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印尼渔业争端 紧张局势升级


中国和邻国印度尼西亚之间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此前的两国渔业纠纷突显出,中国和印尼对于纳土纳群岛周边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主权之争。纳土纳群岛位于婆罗洲岛西北,而婆罗洲岛地处有争议的南中国海。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在坚持其海上领土主张的同时,会尽量不激怒印尼。印尼曾威胁要把中国政府告上国际仲裁法庭,就纳土纳的局势讨说法。不过分析人士还说,那并不意味着,中国在公开承认印尼对那片群岛拥有主权之后准备再做让步。

渔业纠纷加剧

雅加达三月中旬称,一艘中国渔船在距离纳土纳群岛四公里的海域非法捕鱼。那处海域在印尼声称的专属经济区范围内。印度尼西亚海岸警卫队随即扣押那艘渔船上的八名中国渔民,一艘中国海警船随后现身进行干预,让被扣渔船得以迅速回到南中国海。

为了表达官方抗议,印尼海洋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司杜蒂要求召见中国驻印尼大使,谴责中国有关当局“支持非法、未报告或者无管制捕鱼”的做法。印尼政府还对中国侵犯其专属经济区,要求印尼归还被扣押的中国船只给予了严厉指责。

印尼外交部长蕾特诺·马尔苏迪在最近的一次记者会上强调,“中国海警船进入印尼拥有主权和司法管辖权的专属经济区以及大陆架是侵犯行为。”马尔苏迪敦促中国遵守国际法。她说,“在良好的国家关系中,我们都应该尊重现有的国际法,包括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没有过错

然而,中国否认有任何过错。中国驻雅加达大使馆代办孙伟德说,见面过程中,他告诉马尔苏迪部长那一事件发生在“传统的中国渔场”,并要求印尼立即释放被扣押的渔民。孙伟德会见之后对记者说,“我强调了我们希望印尼方面能够基于良好的双边关系,从共同利益的角度出发,解决这类问题。” 孙伟德重申,“当遇到渔业纠纷或者海洋权益问题时,中国一贯愿意跟印尼一道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争端。”

然而,印度尼西亚大学国际法专家朱瓦纳认为,中国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他说,“根据中国政府的说法,中国渔民有权在国际渔场捕鱼,那是一种不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承认的辩解。”他还说,被国际法承认的是在国家间取得共识的传统捕鱼权,比如印尼跟马来西亚而不是中国当成的共识。

不再让步?

中国重申,在印尼纳土纳群岛问题上,中国跟印尼没有主权争端,这跟中国去年11月发表的前所未有的声明一致,声明公开宣称,纳土纳群岛主权属于印尼,北京对此没有异议。

纳土纳群岛位于印尼北端和越南南端之间,由270个小岛组成,有7万居民。中国自行划定的九段线没有包括纳土纳群岛,根据九段线地图,北京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声称拥有主权。

纳土纳群岛被划在九段线之外是对北京为了迎合印尼而做出的重大让步。

但是北京针对印尼纳土纳群岛专属经济区的合法性问题在战略上采取的模棱两可态度越来越没有耐心。纳土纳专属经济区延伸到了中国有主权声索的九段线之内。

有人因此认为,根据印尼处理渔业争端的方式判断,它正在就重叠水域对中国越来越强硬。

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李金明教授说,对此中国会试图避免发生任何紧张局势升级,他否认存在跟2014年类似情况的可能性,当时由于中国在有争端的水域设立钻井平台使得中越关系急转直下,也引发越南的反中情绪。

仲裁法庭

李金明教授接着说,中国不大可能对主权声索让步。他说,“中国从来没有选择过通过仲裁法庭解决争端。相反,中国一贯主张相关国家应该通过协商与对话,和平解决在重叠水域上的分歧。” 他补充说,那就是说,如果印尼效仿菲律宾解决国际争端的方式,中国将继续抵制国际法庭的权威。

朱瓦纳同意应该通过直接对话解决问题。他说,“我认为,印尼的好朋友不应该用那种方式,这类问题应该通过外交渠道解决,而不是通过国际法庭或者通过法律渠道解决。”

另一方面,中国网民对这类争端也保持民族主义立场。绝大多数微博用户的博文措辞强硬。其中一名网友说,现在是“给印尼一顿教训的时候了”, 另一位网友的博文说,“中国本该行使自卫权利,击沉越南官方船只”,还有一位网友评论说,“中国应该表现出强硬态度,以便给其它邻国立下规矩,要行为端正。”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