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法轮功在美就中国摘取器官提新指控


美国和加拿大一些与法轮功组织有关联的研究及人权活动人士指责中国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作法,有扩大到包括藏人、地下教会教徒和维吾尔人的趋势。不过,美国劳改基金会创建人吴弘达表示,这种说法缺乏证据。

美国法轮功组织星期一在美国国会举行记者会,发布有关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年度报告。在记者会上,加拿大人权律师、《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的作者之一大卫.麦塔斯和“捍卫民主基金会”的研究员、专长于中国及人权问题的调查记者伊桑.古特曼表示,他们的调查发现,估算有大约9千名法轮功成员被摘取肝、肾、肺、皮肤等器官。

因共同调查和撰写《血腥的器官摘取》而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大卫.麦塔斯在记者会上说:“我们做的是根据数据做出估计。中国政府不提供数据、可靠数据。我们在书中使用的有效方法是,我们有器官移植的数字,减去被执行死刑的犯人器官的数字,我们得到一个数字我们无法解释,只能是来自摘取法轮功成员的器官,因为中国没有有效的器官捐赠体制。伊桑.古特曼做的一些调查表明,摘取器官扩大到了其他人口,维吾尔人和藏人。这是比较新的现象。”

捍卫民主基金会的研究员伊桑.古特曼表示,由于器官移植需求巨大,摘取器官已经扩大到其他宗教犯人,尤其是地下教会、维吾尔穆斯林和藏人佛教异议人士。

他说:“它在政治和宗教犯人身上摘取器官,不仅是法轮功,还有维吾尔人、藏人和地下教会人员。”

*吴弘达:无确凿证据*

不过,从1992年开始关注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劳改基金会创建人吴弘达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针对相关人士提出的摘取器官扩大化的指责表示,目前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种说法。吴弘达几年前曾就中国摘取器官问题在美国国会作证。

他说:“我想这是一个很容易被搞政治的人提出来的一个题目。中国的文件规定对少数民族,也就是说藏人和维吾尔是不采取这个措施的。但是有没有破坏这个例子摘取他们,我现在不知道。但是,据我知道,中国是不会这样做的。所谓地下教会的人今天有一个人给枪毙的,地下教会可能给摘取的,也有可能。针对这些人专门做的,我是值得怀疑的。”

大卫.麦塔斯还表示,中国政府在2005年承认大约95%的移植器官来自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中国政府应当可以制止摘取犯人器官的作法。

他说:“中国在2009年8月宣布在10个地方进行器官自愿捐献试点。在我们最初开始调查时,中国政府的官方立场是所有器官都来自自愿捐献,尽管事实是根本没有自愿捐献系统。目前,中国政府承认几乎所有器官来自犯人。我们跟他们争论的是哪些类犯人。现在中国政府承认从犯人摘取器官是错的,不适合的。这个作法中国是可以终止的。”

吴弘达先生还表示,有关法轮功提出的中国政府大规模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说法也没有多少确凿证据。

他说:“法轮功在前几年提到了苏家屯集中营的事情。我们对苏家屯集中营进行了3次集中的调查,深入到医院里头,我们没有发现这些问题。所谓在苏家屯有6千个法轮功被非法逮捕,有4千多人已经给谋杀掉了。这个例子被法轮功的报纸大纪元头版头条登出来,这个事情是没有。但是,法轮功是不是有学员给打死,或者说给判死刑,给摘取器官,这个在中共政权一贯做法中是有可能,但是没有拿到任何证据。包括加拿大来的大卫在内,都没有拿到具体的人和证据。”

劳改基金会的吴弘达先生介绍说,中国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作法到目前为止仍一直存在,需要加以制止。

美国的华盛顿时报报道,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星期一在被问道有关人体器官移植的问题时没有做出回应。

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到中国卫生部新闻办,寻求有关官员就法轮功组织及人权人士关于中国摘取犯人器官的最新指控做出回应,一位女士答应向记者传真中国政府有关器官移植政策和法规的书面答复,不过,到截稿时,传真答复还没有到。

记者在中国卫生部网站上查寻到,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今年3月率团参加欧洲器官捐献与移植暨全球磋商会,特别介绍了中国政府自2006年在器官移植方面采取立法及一些措施以来的情况。

另外,中国在2009年8月25日正式创立器官自愿捐献项目,以期彻底改革现有体系。据中国政府统计数据,中国每年至少有100万人需要接受器官移植,但大约只有1万人做了手术。世界卫生组织相关调查显示,中国平均每百万名居民中,仅有0.03名捐献者。据报导,在黑市上,一个肾的售价高达20万人民币。

XS
SM
MD
LG