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债务(5): 经济模式失衡


摩根大通 (JPMorgan) 在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中国债务占GDP的比率从2000年的105%上升到了2012年的187%。中国负债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经济增长却在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在同月发布的一份研究中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大约保持在7.75%,与2012年接近。但是,2014年可能会减慢到7.7%。

对于中国负债快速增长的原因,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的高级研究员 (Senior Fellow) 拉迪 (Nicholas R. Lardy) 说, 由于受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和欧洲的出口下降,因此中国决定通过扩大给国企的信贷以及对基础设施工程的投资来刺激中国的经济增长。

中国一家自行车厂

中国一家自行车厂

拉迪说:“中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经济放缓,不像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那样,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一蹶不振。当时中国经济增长率一直保持在9%-10%,这的确不同凡响,但这却是通过扩大信贷来实现的。所以,不可避免的是,中国国内债务随之扶摇直上,达到今天很多人预估的几乎两倍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水平,这是非常高的,使中国成为全世界负债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拉迪认为,相比中国的高负债率,其增长速度之快是最令人担忧的,中国2008年的负债占GDP比例是120%,短短4年就增长到了187%。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Asia Program) 的资深研究员、前世界银行中国事务局局长黄育川 (Yukon Huang) 也认为,中国能否恢复并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是关键。

黄育川说:“以目前的趋势来看,如果中国经济增长率减缓到5%或6%,那将是难以为继的。如果中国可以提高生产率并在2020年前把GDP增长率维持在7.5%,那样的话,负债就不会成为一个大问题,就可以得到控制。所以归根结蒂,问题是中国能否恢复经济增长,并把增长率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上。”

中国在过去10年里经济高速增长,但是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指出,中国的增长模式过于依赖投资和信贷,令地方政府财政和金融部门变得越来越脆弱。拉迪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过份失衡,投资水平过高,私人消费受到系统性抑制。

中国的国内信贷猛增

中国的国内信贷猛增



拉迪说:“过去10年里最大的赢家是制造商,最大的输家是服务业。服务业备受冷落,服务业的增长速度根本谈不上高速。家庭方面也显然是个大输家,因为普通家庭的储蓄回报微乎其微。银行大大受益是因为他们有廉价的资金来源。低利率也让大额借款的企业受益。”

在近10年里, 中国的利率始终被人为地维持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拉迪说,自2003年开始,中国家庭所面临的实际存款利率,平均下来为负。而低利率让中国家庭选择房产作为投资和保障,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2012年房地产投资占中国GDP的12.5%。

拉迪说:“中国目前的增长模式有很多风险,其中最大的风险之一是房地产的过度投资。中国投资占GDP的比率如此高的原因之一是大量的房地产投资,尤其是住宅类房地产的投资。如果房地产投资锐减,那么中国经济增长就会大幅放缓,而且可能是长期的。”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3日说,他有信心中国今年会实现7.5%的经济增长目标。但是相比2010年10.4%的GDP,中国经济增长仍持续放缓。专家认为,未来10年,中国需要一个不同的增长模式,以保持适度快速的增长,才会有能力控制债务危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