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面临重重难题

  • 家萱

随着全球变暖和污染问题日益凸显,中国不再一味追求经济增长,而开始关注环境问题。但是地方政府的不配合增加了问题的难度。同时有关环境问题的社会动乱也成为中国面临的巨大挑战。

联合国最近在曼谷召开的气候变化会议上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仍存在严重分歧。留给各国在今年底达成一项新协议的时间似乎已经不多了。

中国是世界上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多的国家。人均排放量是印度的三倍多。中国曾承诺在2020年前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但是没有给出减排的具体数值。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雅各布森(Linda Jakobson)在华盛顿举行的中国和气候安全会议上说,中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很可能表现积极态度,但不排除消极应对的可能。

她说:“我认为,中国将愿意更多地向外界学习,也许会增加其在危机处理和能力建设上的透明度。但在消极的方面,中国也可能会强调它在气候变化中作为受害者的姿态,而不是一个应该承担责任的一方。可能的一个结果就是中国将在发展中国家组成的77国集团(G77)中更积极地发挥领导作用,结成一个更有挑衅性、更具凝聚力的联合战线,和工业化国家在广泛问题上进行对抗。”

在中国,气候变化导致的水资源短缺、沙尘暴以及可耕地减少等问题给社会带来了紧张情绪和不安定因素。

*小工厂牵涉多方利益*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坦纳(Murray Tanner)说,这些问题不能简单通过制定法律来解决。中国有无数能耗高、污染严重的小工厂。要改变这些工厂的能源结构会牵扯到多方利益。

他说:“关闭这些工厂会影响到工作和社区。我认为中国有许多试图处理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引起骚乱的例子。但是他们发现,他们对一部分人让步,却损害了另一部分人的利益。”

利益受到侵犯的人不仅仅是企业的所有者和工厂工人,地方政府官员的利益也受到影响。坦纳表示,保持经济增长一直是中国官员维持社会安定的主要手段。

他说:“每一个中国官员都会坚持对你说,现在处理中国社会动乱的要素就是保持经济飞速增长,例如创造工作机会等。”

长期以来,经济增长是评定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唯一指标。关闭这些赚钱的工厂不符合当地官员的利益。

*地方官员不会轻易放弃权力*

随着气候问题严重性逐渐凸显,中国中央政府在过去几年来不断改变地方政府官员的评定指标,引入新的刺激机制,希望让地方官员更关注环境问题。

但是,雅各布森指出,地方政府官员不会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经济权力。

“中国经济增长的‘奇迹’是可能的。因为中央给了地方政府许多强大的经济职权。地方政府要牢牢握住这些权力。所以即使中央政府可以下达各种命令,进行各种评估,但是地方政府仍拥有很大权力,那些和他们勾结的各利益集团也有很大权力。”

除了让地方政府更多关注环境和气候问题面临的重重困难,如何监测各地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控制污染方面取得的进展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监测地方上的情况是个巨大挑战。中国政府给自己制造障碍:它不让民众们组织起来帮助政府监测,也不许记者调查报导。”

坦纳警告说,中国政府如果不能透明监测,正确处理因气候和污染问题所引发的社会问题,那么中国将使形势恶化,面临更大的危机。

关键词:中国,气候变化,雅各布森,坦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