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黑监狱”案首例宣判 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上访者被地方执法人员非法拘禁在北京的一个被称为黑监狱的简陋住所

上访者被地方执法人员非法拘禁在北京的一个被称为黑监狱的简陋住所

备受关注的北京“黑监狱”案一审裁定十名来自河南禹州的涉案嫌疑人非法拘禁访民的罪名成立,使这个公开惩治截访人员的审判结果成为具有突破性的司法判决,让许多访民感到振奋。不过,这一显然避重就轻、未能揪出真正主犯的判决也立刻引起了舆论质疑,而且有报道说,涉案的被告人和受害人均表示不服,要提出上诉,甚至有受害访民表示,支持被当作替罪羊的被告人及其家属上诉。

*好戏开头 放跑老虎?*

对于北京朝阳区法院2月5日宣布的非法拘禁案审判结果,一些长期维权的老访民感到鼓舞,同时也对这项判决没有向涉嫌指使纵容非法关押访民的地方政府和有关官员问罪表示遗憾和质疑。

正在乘火车从北京返回上海的访民朱萍萍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表示,这项史无前例的宣判应该说对于中国法治是一个好的开端,但她和访友们有一些疑问要提出。

她说:“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面还是蛮兴奋的。但是,我们现在有一个观点,谁造成这个局面的?谁让非法拘禁,黑保安,这些人总归上面有政府吧?或者有什么人雇用这些人。雇用他们的这些人现在倒没有罪,也不提到。”

朱萍萍告诉美国之音,中共十八大期间,她和家人都被关在家中,有十个人轮班看守,当局还在她家装了监控摄像头。朱萍萍不久前在一份要求中共最有权力的205名部级官员公开财产的公民建议书上签了名。她表示,现在高层领导人提出的反腐肃贪、停止劳教等指令都是好的,但是到了下边,无论什么好政策都会走样变形。

她说:“包括我们习总书记也说,要老虎苍蝇一起打,确实是好的。但是上面的指令好,下面可能会变质。可能到下面不会起什么作用。”

河南洛阳的牙医师王全宗在北京上访时被洛阳驻京办送进一个小旅馆后遭到截访人员遣返,后被当地公安送进劳教所,目前保外就医,去向不明。他妻子张女士对美国之音表示,朝阳区法院只给非法拘禁访民的农民判刑,不对躲在幕后的政府追究责任,是打了苍蝇,放了老虎。

她说:“他们干那种事,如果没有后台,没人支持他,我感觉他干那个也没有啥意思。对呀,他也是为了钱,得有人给他弄啊。”

*访民起诉 犹有余悸*

北京丰台石榴庄幼儿教师李焕君2012年9月曾因穿状衣打横幅抗议强拆被丰台公安分局行政拘留7天。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她和姐姐李美青还在中共十八大期间同时被当地警察强行送进长辛店一处黑监狱关押了数天,并屡次遭受虐待、体罚和非法搜身。李焕君说,她对朝阳区法院判处拘禁上访民众的十名河南籍农民有罪感到意外。

她说:“这可能是个开始吧。也许会越来越好。这只是我自己往好了去想。一直也知道法律是、是那什么的(笑)。其实我也正在走诉讼。你看我那强拆啊,它不给立案。然后我诉公安局不出警什么的,不作为,根本就是枉法判决。但是,它现在说访民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给非法拘禁,还能判成现在这个结果,没想到。而且是由朝阳法院判出来的,我更没想到。”

李焕君还对即将来临的北京人大政协两会敏感期感到恐惧,担心自己再被当作维稳对象关进黑监狱。

*信访当局 法外之地?*

另一方面,包括三名未成年人在内的十名非法拘禁访民者被判定有罪的判决结果也引起了网民的议论纷纷。有人认为,抓几个民工保安顶罪,民工太冤了。还有人说,就是找替罪羊,截访者将变成上访者。也有网民质问:官员犯法不与庶民同罪,法律公平何在?

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等中国媒体也对没有触碰截访官员和相关政府部门法律责任问题的法院判决结果提出了质疑。

在北京的维权律师彭剑去年春天曾代理经手过同类的访民被关黑监狱的刑事附加民事诉讼案件。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所介入的那个涉嫌非法拘禁访民的案件曾在昌平区法院审理,但是判决结果一直没有公开,受害访民和他本人作为代理律师至今没有获得判决书。彭剑指出,相比之下,当局对王四营乡黑监狱案处理得比较透明,有明显进步。他认为这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以来推行的新政有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