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湖南煤矿毁村 村民投诉无门


中国水污染相当严重(资料照片)

中国水污染相当严重(资料照片)

湖南省涟源市村民因采矿污染问题长期上访,问题仍未解决。最近,该村七村民到北京国家信访办反映问题,但信访局把皮球踢给涟源市。涟源市一名副市长说,并不存在村民所说的污染问题。

*煤矿开采毁环境 村民生命受威胁*

湖南涟源枫坪镇青树村有一个煤矿,原来是国有资产,后来破产倒闭,由该村村民买下,获得开采权,是该村办企业,取名“青树二矿”。到了2000年,镇政府把该矿承包给个人谢建业,官员也在其中占股。村民反映:矿老板肆意开采,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破坏,并给村民房屋财产和生活造成“严重”威胁。村民多方投诉不受重视。

长期关注中国环境问题的流亡作家郑义在一篇文章中就提到涟源采矿污染事件。他形容,因为青树二矿的滥采,当地的地表建筑、地下水资源和地表水都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另一中国作家马萧多年前开始调查青树村矿区周边环境污染问题。他说,开采方没有对废水采取处理措施,任由污水排进水田、池塘、河流,导致水田和养鱼池塘废弃。滥采还严重污染地下水资源。开发煤矿排放二氧化碳等废气,使得多数村民患有呼吸道疾病。

马萧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特别是近10年以来,(污染相关的)病例特别多。据我的调查,仅仅是罹患尘肺病的村民就高达20例,病患年龄大都集中在45至55岁之间。另外有一家三口都得了结石病。这是它的污染方面。”

此外,马萧还说,“青树二矿”用来支撑地表的保安媒柱,造成地面沉陷、不少居民房屋倒塌,公民财产权受到威胁。其实,马啸反映的湖南涟源煤矿问题,在中国许多产煤区比如山西很多矿区,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或发生。

十多年来青树村村民大小抗议不断,但只得到当地政府搪塞,甚至屡受打压。马萧告诉记者,村民要求矿主补偿损失,但业主目前只给予些许安慰式的赔偿,补偿价格极低,只赔农地每亩260元。村民梁嫦娥认为矿方赔偿不合理,遂喝下农药意欲自杀。

*梁嫦娥用命换补偿*

梁嫦娥喝农药事件惊动了上面,矿方赔偿她12万4千多元。经抢救保住性命大难不死的梁嫦娥对美国之音说: 煤矿业主给她的补偿依然不足以赔偿她的精神伤害。因为“按照国家2013年新的标准算的话,我的房屋损坏赔偿至少也有8、9万吧。现在他只赔了5万8千块给我。我们是做了个协议嘛,总共补给我12万4800元人民币。还有6万多块钱是吃药补助。而不是补偿我精神上的损失。”

梁嫦娥说,为了拿到这笔不合理的补偿,她还得签一个承诺不上访的协议。

村民陈雪华也说,该矿对村民影响很大。以前,水井蓄水清亮,很多,但后来都在干枯。村民再去打井,出来的水是黑色的,水质很差,无法安全饮用。村民谢东青也说,他们现在的环境很差,水是臭的,没人喝,耕地是荒的,没人种,地面塌陷,房屋成了危房。

*污染肇事者有政府撑腰*

青树村村民谢强告诉记者,矿主仗着青树二矿是通过上面批准而能“合法开采”的企业,不给赔偿或少给补偿。

北京《新京报》2月14日发出社论说,一些地方的地下水资源污染长期得不到治理,“根在环保监管乏力,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漠视公民生命安全,不作为甚至袒护污染企业。”文章说,“一些企业一方面将污水注入地下,一方面还享受着地方政府的各种扶持,甚至被地方当作明星企业运作上市。”

矿场业者谢建业否认青树二矿采矿存在任何污染环境问题,他说,青树二矿每年都通过涟源市环保局的环境保护评估。且99%的居民都同意开采煤矿,那些上访的居民在无理取闹。

上访村民说,涟源市地方政府滥用职权,打击维权居民。曾遭涟源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一星期的村民谢正香对媒体说,“我们维权,他们就抓就打,他们还威胁我们,说你们要上访的话,我们就要依法打击,就要抓人。”

另一位居民谢冬青还说,政府还对村民动用酷刑,殴打居民、罚站或不给睡。

*官员否认污染*

美国之音记者致电给即将调任的枫坪镇党委书记旷庆贤、枫坪镇政法委员肖安乐、涟源市市长兼市委副书记谢学龙、涟源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谢永东以及涟源市煤炭局,设法求证,但电话都无人接听。

唯一有响应的是涟源市市委书记曾益民,但他却说,对于此事不清楚,要记者致电涟源市梁副市长。记者询问该梁副市长是否知情青树二矿对当地造成污染,他表示 ,“没有这件事!”

美国之音记者试图联系青树二矿老板谢建业,但电话无人接听。马萧说,之前有记者采访过谢建业,但至此之后,谢建业一直避接电话,有可能是想躲避采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