文革带来的余毒的重要性。黄坚表示,反思文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建设宪政社会,因为文革就是完全破坏宪法,无法无天。

他说:“也有人担心,哎呀,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干扰现任领导的执政,什麽这个那个的。当然有一些就非常,他们认为文革的发生是有它的道理的,甚至说批斗一些人也是应该的。你比如说普世价值、宪政这些,也可以你这麽去理解,那麽去理解,但是你不要采用谩骂和侮辱对方的言辞。”

已经60多岁、有过丰富人生经历的黄坚表示,陈小鲁等校友在道歉会前已经陆续地拜访了一些当年的校领导,对文革行为的反思之深、心意之诚令人感动。而那些老领导和老师也对他们的表态也表示谅解、宽容,更是令他们动容。

今年6月,当年的红卫兵、退休前任济南市文化局文物处处长的刘伯勤,在自由派标杆性刊物“炎黄春秋”上刊登广告,向在“文革”中受到他批斗、抄家和骚扰的众多师生和邻里道歉。61岁的刘伯勤说,虽有文革大环境裹挟之因,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不对的事,就应该道歉。刘伯勤成为中国在媒体上公开反思文革,为在文革期间的恶行道歉的第一人。

另外,59岁的北京律师张红兵今年8月公开为自己1970年在老家安徽因告发母亲,而导致母亲被以现行反革命遭当局枪杀而公开忏悔,希望以他自己为反面教材,防止文革悲剧重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