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五毛党:言论审查的另一面


五毛人民币。中国网民有时候在他们所认为的“五毛党”的帖子后面贴出这类图片。

五毛人民币。中国网民有时候在他们所认为的“五毛党”的帖子后面贴出这类图片。

俄罗斯有着著名的“喷子工厂”,也就是由克里姆林方面秘密支持、在网上评论区大量发布反美的刻薄帖子来煽动最差回复的神秘组织。伊朗以其“清真互联网”为豪,这是一个巨大的全国性网络,只对伊朗国内人开放,据悉是用来隔绝“不干净的”或是反伊斯兰的内容,以及批评政府的评论。

不过,说到更改或是审查网络,到目前为止,全世界的领先者还是中国。几十年来,北京方面都在歌颂其“金盾工程”,这在世界其他地方以“中国防火墙”而被人熟知。

但是防火墙只是中国更改其公民在网上可以看到的内容的手段之一。多年来,有传言说中国政府收买一支志愿者大军,在中国网站上发布伪造的评论和帖子。这群人甚至收获了一个名字“五毛党”,名字源于志愿者们发布假贴而获得的大致薪水。现在,一份由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的新研究不仅证实了五毛党的存在,还揭露了比人们此前想象的还要多的事情。

换个话题

哈佛大学社会科学量化研究所(Institute for Quantitative Social Science)主任暨研究的联合作者加里·金(Gary King)教授说:“大家想象的五毛党们所写的内容,都是错误的。”

金教授说:“理论上认为,五毛党的人只是和那些讲政府坏话的人理论。结果看来这完全是错误的想法。他们不与任何人争论。他们所做的是转移注意力。他们的帖子是给政府当啦啦队。”

金教授和他的同事们花了几年的时间分析中国网站上数百万帖子的模式,交叉引用评论、用户名和其他元素。这份报告得出结论说,每年有4.4亿多个社交媒体帖子可以追溯回到五毛党。

金教授告诉美国之音:“这些帖子并不是随时随意地出现。它们会爆炸式出现,并导向特定的目的。当他们使用这一方式,他们会在特定时候以非常巨大、非常复杂的操作方式编列这些帖子,有着军队一般的精确度。”

除此以外,金教授说帖子具有单一的目的:也就是阻碍任何可能导致抗议或引起骚乱的讨论,并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

“回想一下上一次你与人进行一场非常好的辩论,”金教授说:“要结束这场辩论,最糟糕的方式就是想出一个最好的、可行的抗辩论点,而一个简单得多的办法是说‘嘿,我们去吃冰淇淋吧’或是‘快看窗外那个大大闪闪的东西’。”

“换个话题就好了,这就是中国政府采用的逻辑。他们说‘嘿,让我们换个话题’。然后在特定时候爆发出很多帖子,他们就转换了话题。”

“迷失的一代”

现居德国的中国记者和活动人士苏雨桐说:“当然我很讨厌五毛党们。但是我真正讨厌的事那些雇佣他们的人,也就是中国政府和中宣部。”

苏雨桐很早之前就听说过这种活动的传言,当她在一个北京的非政府组织与学生志愿者一道工作时正面碰到过。

她告诉美国之音:“我们发现他们有个人利用志愿者的职位来收集我们项目的信息。所以我和他进行了一场很长的谈话,他很受触动,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他的五毛党活动的秘密。”

她说:“他告诉我,中国政府付钱给他做这件事,每个月800元,这对于一些学生来说是不错的收入,特别是对那些来自贫困地区和家庭的学生来说。如果他们拒绝做这件事,他们可能无法从大学毕业。如果他们在网上发帖很活跃,他们甚至可能从教授那得到额外的学分。”

苏雨桐举了蔡英文最近通过大选当选台湾总统为例,来解释北京如何发动五毛党来达到宣传目的。

她说:“中国政府批准了很多五毛党,大约1万人,上网去社交媒体发布评论,诽谤和中伤蔡英文和民主。通常中国政府因为有防火墙,所以人们很难不经审查地上网,但是他们让这些五毛党们通过,去发布评论攻击蔡。”

大量批评的评论在台湾被注意到。作为回答,蔡英文仅仅发了一条:“欢迎来到自由世界”。

苏雨桐担心,数百万五毛党被迫捏造假冒的帖子会制造出被她称为“迷失的一代”。

苏雨桐说:“这让人很担心,数量如此巨大的年轻人做着五毛党的事情。他们很困惑,对于基本价值观迷失了。这对于中国社会整体来说很不好,因为他们明显知道他们做的事情是不对的,而且他们学会了如何说假话。”

哈佛大学的加里·金教授说,五毛党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显示了当下政权视作最大威胁的是什么。

金教授说:“他们只关心关于抗议或一些集体行动的谈话,因为那是会制造他们所谓的不稳的事情,或是可能让他们丢掉权力。”

“所以他们利用这些五毛党帖子把人们的注意力从任何形式的集体行动转移开,任何形式的群体集会,任何有能力把人群吸引到政府外面的人,这就是他们所担心的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