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艾滋病患者就医受歧视严重


一名感染艾滋病毒的病人2011年12月1日坛在北京佑安医院艾滋病房的病床上

一名感染艾滋病毒的病人2011年12月1日坛在北京佑安医院艾滋病房的病床上

12月1日是第25个世界艾滋病日。中国的民间艾滋病公益组织和艾滋病患者表示,随着国家对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的深入,社会逐渐接受艾滋病群体。但是他们同时指出,国家对接触艾滋病患者的医务人员的保障机制缺失,间接造成艾滋病患者群体就医难。

*常坤:民众不再谈‘艾’色变*

设在河南省郑州市的民间艾滋病预防项目“和而不同艾博公益”负责人常坤12月1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在艾滋病的防治方面的确取得了成效;公众对艾滋病的认识跟以前相比改善了许多。他说,在世界艾滋病日的这一天,中国多个地方都进行了艾滋病患者跟民众的互动活动。

常坤说: “这两天有很多报告团,他们中有艾滋病感染者,报告团的团员相互拥抱。还有的报告团的艾滋病患者邀请人喝茶。西安、武汉、郑州都搞了这些活动,效果不错。”

刚刚结束在河南师范大学有关青年预防艾滋病演讲的常坤说,西安参与跟艾滋病患者喝茶活动的有上百人。他说,民间艾滋病公益组织在艾滋病日的活动还受到官方的协助,包括警察、城管等都没有设置障碍。

常坤从事艾滋病防治的公益事业已经8年,除了在郑州开办了“和而不同艾博公益”项目,他还在自己的家乡安徽临泉县设立了“常坤的家”公益服务机构,宣传艾滋病防治,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各项援助服务。

常坤说,经过国家和民间公益组织的努力,社会逐渐接受了艾滋病人,不再谈“艾”色变。但是他同时指出,据他了解,中国社会对艾滋病抱“事不关己”、“敬而远之”心态的民众不在少数,参与艾滋病防治等公益活动的志愿者并不多。

*申智奇:艾滋病患就医歧视突出*

河北省红蜡烛感染者组织发起人申智奇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正在参加当地组织的一个艾滋病宣传教育演出活动。申智奇说,作为一个感染者让他感受最深的是艾滋病患者在中国就医难。

他说:“就医歧视确实非常严重。尽管大体上没有歧视,但是在就医这块儿确实受到歧视。比如,感冒到医院看病,一旦查出是HIV感染者,立马拒绝你看病。他们找各种理由,说‘我们看不了你这种病,你到别的地方去看吧’”。

申智奇自己今年有一次肠胃不好,去医院看病,钱都交了,但院方得知他是HIV感染者后,便拒绝接收他住院。申智奇十几年前因为输血感染了艾滋病,现在每天靠各种药物控制病情。是药三分毒,他说,这些艾滋病药物有各种副作用,他的肠胃病就是副作用之一。

艾滋病患者就医受歧视的案例在中国经常被报道。天津一位25岁年轻人,为了治疗肺癌,不得不修改病例,掩盖他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事件更是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中国政府已经做出保证要解决医院拒收艾滋病患者的问题,并发出通知,要求医院不得拒收艾滋病患。

*赔偿保险无具体规定*

但是申智奇认为:“从下边的基层来说,还是很难执行的。原因有两点,一个是高危的职业暴露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再一个是医院的经济利益。”

他说,给艾滋病患治疗的医生一旦感染,他能得到什么样的赔偿和保险等各种福利保障,政府没有具体规定。再一个如果哪个医院接收了艾滋病患者,其他病人可能不愿意到那家医院或者科室就医,影响了医院的经济效益。

申智奇表示,艾滋病患在中国一般都被要求去传染病医院就医,但是,他说艾滋病人本来就抵抗力弱,一般的感冒等小毛病如果到传染病医院去看,很容易被传染上其它疾病。他希望,能够在综合医院接受感冒等小病的治疗。

*河南朱龙伟拒绝采访*

美国之音记者世界艾滋病日这天拨打河南知名艾滋病公益人士朱龙伟的电话,不过,朱龙伟告诉记者他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从《艾博公益》新浪博客了解到,每逢中国的两会等敏感日和12月1日的世界艾滋病日,朱龙伟所在的河南商丘市柘城县政府官员就要限制朱龙伟的人身自由。朱龙伟的护照被当局扣押四年,至今不予归还。

朱龙伟是一名普通公民,从2002年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成立了柘城县艾滋病防治民间促进会,开展针对艾滋病患的反歧视活动、艾滋孤儿的心理健康辅导等活动。

*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年增速40%*

艾滋病1981年首先在美国发现,四年后登陆中国。目前,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在全球居第十四位,更以每年40%的速度递增。

根据中国卫生部11月29日最新发布的艾滋病疫情数据,截至2012年10月底,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49万多例,存活的感染者和病人38万例。另据最新报告的数据,今年头十个月中国内地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6.8万例。

(图片新闻:全球各地举行世界艾滋病日活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