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分析人士:中国2016 在混乱中等待转型


2016年元旦,雾霾中的北京郊外。(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2016年元旦,雾霾中的北京郊外。(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2016年的钟声已经敲响,在漫天烟花的烘托下和各电视台的热闹晚会中,大家都跨进了新的一年。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也在新年前夕发表了2016年新年贺词,告诉大家“只要坚持,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不过,展望2016,一些分析人士和西方学者对中国的态势却并不乐观。

正如习近平在贺词中所说,过去的一年中国经历了“东方之星”号沉船、天津港特大火灾爆炸、深圳滑坡等事故,当然还有他没有提及的严重雾霾。政策方面,实行了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开始向“一对夫妻一对孩”转变。反腐也依然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同时,习近平的重拳还“砸”向了另一个领域,那就是对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的打压。

政治上的集权

2015年对中国来说是繁忙的一年,对习近平来说也是一样的忙碌。也正因为如此,分析人士表达了他们的担忧。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习近平身兼数职不分权,集权程度与历任中国领导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认为这将非常危险。

总部在加拿大的明镜网创始人何频也持相同的看法。他认为,因为此前中国在发展过程中盲目追求经济利益而埋下不少隐患,所以在接下来的2016年,可能还会发生事故和灾难。在他看来,如若有重大危机发生导致场面不可控制,那或许会成为推动习近平作出关键选择的契机。

他说:“对于习近平来讲,我们看到他确实有巨大的机会。因为中国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转型阶段。”

何频说,遇到大事,习近平是会选择枪杆子专制镇压,还是改革走向民主呢?他倾向于后者。不过,这一切会在2016年发生吗?他说可能性不大。

人权上的打压

说到2015年,数百名律师和异见人士受到的严厉打压在国内外都引起非论。

除了人权组织不断地努力发声、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当局停止这一行动以外,社交媒体上也不乏中国网民为这些人打抱不平。

何频表示,封闭式的教育让很多老百姓思想不开放,让很多官员价值观错乱。但随着越来越多人走出国门以及信息化的发展,中国其实有了很多与这些被打压的律师和异见人士有着相同价值观的人。

何频指出,中国当局现有的抵制这股思想力量的方式是高成本的控制。维稳的成本只会越来越高,弊端越来越多,未必能够继续下去。

然而,由于2015年的打压力度之大、范围之广,何频认为 2016年的社会存在另一种可能性。

他说:“有时候在严厉打压之下,社会会出现某一种沉寂,出现某一种安静,但这并不代表问题解决了。只要社会给一丝空间,那么反抗的力量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经济增长减缓

中国的经济在2015年经历了增长的放缓、股市的动荡。在接下来的2016年,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认为,中国并不会出现真正的改革。

他说:“过去是主动的放缓,现在是被动的,是一种经济严重衰退的现象。”

他表示,除了企业创新力和竞争力不足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企业家对未来不抱有信心,中产阶级、富人阶层都是一样。

夏业良预测说:“所以我看2016年通货膨胀会更加严重,因为现在大量的印钞,流动性过剩。另外,老百姓的社会保障水平相当低。也就是说,一旦出现动荡的话,那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会受到严重的损害。所以对2016年的情况是不抱乐观的态度。”

他指出,这些年的情况来看,习近平的“伟大复兴”一味向外扩张,并没有给老百姓带来实在的好处,经济实际上在给政治目标服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